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51章 好好爱我

第151章 好好爱我

        顾眠的双腿忍不住一颤,“我如果说困了,咱们能睡个素觉吗?”



        “当然。”厉霆深爽快答应,“现在就去睡。”



        厉霆深合上笔记本电脑,直接将她抱起回了房间。



        顾眠的确困了,在厉家待了一天,实在耗费心神。



        厉霆深说话算数,抱着她去洗漱后,回到床上并没有乱来。



        顾眠靠在他的怀里,感觉无比安心,“霆深,你有新年愿望吗?”



        “有。”



        “什么?”



        “你好好爱我。”



        顾眠失笑,“我还不够好好爱你啊?”



        厉霆深不置可否,只是亲了下她的眉心,“那你有新年愿望吗?”



        “有啊,希望新的一年我们能安安稳稳过日子。”



        往事暗沉,她不敢也不想回头去看,只能努力向前走。



        她想,这应该是最简单最容易实现的心愿了吧?



        一定能实现的吧?



        厉霆深的心像是被羽毛轻轻划过,漾起一丝涟漪。



        因为看见她和顾行知一起放烟花而生出的烦躁一扫而空。



        厉霆深吻住她的眉心,“厉太太,你的心愿一定会实现的。”



        ......



        两个人相拥而眠,睡了一个好觉。



        只是第二天,顾眠是被一股异样的感觉惊醒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从睡梦中被他折腾着醒来,但顾眠睁开眼,看见身上的男人时,眼底满是茫然和震惊。



        “厉霆深,你......”



        顾眠刚开口,唇就被厉霆深堵住,再也没有了拒绝的余地......



        两个人折腾了一上午,收拾好回到御华府,已经是午饭的点。



        杨妈早就备好了午餐,吃完饭后,厉霆深直接去书房办公了。



        顾眠不免佩服他的体力。



        居然还有力气工作?



        顾眠感觉自己的脚步都是虚浮了,隔了一小时立刻回房休息去了。



        她来到衣帽间拿睡衣,却是好半天没找到,只能去厨房找正在收拾的杨妈,“杨妈,我找不到那件白色蕾丝边睡裙了,是你洗了吗?”



        “我这两天没洗过睡裙啊,太太说的是哪一件?”



        两个人回到衣帽间。



        厉霆深每个月都会让人送最新款的衣服鞋子包包,但顾眠平时向来低调,很少穿这些大牌。



        只有睡衣她会穿,因为面料的确比她自己买的便宜货舒服。



        衣柜里睡衣很多,她之所以清楚记得这一件,是因为厉霆深很喜欢看她穿。



        两个人一起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顾眠便放弃了,“算了,等不找的时候它自然会出来的,你去忙你的吧。”



        “是。”



        顾眠睡了一觉,午后厉老夫人打来电话,叫她和厉霆深回厉家吃晚饭。



        顾眠收拾了一下,就和厉霆深一起出门了。



        厉家只有厉老夫人和厉星泽在,其他人都走了,用餐气氛比昨天好了很多。



        晚饭后,顾眠又陪厉老夫人下了棋,到了九点多钟才回家。



        一进屋便看见杨妈在打扫卫生。



        “我不是让你早点回家陪家人吗?怎么还在啊?”



        杨妈道,“太太,我有点事想跟您说。”



        顾眠见她神色不对,把她带去了主卧,关上门后问道,“放心说吧。”



        “是这样的,我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但还是找不到那件睡裙。”



        “太太的衣服多,您自己都不记得衣帽间有多少衣服,但我会按时整理,所以比您熟悉。”



        “我总感觉太太少了好些衣服和包,下午闲来无事,就拿商场的账单拿来比对,结果.......”



        顾眠已然猜到,“结果真的无缘无故少了,是吗?”



        杨妈点点头。



        “家里平时就咱们三个人进出,你的为人我了解,不会拿我的东西,唯一的可能......”顾眠蹙眉,“最近能自由进出这里的,除了我们,还有醒醒。”



        她猛然想起了什么,立刻跑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



        好在外婆留给她的玉佩还在。



        别的都好说,唯独外婆的遗物,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杨妈为难地开口道,“太太,其实我还没有对完账单,因为您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我只核对了一小部分,就已经少了十几样了,衣服包包首饰都有。”



        商场平时送来的首饰虽然没有厉霆深亲自挑选送她的那么贵重,但都是几百上千万的。



        “杨妈,我知道了。”顾眠敛了敛神,道,“这件事情你就当不知道,我会处理,你先回去吧。”



        “是。”



        顾眠来到客房,直接打开衣柜。



        里面只有顾醒自己带来的几件衣服,并没有看到她丢失的东西。



        顾眠直接给顾醒打了电话,“醒醒,你什么时候回来?红包还没给你呢。”



        电话那端的顾醒激动的道,“姐,我明天就回去!”



