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47章 我很喜欢

第147章 我很喜欢

        顾醒倏地站起身,“姐......姐夫......”



        她其实没见过厉霆深,但看他强大的气场,又穿着睡衣,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厉霆深薄唇轻启,低冷的嗓音里带着一抹不悦,“放下。”



        顾醒反应过来,急忙取下脖子上的项链,放回到锦盒里。



        “姐夫,我不是故意乱碰的,我就是想拿出来看......看一眼......”



        厉霆深没理会他,径直去了厨房。



        顾醒转头望去,看见厉霆深从背后抱住正在忙碌的顾眠,在她耳边不知道低语着什么。



        顾醒能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甜蜜气息,好似连空气中都冒着粉红泡泡。



        顾醒见厉霆深松开了顾眠,急忙收回视线,正襟危坐。



        没一会儿,厉霆深便从厨房出来,连正眼都没有给坐在沙发上的顾醒,直接回了房间。



        顾醒这才起身走进厨房,乖巧地道歉,“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动你的项链的。”



        “项链?”顾眠好奇,“什么项链?”



        “姐夫没跟你说吗?就是茶几上的项链。”



        “我怎么不知道茶几上有项链。”



        “那姐夫刚刚来跟你说了什么?”



        顾眠想起厉霆深跟她说的那些骚话,脸蛋不由一红,“大人的事情小孩别瞎打听,你要留下吃午饭吗?”



        “不了。”顾眠想起厉霆深那不怒自威的样子,就觉得压迫感十足。



        她可不敢留下跟他吃饭。



        “那你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



        “好。”



        ......



        顾眠做好饭,去叫厉霆深的时候,果然看见茶几上有一条项链。



        吃饭的时候,顾眠问起项链的事情。



        “知道今天会下雪,所以想在初雪这天给你准备一份礼物。”厉霆深面露不悦,“没想到被你妹妹翻出来了。”



        顾眠灿烂一笑,“厉先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浪漫了?”



        “你不喜欢吗?”



        “喜欢。”顾眠道,“谢谢厉先生的礼物,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



        午餐过后,厉霆深去书房办公,顾眠窝在沙发上看书,度过了安静的一天。



        可没想到到了晚上,顾醒又来了,拎着行李箱,一进屋就开始哭诉。



        “姐,你一定要收留我,不然我无家可归,还不如死了算了呜呜呜......”



        顾眠蹙眉,“出什么事了?”



        “我妈跟我吵架,最后居然把我赶出来了,叫我永远都别回去。”



        “舅妈向来最溺爱你,怎么可能说出这么决绝的话?”顾眠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她生气了?”



        “我没有!她就是更年期没事找事!”顾醒哭诉道,“人要脸树要皮,除非她来求我,不然我绝对不会回去的!”



        顾眠面露为难。



        “姐,你是不是也不愿意收留我!”



        顾眠道,“你姐夫喜静,不喜欢家里有别人,就连杨妈做完手头上的工作都不能在他面前瞎晃悠的。”



        顾醒委屈极了,“这不是你的房子吗?你收留自己的妹妹都做不了主吗!”



        “我和他是夫妻,一起生活在这里,当然不能不考虑他的感受。”



        顾醒快气疯了,“我原本以为你是最疼我的,没想到连你也不要我,我又没有爷爷奶奶了,没地方可去,就让我冻死在街头好了!”



        顾眠安慰道,“你先别哭,我带你去酒店给你开房间好吗?不会让你露宿街头的。”



        “可马上就要过年了,难道你想让我在酒店过年吗!”顾醒哭着道,“要不是现在买不到出国的机票,我早就走了,根本不用在这里受你们的气!”



        顾眠于心不忍,“我去跟你姐夫商量一下。”



        顾醒在国外上学,过完年就会走,只住差不多十天的时间。



        厉霆深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没反对。



        顾醒在客房住了下来,顾眠千叮万嘱,让她不要进入主卧和厉霆深的书房。



        厉霆深在家的时候,最好待在自己房间当隐形人。



        顾醒连连点头,“姐,我一定做到,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顾眠安顿好她,回到主卧,给顾致远打了电话报平安,让他不用担心。



        ......



        翌日。



        顾眠趁着午休的时间,去了趟商场。



        正在挑着项链,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眠眠。”



        顾眠转头,看见顾行知站在门口,身旁还跟着好几个商务打扮的男男女女。



        “行知,你怎么在这里?”



        顾行知走上前,“这里是厉氏集团的商场,我来巡视......你要买首饰?随便挑,我买单。”



        顾眠笑笑,“我给我妹妹买新年礼物,当然是我自己出钱了。



        “那好。”



        “行知,我看你最近挺忙的,对吗?”



        “嗯,恨不得一分钟掰成两分钟用,经常睡在办公室,所以我们虽然是邻居,但是也好久没见你了。”



        顾眠叮嘱道,“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注意休息。”



        “我会的,你也是。”



        你去忙你的吧,别让别人等着。”



        “好。”



        顾眠继续挑,最后选定了一条买单。



        ......



