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50章 研究造人

第150章 研究造人

        二楼房间。



        柳妈开门进屋,走到落地窗前,犹豫着开口道,“夫人,先生偷偷出去了,应该是去找尹落雪了。”



        柳清俞苦笑一声,“连今天这样的日子,他都不愿意留下来......也是,我这副样子,看到都觉得恶心,哪里比得上娇滴滴的尹落雪......”



        “夫人。”柳妈在她面前蹲下,“大少爷说得没错,这种人渣您何苦舍不得放手。”



        “我凭什么要放手。”柳清俞眼底含泪,“我凭什么遂了他们的心意......”



        柳妈叹了一口气,“我是觉得您太苦了......”



        房门突然被敲响,柳妈前去开门,看见厉老夫人站在门外。



        “老夫人。”



        “我来看看清俞。”



        “老夫人请。”



        柳清俞压下泪意,笑着开口打招呼,“妈。”



        厉老夫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宏宣这辈子就这德性了,狗改不了吃屎,你不要拿他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谢谢妈。”



        “你不要怪我为自己的儿子说话,你们夫妻走到今天,他的问题固然很大,但你也不是没有一点问题。”



        柳清俞愣了下,“我有什么问题?”



        “顾婉柔是怎么回事?”厉老夫人锐利的双眸盯着她的眼睛,好似要将她看穿,“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她可是你娘家表妹,当年是你亲口说她出国嫁人了。”



        “那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会在国内,还生下宏宣的孩子?”



        柳清俞淡淡一笑,“为什么生下宏宣的孩子,这还用问吗?还不是他们一个渣一个贱,睡到一起去了?”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厉老夫人蹙眉,“据我所知,你当年对这件事并不知情,可是看你现如今的反应,是早就知晓了。”



        “我不知情。”柳清俞矢口否认,“我是最近才知道他们曾经发生过关系,并且有了一个儿子。”



        “事到如今还敢撒谎!”厉老夫人的眼神顷刻间变得凌厉,“我已经让人查过了,顾婉柔从来没有出过国,一定是你把她赶出了帝都,骗我们说她出国嫁人了。”



        “清俞,我知道你遭受背叛很痛苦,但那毕竟是你的亲表妹啊!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解决吗?”



        “正因为她是我表妹,才更可恶!”柳清俞姣好的容颜因为爬上恨意而变得扭曲瘆人,“她父母双亡没有亲人,我们柳家好心收留她一个孤女,她倒好,趁着我怀孕勾引我老公,还怀上了孩子,我怎么能容忍!”



        “她没有勾引宏宣。”厉老夫人闭了闭眼,艰难地开口道,“这件事原本我想烂在肚子里,但我现在必须告诉你,婉柔是个好姑娘,当年......是宏宣强暴了她!”



        柳清俞面不改色,“不管是她主动勾引宏宣,还是宏宣强暴了她,结果都是一样的。”



        “怎么能一样呢?”厉老夫人拧眉,“她是受害者,不是小三!当年事发之后,她哭着来找我,我对宏宣失望至极,跟她说如果她想报警,我完全尊重,并且不会徇私。”



        “可是她顾及你的感受,说一旦报警,你会承受不住,所以她选择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并且说会离开帝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所以后来你跟我说她出国嫁人,我才没有怀疑。清俞,婉柔一直都很善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保护你。这件事情上,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是受害者又怎样?结果还不是她怀上了宏宣的孩子?柳清俞咬着牙,“事已至此,妈也已经接受了那个孽种,我还能怎么样呢?”



        “你不能怎么样吗?”厉老夫人看着她,“你敢说要行知命的那个人不是你?只是你没想到,他还能活下来,活着回到厉家吧?”



        “也得亏他命大,不然我和宏宣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柳清俞冷笑,“无所谓了,反正霆深看不上厉家,你们这么喜欢孽种,尽管迎回来就是了。”



        ......



        顾眠回屋的时候,手冻得通红。



        厉霆深脸色微沉,“这么冷的天,乱跑什么。”



        顾眠难掩脸上的愉悦,“我去院子里放烟花了,特别好玩。”



        厉霆深吩咐杨妈给她煮姜茶,不悦道,“玩得倒是开心,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一年就玩这一次嘛。”顾眠挽着他的手臂,“霆深,我们去陪奶奶吧。”



        “奶奶说累了,想早点休息。”



        “好吧。”



        顾眠被厉霆深带回到三楼房间,喝了姜汤,止不住打了个哈欠。



        顾眠正准备去睡一觉,就被厉霆深拉着往外走。



        “霆深,去哪里啊?”