        “好,我等你。”



        ......



        翌日一早,顾醒便拖着行李箱回来了,“姐,新年好。”



        “新年好。”顾眠拿了个厚厚的红包给她,“压岁钱。”



        顾醒立马接了过去,“谢谢姐。”



        “还有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顾眠拿起茶几上的包递给她,“是你喜欢的香奈儿,最新款。”



        顾醒两眼放光,“哇!谢谢姐!”



        “新的一年你要乖点,别让你爸妈操心。”



        “好,我一定听姐的话!”



        顾眠微笑,“过几天你就要出国了,这几天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我知道了!”



        ......



        顾眠不需要拜年,所以春节期间可以好好休息。



        她没在家待着,年初二就跟着厉霆深去ms集团。



        厉霆深办公,她窝在沙发里看书。



        临近傍晚,手机突然响了两下。



        顾眠打开查看,脸色一寸一寸冷了下来。



        “怎么了?”厉霆深察觉到她脸色不对劲,“肚子饿了?”



        “嗯。”顾眠收起手机,“吃饭去吧。”



        “好。”



        两个人去顾眠提前订好的餐厅用了餐,回到家的时候,顾醒并不在。



        顾醒是初六的飞机走,初五晚上,顾眠在客房陪她收拾东西。



        “醒醒,你就这点东西吗?”



        顾醒一边往行李箱里装着衣服,一边开口道,“是啊,我东西少,比不上姐姐嫁了个有钱人,有穿不完的衣服。”



        顾眠靠在墙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打小外公外婆就教育我们,人可以穷,志不能短,就算是满身泥泞,也要挺直脊梁骨坦坦荡荡做人。醒醒,你做到了吗?”



        顾醒撇撇嘴,“姐,你突然这么严肃说这些干嘛?”



        “你做了什么,我都知道了,我现在给你机会,自己坦白。”



        顾醒一怔,但很快便坦然地开口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你偷了东西,居然还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顾眠眉心微蹙,“醒醒,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顾醒扔下手里的衣服,恼怒地开口道,“姐,我偷什么东西了?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呢!”



        “你确定我冤枉你了?”



        “当然!”顾醒不假思索的道,“我的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你说我偷东西了,行啊,你来搜啊,能搜到再说!”



        “这些东西都是你自己的,我不必搜。”



        “那你凭什么冤枉我!”



        顾眠直接拿出手机,播放视频。



        顾醒看着视频里的画面,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来,“不可能的,我都检查过的,衣帽间里根本没有监控!”



        “这是我前几天发现自己丢了东西后才安装的隐形监控。”



        顾醒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地变化着,“你......你居然在衣帽间里安装监控......你变态!”



        “我在自己家里安装监控,有什么问题吗?”顾眠气得胸口起伏,“顾醒,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敢偷东西?这是犯罪!”



        “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报警的话,你是要被判刑的!你拿走的那些东西,金额不少,起码五年以上!”



        顾醒蓦地一慌,“姐,你不会报警的对不对?我不能去坐牢的!”



        “难道你偷拿我东西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自己是在犯罪吗?”



        “你是我姐,我拿你几件衣服穿,拿你几个包背背,怎么就成了犯罪了!”顾醒上前拉住她的手臂,眼底含着泪,“姐,我们是一家人,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根本就不是犯罪,对不对?”



        “我们是姐妹没错,但有各自的生活,并且交集不多,不存在我的就是你的这一说法。”顾眠严肃地看着她,“不问自取就是偷,我不相信你一个在校大学生,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我查过小区的监控,你在过年前就趁我们不在家的时候,用你的行李箱往外运走了很多趟,所以我在客房里没有找到你偷走的东西。”



        “顾醒你知道吗?如果你只偷了一次就收手,我是根本发现不了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你贪得无厌,一而再再而三去偷,才会被发现!”



        “姐,我知道错了!”顾醒哭着哀求,“我只是羡慕你穿大牌,谁不想过上你这样的日子呢?”



        “可你不肯帮我介绍富豪让我嫁进豪门,我只能拿你的东西用用,满足一下我的愿望......”



        顾眠直接被气笑了,“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会偷东西,还是我导致的?”



        “我没有这么说。”顾醒抽泣着道,“但你要是肯答应我,不就没这回事了吗......”



        顾眠失望不已,“顾醒,我们有十多年没有生活在一起了,我原本以为,咱们顾家家世清白,个个品行端正,再怎么样,你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的三观已经偏离成这样了。外公外婆在天上看着,不知道得多失望......”



        顾醒泪流满面,但脸上满是不甘心,“外公外婆要是知道你现在过得这么好还不愿意拉我一把,对你会更失望!”



