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53章 再次吵架

第153章 再次吵架

        顾眠无动于衷,“少拿奶奶来压我,我不吃这一套!”



        “你......”尹落雪气得胸口起伏。



        何美茹见状,上前直接在顾眠面前跪了下来,给她重重磕头,“顾眠,我求求你救救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他还这么小,他有来这世界上看一眼的权利啊顾眠!”



        “你不用道德绑架我,你女儿找人奸杀我的时候,可没有想过我有活着的权利。”顾眠冷声道,“我说过了,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你......你也太狠心了!”何美茹哭着道,“我都跪下来求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跪一下就能解决问题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你......”何美茹气急败坏,“顾眠,你今天要是不帮忙,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会每天去中医堂外面拉横幅,让所有人知道你们中医堂草菅人命,让你和路朗先生名声尽毁!”



        顾眠直接笑出声,“好啊,需要我帮你定制横幅吗?”



        “你......”何美茹见她软硬不吃,急忙挪到厉宏宣面前,“宏宣,落雪肚子里的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今天一定要把顾眠留下保住这个孩子!”



        厉宏宣抽了一口雪茄,再次望向了顾眠,“忤逆我,你就不怕没命走出这里吗?”



        顾眠淡然一笑,“我既然敢来,一定是做了能走的准备的,厉董非要撕破脸的话,别后悔就行。”



        厉宏宣大笑出声,“不愧是我妈亲自挑选的孙媳妇,有几分胆识。”



        “厉董过奖,那我就先走了。”



        顾眠正要离开,跪在地上的何美茹却突然起身朝她扑了过来。



        “站住!今天不救我外孙,你别想走出这个门!”



        顾眠眸光一冷,直接抬脚,一脚踹在她的膝盖上。



        “哎哟......”何美茹惊呼一声,摔倒在地上,鬼哭狼嚎地喊出声,“杀人了杀人了!救命啊......”



        顾眠没再理会她,直接转身离开。



        ......



        午后,厉老夫人走进了vip病房。



        “妈,您怎么来了。”柳清俞恭敬地打了招呼。



        “你说呢?”厉老夫人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神色严肃,“霆深给你安排了保镖在门口,看样子,他也知道你多行不义,怕你会遭到报复。”



        柳清俞脸上的笑意淡去,“妈,您想说什么?”



        “需要我把你买凶杀害行知的证据甩在你脸上吗?”厉老夫人冷声道,“柳家这些年,的确是在走下坡路了,连几个杀手都找不好,处处露出破绽......”



        柳清俞抿了抿唇角,苍白的脸略显僵硬,“妈,何必这样侮辱人......”



        “你不下死手,我至于跑这里来侮辱你吗?”厉老夫人恨铁不成钢,“清俞啊,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子孙后代着想。”



        “你造这样的杀孽,就不怕影响子孙后代的福报吗?霆深和眠丫头一直在备孕,说不定你哪天就能当上奶奶了,你都不为他们考虑的吗?”



        柳清俞蹙眉,“霆深不是伤了身体,不能人道吗?”



        “没有,他为了把眠丫头留在身边,编了个谎言欺骗她。”



        柳清俞怔愣几秒,旋即苦笑出声,“好啊......霆深真是遗传了我的恋爱脑,为了顾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孩子幸福,不就是我们做长辈的最大的心愿吗?你又何必作到这个份上?”厉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要我说,霆深的决定是对的,你就应该赶紧跟宏宣离婚断得干净,过自己的日子。”



        柳清俞倍感屈辱,嘴唇轻颤,“妈,您认了顾行知回家,就想把我赶出厉家,对吗?”



        “你就这么喜欢顾婉柔和她的儿子?那我算什么?我的霆深和星泽算什么!”



        “霆深是我最骄傲的孙子,星泽是我最放纵的孙子,但是行知,他却是我最可怜的孙子,我对他做出弥补,不应该吗?”厉老夫人道,“清俞,我对他好,其实也是在替你还债啊。”



        “我没欠他的,有什么债要还?”



        “厉家欠他们母子的,你欠他们母子的,都要还。”厉老夫人长叹一口气,“我会收回你手中的厉氏集团股份,转到行知的名下。”



        柳清俞蹙眉,“合着我嫁进你们厉家二十多年,生了两个这么优秀的儿子,结果什么都没落着?”



        “这点股份,能跟他们受过的苦比吗?”厉老夫人质问道。



        柳清俞嗤笑出声,“所以我当年的决定没有错,您喜欢顾婉柔,更胜过喜欢我,宏宣也一样。”



        “所以如果让你们知道她怀孕,一定会把我踢出厉家,让她上位的,那今天在外漂泊二十多年回到厉家的人就是霆深了!”