        “去了就知道了。”



        ......



        顾眠没想到,厉霆深会带她去ms集团。



        跟白天比,晚上又是另一番震撼的景象。



        站在顶楼,能将帝都繁华的夜景尽收眼底。



        “好美啊!”顾眠惊呼,“霆深,没想到夜景也这么好看,比在家里看到的美无数倍!”



        御华府也是高层,但能看到的景色跟这里没法比。



        厉霆深抱住她,“跟烟花比,哪个美,嗯?”



        顾眠认真想了想,道,“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没法对比。”



        “是吗?”厉霆深嗤笑一声,“那我就让你对比对比。”



        话落,窗外的一个烟花便轰然炸开。



        顾眠转头,看见又一个烟花在眼前绽放。



        令她震撼的,是烟花绽放的高度,几乎是跟她的视线平行的。



        她仰头看了二十多年烟花,还从没从平行视角看过。



        从这个角度,美得更加震撼。



        顾眠急忙拿出手机拍摄视频,记录下这份美好。



        “这有什么可拍的。”厉霆深嫌弃道。



        “这么好看,当然要拍了,以后时不时拿出来回味。”



        “瞧你这点出息。”厉霆深从身后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你喜欢的话,我随时可以给你放。”



        “这是你安排的啊?”



        “是。”



        知道她喜欢这些,他早就准备好了。



        只不过被顾行知抢先了一步。



        厉霆深亲了下她的脸蛋,“喜欢吗?”



        “喜欢,霆深,谢谢你。”



        “那是喜欢我准备的,还是更喜欢顾行知准备的,嗯?”



        顾眠:“......”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连这个都要争啊?”



        “回答我。”



        “当然是这个角度更漂亮了。”顾眠如实道。



        厉霆深的脸上这才浮现出今晚的第一丝笑意。



        ......



        烟花雨持续了一个小时才结束。



        顾眠心满意足,“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乌烟瘴气的地方有什么好回的。”厉霆深抱着她,“今晚就在这住,好吗?”



        “也好。”顾眠也不喜欢厉家的氛围,“我打个电话给张妈,让她煮安神茶给奶奶喝,能睡得好一点。”



        安神茶是她亲自调配的,加强了效果。



        因为今天发生这么多事,厉老夫人肯定是睡不好的。



        顾眠给张妈打完电话,又给顾致远打了一个。



        “舅舅,过年好。”



        “过年好。”顾致远道,“眠眠,你怎么让醒醒拎了这么多东西回来?这得花多少钱?”



        “应该的,而且有一部分是我奶奶准备的。”



        “亲家奶奶还真是有心,替我向她拜年。”



        “我会的。”



        “醒醒住在你家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



        除了那晚说了些三观不正的话,还算乖巧。



        尤其是厉霆深在家的时候,基本都躲在房间里。



        挂上电话,顾眠并没有看到厉霆深。



        她找了一圈,在书房找到正在办公的男人。



        顾眠走上前,“今天过年,也要加班吗?”



        厉霆深笑着朝她伸出手,把人捞进自己怀里坐下。



        顾眠根本看不懂电脑上的东西。



        “你在打电话,我闲着也是闲着。”



        顾眠搂着她的脖子,“ms集团是不是很忙啊?”



        “是,集团早有计划要回国发展,所以早就在国内暗中创立了二十几家公司,我最近的工作就是整合。”



        “底下的人也很忙,因为在不耽误工作的前提下,还要把办公地点搬来这里。”



        顾眠两眼放光,“我听霍先生说了,说ms集团看似是刚回国发展,但早就在国内打好了根基,听说这二十几家公司表面上没有丝毫联系,谁都没有想到是同一个老板,而且都各自发展得很好。”



        “听说这个消息在业内引起大地震,因为整合之后,ms集团已经能直接甩厉氏集团一条街了。”



        “霆深,你老板好厉害啊!”



        厉霆深笑笑,“商场上免不了恶性竞争,太早露出锋芒,就会被人盯上,然后被蚕食,只有等强大到无人能威胁得了时,才是崭露头角的时机。”



        顾眠点点头,“很有道理,我觉得做人也是一样的,在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跟别人抗衡之前,必须先卧薪尝胆。”



        “是。”厉霆深看着她,眸光渐深,“厉太太,这么黄金的时间,你确定要跟我探讨人生哲学,而不是研究造人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