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32章 弄疼我了

第132章 弄疼我了

        顾眠好奇,“什么事啊?”



        “言律师之所以愿意出手相助帮我打官司,是厉总请他帮忙的。”



        顾眠蹙眉,“真的吗?”



        “我骗你干嘛?是昨天我跟言律师碰面的时候,他亲口说的。他原本在国外的工作还没结束,而且从不接离婚官司的,就因为厉总开口,才放下国外的工作回国帮我。”



        “不仅如此,言律师还说,是因为厉总出手帮忙,他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老季转移资产的铁证,快刀斩乱麻,让这场官司赢得这么漂亮。”



        “我跟厉总能有什么交情,还不都是因为你的缘故?所以顾眠,我能赢这场官司,都是因为你,因为厉总在意你。”



        顾眠愣住。



        之前她根本不知道厉霆深认识言慕,所以不可能让他去请言慕帮忙,只是请他帮季太太介绍律师。



        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找来了言慕,让这场官司稳赢。



        而且这件事他从未透露一个字,她还以为是季太太人品爆发,才会让言慕这样厉害的人物主动来帮她。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厉霆深。



        季太太笑着拍拍顾眠的手,“顾眠,你别觉得我是因为感激厉总才为他说话,这件事情上我最感谢的人是你。”



        “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事情真相,我是过来人,看得很清楚,厉总是真的在意你,不然没必要对我出手相助。”



        顾眠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他何尝想跟厉霆深生气,但他那天的确很过分。



        她有自己的底线,不可能一味让步。



        但厉太太的话又让她有所触动。



        走出季家,顾眠心里乱糟糟的。



        她在路边打了车,司机问道,“美女,去哪儿?”



        顾眠思忖片刻,道,“去云悦湾。”



        或许她应该去找厉霆深聊聊。



        “云悦湾?”司机问道,“是那个顶级富豪区云悦湾吗?”



        “是。”顾眠应了声,转头望向车窗外。



        突然,她像是看到了什么,急忙打开车门下车,朝着前方追去。



        这里是一个公园,她四下寻找,可根本找不到刚刚看到的身影。



        是她眼花了?



        顾眠闭了闭眼,原本就凌乱的心顿时更像是一团解不开的乱麻。



        她重新回到车上,“算了师傅,去御华府吧。”



        ......



        再次被叫到盛世皇朝喝酒的时候,言慕看见厉霆深比上次还要阴郁的脸,问道,“跟顾小姐还没和好?”



        厉霆深没说话,答案不言而喻。



        “不可能啊,我特意跟季太太透露过我帮她是因为你的原因,她应该也已经转达给顾眠了吧?”



        厉霆深眉心一蹙,“谁让你说这事的!”



        “我看你整天阴郁着一张脸,当然想让你们赶紧和好了,我自己去跟顾眠说未免太刻意了点,所以装作无意中透露给季太太。”



        “女人之间没有秘密,她自然会去跟顾眠说的。”



        有些事情借由别人的嘴说出来,效果会更好。



        “看样子顾小姐气性不小,这样都没原谅你。”言慕笑着道,“要知道一般人根本请不动我,更别说让我破例打离婚官司了。”



        “你的功劳这么大,她都没有来找你,可见你是真的惹到她了。”



        厉霆深没说话,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喝酒。



        ......



        顾眠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阳台晾衣服。



        屋里的手机一直在响,她急忙过去接听,“言律师,你好。”



        “顾小姐,我有点不舒服,你能来我这一趟吗?”



        “没问题,你在家吗?”



        “盛世皇朝。”



        “我马上过去。”



        顾眠去拿了医药箱,直接打车去了盛世皇朝。



        她走进包厢,看见言慕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言律师,你哪里不舒服?我这就给你把脉。”



        “抱歉,我骗了你。”言慕指着休息室的门,“人在里面,醉得不轻,麻烦你照顾他,我还有工作要忙,得赶紧走了。”



        “言律师,你......”



        顾眠还没来得及开口,言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顾眠走进休息室,看见厉霆深独自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顾眠从药箱里拿出解酒药,倒了杯温水来,刚扶起他要喂他吃药,面前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



        言慕明明说厉霆深醉得不轻,可此刻顾眠却没在男人眼底看到一丝醉意。



        顾眠立刻放开他,不悦道,“你又联合言律师骗我?”



        厉霆深眉心一蹙,“什么?”



        顾眠严肃地看着他,“你想叫我来,可以,但请你不要装醉骗我,我最讨厌被人欺骗。”



        厉霆深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恶劣的人,是吗?”



        “不是吗?”顾眠不答反问道,“上次你把我骗去摩天大厦,你知不知道你碰到我的那一瞬间我死的心都有?



        “或许你觉得这样很有趣,但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原来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厉霆深坐起身,冷嗤一声,道,“你说你讨厌被欺骗,那顾眠,你呢?你就问心无愧吗?你没骗过我吗?”



        “现在在说你的问题,你扯到我头上干嘛?”顾眠的小脸紧绷着,“你难道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吗?”



        厉霆深冷然道,“我有什么错?”



        顾眠顿时被这话噎了一下,点头道,“好,你没错,错的是我,大半夜跑来这里找不痛快!”



        顾眠转身就走,可没走出两步,就被一个力道抓住手臂。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往后一拽,撞进了男人宽阔伟岸的胸膛里。



        顾眠吃痛,揉着自己的鼻子,生气地质问道,“你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你去哪里!”厉霆深紧紧握住她的双手手臂,“顾眠,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关于她的那个男朋友,关于那张照片,那本日记。



        他需要她的坦白!



        “你弄疼我了!”顾眠的手臂被他握得疼了,顿时更生气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松手!”



        厉霆深的手下意识地松了几分力道,“你就这么不耐烦?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是吗?”



        “那你又有好好说话的态度吗?”顾眠用力挣脱开他的双手,一把推在他的胸膛上,居然真的推开了。



        她急忙后退两步,拉开跟他之间的距离,防备地看着他,“你千方百计把我骗来这里,该不会又精虫上脑想跟我做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