        “我不帮你介绍嫁进豪门就是不帮你?”顾眠冷冷地看着她,“好,我可以帮你介绍,就算介绍给你认识了,你以为有钱人都是傻子吗?”



        “你一没家世不能跟人家联姻,二没能力不能成为人家的助力,人家凭什么娶你?”



        “顾醒,你知不知道,有钱人其实比我们普通人精明得多,除非是真爱,不然王子放着那么多公主不要,凭什么娶灰姑娘?”



        “那你呢?”顾醒反驳道,“你不也是灰姑娘?你为什么就能嫁进豪门,还能稳坐厉太太的位置?”



        顾眠抿了抿唇角,“我的情况你不清楚吗?当初如果不是霆深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我根本没有资格嫁给他。”



        “我明白了。”顾醒嗤笑一声,道,“姐,你真的很厉害,为了过上好日子,连植物人都愿意嫁。”



        “他要是醒不过来,你守着活寡,厉家不会亏待你的。”



        “他要是醒了,都是因为你嫁给他冲喜的功劳,你有恩于他,他自然要报答你。”



        “姐,你这一招真的高明,我自愧不如......”



        顾眠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



        “你不是吗?”顾醒反问道,“你自己过得好了,却不肯拉我一把,我爷爷奶奶真是白疼你这个白眼狼了!”



        顾醒索性破罐子破摔,“你要报警抓我是吗?好啊,你报吧。”



        “你敢打电话报警,我就从你家跳下去,让你背上人命!”



        “顾眠,我跟你可不一样,我宁愿死,也不要去坐牢......”



        顾眠气得指尖轻颤,“你不仅手脚不干净,还无耻。”



        “我就无耻了怎么着!”顾醒在床上坐了下来,“你报警吧,我倒想看看,我死了,你怎么跟我爸妈交代,将来你有什么脸面去见我爷爷奶奶!”



        “你别忘了,你虽然姓顾,但也只是他们的外孙女,我才是顾家唯一的正经孙女!”



        顾眠闭了闭眼,“我原本以为,你还有得救,所以想跟你说清楚道理,让你改正。但现在看来,已经没必要了。”



        “你偷走的那些东西,就当我送你了,这一次我不会报警,因为你是我妹妹。”顾眠平静地看着她,“但是我从此也不会再跟你来往。”



        “好啊,既然不来往,你就给我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还有,把我的视频删了。”



        顾眠摇头,“为了不让你败坏顾家和外公外婆的声誉,你偷窃的视频我会留着,如果你以后敢在外面偷,我会把这段视频公诸于世,到时候你想跳楼,我绝不拦着你,你也别想用自己的命恐吓我。”



        “这是我的视频,你凭什么留着!”顾醒怒道,“现在立刻给我删了!”



        “我不删,你还能强迫我不成?”顾眠笑笑,“顾醒,你别忘了,这是我家。”



        “你现在立刻收拾好给我离开,还有......今后好自为之。”



        ......



        顾眠说不难过是假的。



        顾家这一辈,只有她和顾醒两个,原本应该相亲相爱互相扶持,结果却成了这样的局面,她不可能不难受。



        “太太,把燕窝喝了吧。”杨妈端着炖盅进来,“看您这么难过,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您。”



        “杨妈,你做得没错。”顾眠接过燕窝,“现在知道她的品性,或许还能纠正一下。”



        “我已经把这件事告诉我舅舅了,在家不好好教育,将来走上社会,就会被别人教育。”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才敢告知您的。只是太太,您不要为这种人难过,不值得。”杨妈拿出手机,“您看看这个。”



        顾眠定睛一看,居然是顾醒的朋友圈。



        顾眠好奇,“你怎么会有顾醒的微信?”



        “我怎么可能会有她的微信,对不起太太,我把这事私下里告诉了程序,想让他看看能不能找到顾醒偷盗的证据交给您,程序就黑进了她的微信,您还是看看内容吧。”



        顾眠仔细看了看,顾醒的朋友圈,都是她拿着从她这里偷走的奢侈品自拍发出来炫耀的。



        而最近的一条,是昨晚她搬走后发的。



        【坐过牢的贱女人居然敢教训我,跟她同姓我都嫌脏![呕吐][呕吐][呕吐]】



        “太太,这种养不熟的白眼狼,早点断绝关系是好事,您更犯不着为她生气难过。”



        顾眠笑了笑,“杨妈,你说得没错,她的确不值得。”



        在看到这条朋友圈后,她的所有难过都烟消云散。



        原来,失望到极致,是会麻木到无感的。



        ......



        深夜,万籁寂静,手机铃声突然惊醒床上睡着的两个人。



        顾眠摸到手机,划开接听,“哪位?”



        “顾小姐,我是顾总的助理。”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顾总出事了,正在医院抢救,医生刚下了病危通知书,您能帮忙请路朗先生来一趟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