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48章 我怀孕了

第148章 我怀孕了

        顾行知的视线落在他们十指交扣的手上,勾唇浅笑,“眠眠,去哪里?”



        “回厉家......你也是吗?”



        “我下午再去。”



        “那我们先走了。”



        进了电梯后,顾眠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转头,看见厉霆深阴沉的脸,忍不住提醒道,“一会儿奶奶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担心的。”



        “我知道了。”



        两个人在厉家陪了厉老夫人大半天,转眼就到了下午。



        柳清俞最近身体比较差,一直住在医院里,医生不建议离开医院太久,所以下午才出院回来吃年夜饭。



        她看见顾眠,没什么好脸色,但碍于厉老夫人的面子,还是忍住了没发作。



        下午四点钟,厉宏宣和顾行知来到了厉家。



        厉宏宣无视其他人,直接向厉老夫人介绍,“妈,这是行知。”



        顾行知礼貌问好,“奶奶,新年好,这是我给您准备的新年礼物,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厉老夫人看见顾行知,不由怔住。



        “老夫人。”张妈小声提醒。



        厉老夫人这才回过神来,“放下吧。我什么都不缺,以后不用破费。”



        柳清俞蹙眉。



        厉老夫人虽说语气平平,但并没有拒绝他的礼物。



        出于教养,她是不会在一个私生子面前情绪失控的,所以硬生生忍了下来。



        厉宏宣和顾行知坐了下来。



        “妈,行知很聪明,也很能干。”厉宏宣满脸自豪,“要是从小就能得到良好的教育条件,他绝对也是天之骄子。”



        这个“也”字,格外微妙。



        就连顾眠都听出来其中的意思。



        这是暗指顾行知不比厉霆深差,只是没有像厉霆深一样出生在厉家。



        厉宏宣继续道,“妈,行知在外吃了不少苦,还曾经被卖到缅北,差点不能活着回来。”



        “怎么会这样?”厉老夫人诧异,“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被卖?”



        厉宏宣脸色微沉,“有人想置他于死地,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幸事了。”



        厉老夫人没有接话,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视线不经意的瞥向了柳清俞。



        柳清俞坐在特制的轮椅上,面无表情。



        “奶奶,我回来了!”



        一道欢快悦耳的嗓音从门口传来。



        厉星泽吹着口哨走进来,看见顾行知,脸色骤变,“他怎么在这里!”



        “星泽,注意态度。”厉宏宣幽幽地警告道,“他既然能踏进厉家的门,就轮不到你置喙。”



        “你也知道这里是厉家,你把私生子带回厉家,置我妈的脸面于何地!”



        “这是我和你妈之间的事情,你不需要过问。”



        厉星泽的脸瞬间气白了,“行,你不要脸,但我要胃口!这年夜饭我吃不下,你们慢慢享用吧!”



        “星泽,站住!”



        柳清俞叫住转身要走的厉星泽,严肃地开口道,“妈妈怎么教你的?遇事不能急躁,你怎么就是学不会?”



        “你才是厉家言正名顺的二少爷,轮也轮不到你走。”



        顾眠下意识地望向顾行知。



        这话明显是说给他听的。



        他是私生子,出现在这里,名不正言不顺。



        但顾行知的脸上却没有半点起伏的波澜,始终带着温润的笑意,好似不曾听见这话。



        顾眠并没有诧异。



        或许是因为家庭原因,顾行知向来比同龄人冷静沉稳。



        而且他一定能想象得到今天来到厉家将会面临什么,所以肯定做好了心理准备。



        顾眠正失着神,手上突然传来一丝痛意。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见厉霆深正捏着她的手。



        顾眠抬眸,看见男人幽深冷沉的双眸里带着一丝不悦。



        “在看什么?”



        顾眠:“......”



