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37章 要得太狠

第137章 要得太狠

        顾眠快要疯了,咬了咬牙,道,“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一言为定......”



        ......



        在顾眠软磨硬泡的哀求下,厉霆深总算是放过了她,又快又狠地一阵冲刺后结束了他的疯狂。



        顾眠浑身瘫软,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身上更是出了一层薄汗。



        好在是冬天,衣服没有被汗浸湿,不需要立刻洗澡。



        顾眠去浴室洗了把脸,简单收拾了一下,确定自己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才走出了偏厅。



        客厅里,厉霆深正一边抽着烟一边和言慕聊天,俊美无双的脸上平淡无波,矜贵禁欲的模样,跟刚刚抵着她疯狂索要的样子判若两人。



        顾眠忍不住在心里把厉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顾小姐,你去哪了?”言慕问道,“好半天没见到你。”



        “我也去转了转。”顾眠笑着道,“这里很漂亮。”



        “我一直在参观,怎么没见到你。”



        “......可能错过了吧。”



        “也是,这里还是蛮大的。”



        没一会儿,苏梅便过来请他们去餐厅用餐。



        晚餐很丰盛,苏梅做的家常菜味道不差。



        几个人边吃边聊,气氛还算不错。



        言慕有工作要忙,吃完饭便离开了。



        厉霆深也拉起顾眠的手,“多谢款待,我们也先回家了。”



        顾眠忍不住联想起他傍晚在偏厅说的话,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苏梅起身,“好,我送你们。”



        厉霆深自己开了辆跑车来,直接把顾眠塞进副驾驶,一路开回御华府。



        一进屋,厉霆深便迫不及待地吻住了她。



        好在屋里的灯暗着,杨妈并不在。



        不然顾眠得当场找地缝钻进去才行。



        她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厉霆深边吻边抱着进了主卧。



        房门被厉霆深踢上,再也没有打开,只有男人的粗重的低喘声和女人难以抑制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不断从门缝中溢出......



        ......



        顾眠完全记不清做了几次,只知道最后结束的时候,她已经累到没有力气,直接昏睡了过去。



        火苗轻窜,厉霆深手里多了一根烟,夹在指尖,静静徐徐地抽着。



        他转头看着身旁熟睡的顾眠,想起她刚刚在他身下一次又一次沉沦的模样,漆黑深邃的眼底漫出了一丝笑意。



        这几天他一直在等她主动找他,等她给他一个解释。



        可是她没有。



        不但没有,反而跟顾行知打得火热。



        两个人又是一起吃饭又是一起外出的,恨不得天天见面。



        苏梅的邀请,他原本没准备去。



        但最后还是去了。



        他控制不住地想要占有她惩罚她,让她知道,她是属于他的。



        永远都是。



        ......



        翌日。



        门铃响起的时候,厉霆深刚吃好午餐。



        正在收拾餐桌的杨妈刚要去开门,就被厉霆深叫住,“我去吧。”



        看见门外站着的顾行知时,厉霆深并没有意外,“来找顾眠?”



        “是。我去中医堂找她,才知道她请假了。”顾行知面露担忧,“她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厉霆深淡淡一笑,“昨晚累着了,起不来,现在还在睡着,需要帮你叫醒她吗?”



        顾行知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但转瞬即逝,“不用,我找她没有什么急事,让她好好歇着吧。”



        厉霆深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



        ......



        顾眠一觉醒来,已经不知今夕何夕。



        窗外的光被遮光窗帘挡住,主卧里一片昏暗,空气中依稀还残留着欢愉过后的味道。



        顾眠伸了个腰,只觉得浑身都在酸痛。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居然是下午两点多了!



        顾眠起床去浴室洗漱,出去的时候,杨妈立刻迎了上来。



        “太太饿坏了吧?饭菜在锅里温着呢,我这就去给您端上来。”



        顾眠的确饿坏了,喝了两碗鸡汤,把杨妈留给她的菜都吃得一干二净。



        吃饱了之后,体力总算是恢复了,这才问道,“霆深呢?”



        “先生出去了,说有工作需要处理。”杨妈问道,“需要给先生打电话吗?”



        “不用。”



        她现在看见他都两腿发软,直怵得慌!



        “太太安心在家休息吧,一早先生就给路朗先生打过电话,帮您请过假了。”



        顾眠扶额,厉霆深该没有说具体的请假原因吧?



        那她以后都没脸见师父了!



        既然请了假,顾眠便在家安心休息。



        下午她待在书房里练习施针,一直到夜幕降临,书房的门才被人打开。



        进来的是厉霆深。



        “吃饭了。”



        顾眠没说话,收拾好东西跟着他一起去了餐厅。



        杨妈布好菜,便恭敬地站在了一旁。



        厉霆深转头看了她一眼,杨妈立刻识趣地颔首离开。



        厉霆深盛了一碗汤放在顾眠面前,沉声道,“还在生气?”



        顾眠拿起小勺子喝着汤,“我不该生气吗?”



        “抱歉。”厉霆深道歉,“太久没做了,失了分寸,弄疼你了。”



        昨晚刚开始的时候,他要得急,她又没完全准备好,疼得冷汗都沁出来。



        后面他取悦了她很久,才渐入佳境。



        顾眠抬头看着他,眼睛泛酸,“你觉得我生的是这个气,是吗?”



        厉霆深跟她对视着,“不然呢?”



        “你一而再再而三欺骗我不说,还动不动精虫上脑不分时间场合地要。”顾眠控诉道,“厉霆深,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随时随地想要就能得到的发泄工具!”



        厉霆深往她碗里夹着菜,“下次不会了,吃饭吧。”



        顾眠苦笑一声。



        他的态度足以证明他并不觉得自己是错的,只是在敷衍她。



        顾眠直接放下筷子,起身回了主卧。



        厉霆深闭了闭眼,起身跟了进去。



        顾眠已经躺了下来,把头埋在被子里。



        “顾眠。”厉霆深掀开被子,“先去吃饭,有什么话慢慢说。”



        “怎么说?”顾眠强忍着眼泪,“我跟你说得通吗?我哪次跟你沟通不是鸡同鸭讲?我们的沟通永远是无效的!”



        “那你跟谁的沟通有效?顾行知?”厉霆深脸色微沉,冷笑一声,道,“也是,以你们的密切关系,自然是志同道合心有灵犀,有些话不用说出口,都能心照不宣,对吗?”



        “或者你可以说得更直接点,你觉得他比我更像你的丈夫,对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