        “宏宣不是人,但我分得清是非对错。”厉老夫人道,“我怎么可能那样对你和霆深?”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柳清俞勾唇,“所以我没错,当年没错,现在更没错!他们母子两个都该死!”



        “事到如今,你还是冥顽不灵?”厉老夫人蹙眉,“好,我好言相劝你不听,那就别怪我不念婆媳情分。”



        “从现在起,你再敢动害行知的心思,我绝对不会轻饶你!你别以为自己比别人都高贵,每个人的命都是一样的。”



        柳清俞看着她,“妈的意思是,我要是杀了那个孽种,就让我去偿命?”



        “杀人偿命,有问题吗?”



        “我明白了。”柳清俞冷笑一声,“丈夫不把我放在眼里,儿子护着儿媳妇,现在连婆婆也要放弃我了,我这辈子活得算是失败透顶了......”



        ......



        顾行知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才出院。



        厉老夫人把自己和柳清俞的股份全都转给了他。



        顾行知手里拥有厉氏集团20%的股份,是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顾眠在得知有10%的股份是来自柳清俞时,已然猜到了什么。



        顾行知坐在沙发里,腿上盖着一层薄毯,“眠眠,你在想什么?”



        顾眠望向他,“要杀你的人,是霆深的母亲,柳清俞,对吗?”



        “我不知道。”顾行知温润一笑,“奶奶叫我别再提这件事,我当然不会过问,更不会追查。”



        “连我都联想到了,你怎么可能联想不到?”顾眠低垂下眼眸,“她明明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为什么要让自己变成加害者......”



        “眠眠,人性是很复杂的,不是绝对的善与恶就能定论。”顾行知安慰道,“别想这么多了,我这不是没事吗?而且还得到了这么多股份,细算下来,我赚了。”



        顾眠敛了敛神,抬头看着他,“我了解你,你绝对不是贪钱的人。”



        顾行知不置可否,“可是我没得选择,只能乖乖拿钱闭嘴,不是吗?”



        ......



        顾眠回到家的时候,厉霆深还没有回来。



        “太太。”杨妈走上前道,“先生说晚上加班,不回来吃饭了。”



        “好。”



        顾眠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碗筷。



        她去书房练习施针,十点多钟回房洗澡睡觉。



        刚睡着,便被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惊醒。



        顾眠猛地睁开眼睛,看见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顾眠急忙推他,“霆深,我今天有点累......”



        男人扯开她肩膀上的吊带,轻咬她白皙的肩膀,哑声道,“顾行知都出院了,还累?”



        “我身体累,跟旁人有什么关系?”顾眠蹙眉,“我今天没心情做,你下去。”



        “顾行知拿到了厉氏集团的股份,你难道不为他高兴吗?”厉霆深低笑一声,“怎么会没心情做,嗯?”



        “你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顾眠的眉头拧得更紧,“顾行知为什么会拿到厉氏集团的股份,你心里没数吗?”



        “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妈妈害行知的事情?”



        厉霆深抬头看着她,“谁告诉你的?顾行知?”



        “这还用谁告诉吗?你妈妈手里的厉氏集团股份都转给行知了,还不够明显吗?”顾眠难掩失望,“所以你早就知道了对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你。”厉霆深淡然道,“告诉你你能怎么样?”



        “我们是夫妻啊,这件事情又事关你的母亲和我的朋友,你当然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



        “告诉你,你准备帮谁?”



        “这是帮谁的问题吗?这是是非对错的问题。”



        “是非对错......”厉霆深淡笑一声,“所以根本不用问,你也会帮顾行知。”



        “也是,以你和顾行知的感情,别说是我妈有错在先,就算是他错,你也会帮着他的。”



        顾眠顿时无语,“霆深,你讲不讲道理?”



        “我哪句话没有道理了?”厉霆深反问。



        “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想。”顾眠气得胸口起伏,“那你呢?你就问心无愧吗?”



        “我说这一个月来,为什么你会愿意让我探望行知,我原本以为你是相信我的,但原来不是。”



        “是因为你妈对行知下死手,你心虚了,才默许我去探望他,你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我......”



        “我需要对一个私生子心虚?”厉霆深直接被气笑,“顾眠,你知不知道,我弄死他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厉总无所不能,我当然相信了。”顾眠推开他,直接坐起身,控诉道,“反正你们母子一条心,一样心狠手辣容不下人。”



        “你妈这是教唆杀人,是犯罪,但你选择包庇她,就跟当初包庇尹落雪一样!”



        “因为我和顾行知一样,我们微不足道,可以任你们欺凌伤害!”



        厉霆深眼底闪过寒意,倏地抬手握住她的双肩,“顾眠,你跟谁是我们,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