        晚上,顾醒收到项链的时候并没有多高兴,“姐,好看是好看,但是跟姐夫给你买的那条没法比。”



        顾眠往她碗里夹着菜,“霆深那条是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听说成交价一个亿,我可没他那么有钱。”



        “他的不就是你的吗?”顾醒问道,“姐,姐夫是不是经常给你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啊?”



        “偶尔。”



        他不喜欢戴珠宝首饰,更何况是那么贵重的,所以厉霆深送的她都收在首饰柜里了。



        顾醒心里泛着嘀咕。



        就算是偶尔,也足够了。



        毕竟当厉太太还有花不完的钱。



        她今天白天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她衣柜里的那些衣服,都是大牌最新款的,没有一件便宜的。



        但顾眠好像不喜欢穿,很多连标签都没摘。



        真是有钱都不懂得享受。



        顾醒殷勤地给顾眠夹了一只虾,“姐,要不我不去上学了吧,你在上流社会认识的人多,帮我介绍一个有钱又帅的男人嫁了,我也当豪门太太,这样我们两个就有伴了,还能相互照应。”



        顾眠和站在一旁的杨妈面面相觑。



        “顾醒,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了。”顾醒不假思索的回。



        “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顾眠放下筷子,严肃地看着她,“从小外公外婆就教导我们,女孩子要自强自立,不能当依附别人的藤蔓,你忘记了吗?”



        顾醒撇撇嘴,“爷爷奶奶那是老思想,你还真听啊?”



        “怎么能不听呢?”顾眠蹙眉,“他们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说得这么好听,那你还不是嫁进厉家当豪门太太?”顾醒嘀咕道,“姐,你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吧?”



        顾眠差点没被气笑,“我虽然嫁进厉家,不代表我需要依附别人。我有自己的事业,并且能靠这份事业养活自己,就算我不当这个厉太太,我也能活。”



        “可你现在如果辍学结婚,你连自己都养不活。而且你以为豪门是这么好嫁的吗?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你以为是这么好经营的?”



        “所以醒醒,我希望你打消这个念头,好好上学,你的知识和本事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而不是把想要的生活寄托在婚姻和男人身上。”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帮我,何必这么冠冕堂皇的。”顾醒把筷子往餐桌上一摔,“我吃饱了。”



        说完,便直接起身走了。



        顾眠低垂着眼眸,若有所思。



        “太太,您别生气。”杨妈给她盛了一碗汤,“喝点汤降降火。”



        “我真的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心思。”



        “小姑娘没见过世面,来这里看见您住着豪宅,戴着上亿的项链,羡慕是正常的。”



        “我当然希望她能嫁得好,但不是现在,她还是个学生,学习才是她的本职。”



        “太太不生气,反正她也没这个人脉嫁给有钱人,而且有钱人又不傻,她没有闪光点,是看不上她的。”



        “算了。”顾眠叹了一口气,“等过完春节回到学校,应该能收心的。”



        ......



        临近春节,在外散心的厉老夫人回到帝都。



        顾眠第一时间赶去厉家看望,“奶奶,好想您呀。”



        “好孩子,我也想你。”



        “奶奶,出去玩了这么久,心情好点了吗?”



        厉老夫人脸上的笑容须臾间淡去,“在外是好好的,但一回到帝都,面对这一件件破事,心情能好吗?”



        “奶奶,您别生气。”顾眠给她顺着气,“关于行知的事情,我的确很早就认识他了,但我不知道他跟厉家的关系。”



        “奶奶当然相信你,你婆婆躺在床上久了,性格偏激,她说的那些话你不用放在心里,奶奶绝对相信你的为人。”



        “谢谢奶奶。”



        “大少奶奶,您有所不知。”站在一旁的张妈开口道,“先生虽然没对外公开顾行知的身份,但上流圈子里谁都知道他俩的关系了。”



        “更重要的是,先生居然说,今年要让顾行知来厉家一起过年。”



        “一起过年?”顾眠不用细想,也知道那是修罗场。



        厉老夫人闭上了双眼,“我早就说过,厉家,没有安宁日子了......”



        ......



        转眼到了除夕。



        厉霆深跟厉宏宣虽然父子决裂,但春节这样的日子是必须回厉家陪厉老夫人的。



        顾眠自然要跟着一起去。



        她甚至担心万一闹起来,厉老夫人会承受不住,提前把医药箱都准备好了。



        一早起来,顾眠去衣帽间找了件喜庆的红色毛衣搭配黑色半裙,又化了个得体简单的妆容。



        厉霆深走到她身后,俯身亲了下她的头发,“厉太太很漂亮。”



        “今天过年嘛,打扮得喜庆一点,奶奶看着也高兴。”



        “走吧。”



        “好。”



        顾眠帮厉霆深整理好衣服,两个人手牵手出门。



        隔壁的门几乎跟他们的同时打开,双方都下意识地望向了对方。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刹那间电光火石,空气中火药味浓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