        “没看什么。”顾眠不想在这里待下去,“我去给师父打个电话拜年。”



        她起身上楼,逃离了这令人窒息的客厅。



        厉老夫人站起身,“行知,你跟我来一下。”



        顾行知起身,跟着厉老夫人上了楼。



        厉星泽望向厉霆深,“哥,你就不管管这些破事吗?”



        “我今天来,是陪奶奶吃年夜饭,厉家的事情与我无关。”



        厉霆深说完,也起身上了楼。



        厉星泽顿时心塞。



        ......



        厉老夫人带着顾行知回到二楼主卧,望向面前挺拔英俊的男人,“坐吧。”



        顾行知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厉老夫人开门见山,“你的母亲,是顾婉柔?”



        顾行知点头,“奶奶认识我母亲。”



        “认识。”厉老夫人眼底有着几分湿意,“你长得很像她。”



        “是,眠眠的外婆也这么说。”



        “你们受苦了。”厉老夫人叹息一声,“告诉我,你母亲是怎么过世的。”



        “她为了养活我,去卖过血,没想到感染了艾滋病毒。”



        厉老夫人狠狠一颤,“孩子,苦了你了,是厉家对不起你。”



        “都过去了。”顾行知淡然一笑,“对我母亲来说,死了是一种解脱,所以我从不认为她的死是件多遗憾的事情。”



        厉老夫人一愣,“......孩子,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您说。”



        厉老夫人哽咽道,“奶奶不知道该怎么弥补你受过的苦,也知道用什么都弥补不了你们母子遭过的罪。”



        “但奶奶还是想自私地恳请你,如果你没有办法霆深和星泽好好相处的话,也不要伤害他们,他们也跟你一样,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



        顾行知淡然一笑,“奶奶为什么会觉得,一定是我伤害他们呢?看情形,难道不是他们更想伤害我吗?”



        “星泽没有伤害你的能力,而霆深,他有自己的做事原则,只要你跟他井水不犯河水,他不会轻易动你的。”



        顾行知英俊的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语气也没有起伏,像是始终在一条水平线上,“奶奶很了解他。”



        “他是我的孙子,我自然是了解的。”厉老夫人看着他,“奶奶希望自己很快也能了解你。”



        “你愿意搬进厉家跟我一起住吗?我会正式对外公布你的身份,并且将我名下的厉氏集团股份都给你。”



        顾行知无动于衷,“奶奶,我从小穷惯了,您就算把股份转给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花这么多钱,所以还是算了吧。”



        “我现在的房子挺好,就住在眠眠隔壁,跟她也能有个照应。”



        厉老夫人点点头,“你是个重情义的孩子,跟你母亲一样,那奶奶就放心了,因为你一定会答应我刚刚的请求的。”



        “奶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顾眠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霆深的,而你,是不会伤害顾眠的,对吗?”



        顾行知勾唇,不置可否。



        “叩叩叩。”



        房门突然被敲响。



        被打搅的厉老夫人不悦道,“什么事?”



        “老夫人,尹落雪来了。”



        “她怎么来了?”厉老夫人闭了闭眼,“知道了。”



        “看样子我们的谈话要暂时到此为止了。”顾行知起身道,“还是先下楼看看吧。”



        ......



        楼下。



        除了厉霆深和顾眠,其他人都还在。



        尹落雪穿着一袭红色针织长裙,脸上化着精致得找不到瑕疵的妆容,正坐在厉宏宣身旁喝果汁。



        柳清俞冷冷地看着她,“尹落雪,你今天来,是专程来挑衅我的吗?”



        今天是大年夜,阖家团圆的日子,但凡是个要点脸的小三是不会在这天登门的。



        比如厉宏宣的其他女人,就很有自知之明。



        尹落雪歪了下脑袋,“阿姨,你先别急着生气,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我是不会冒着大雪来这里的。”



        “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柳清俞冷声道,“在我没发火之前,给我滚出去。”



        “今天我来,是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尹落雪抬手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我怀孕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