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31章 不惯着她

第131章 不惯着她

        顾眠先是怔了几秒钟,等反应过来后,冷漠决绝地开口道,“如果你连这点尊重都不能给我,这点悼念哀思都不能给外婆,那我无话可说......你今天如果精虫上脑非要做的话我当然拦不住你,你干脆出去找小姐好了!”



        “呵......”厉霆深冷笑一声,眼底漫出森森寒意,“找小姐是吗?你以为我不敢是吗?嗯?”



        “你有什么不敢的?”顾眠反问道,“你连过世的长辈都不尊重,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好,你别后悔!”厉霆深直接下床,拿着自己的衣服离开。



        房门被重重关上,外面再也没有了声音。



        顾眠不知道他去哪里,她现在只觉得好难过好难过。



        果然,哪怕是夫妻,外婆也只是她一个人的外婆。



        他不能对她的痛感同身受她能理解,但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脑子里只有床上那点破事。



        在他的婚姻观里,难道就只有性吗?



        婚姻不应该是这样的......



        ......



        厉霆深一夜未归。



        顾眠明明很累,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勉强眯了会儿。



        上午十点,顾致远打来的电话,问她昨天的事情。



        顾眠跟他聊了几句,便起来洗漱收拾行李准备回帝都。



        刚收拾好,门铃便响了。



        顾眠去开门,认出门外的是厉霆深的保镖。



        “太太,我来接您。”



        顾眠这才问道,“他人呢?”



        “先生昨晚已经回帝都了。”



        “知道了。”



        保镖进屋帮顾眠拿行李箱。



        顾眠不舍地看着眼前的房子,外婆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到这里。



        原本是能实现的,但因为她坐了牢,没人带她回来,导致在医院抱憾而终。



        顾眠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终究还是转身。



        她刚要上车,却突然怔了下,倏地转头望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太太,怎么了?”保镖问道。



        “没什么。”



        顾眠敛了敛神,坐上了车。



        不远处,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树后面走出来,定定地看着豪车离去的方向......



        ......



        回到帝都,已经是傍晚。



        顾眠直接回御华府,厉霆深并不在,顾眠也没觉得他会在。



        毕竟昨晚刚吵了架。



        冰箱里还有不少食材,顾眠没心情做饭,简单煮了碗面吃,随后去书房练习施针。



        心绪不宁的时候,施针总是能让她平静下来。



        盛世皇朝。



        言慕看着一边喝闷酒,一边时不时拿着手机看一眼的厉霆深,一脸懵。



        “我说霆深,你该不会是在等谁的电话吧?”



        “胡说什么。”厉霆深否认。



        “没有吗?”言慕直接拆穿,“我还以为你是跟谁吵架了在冷战呢。”



        厉霆深蹙眉,“她告诉你的?”



        “我还真猜对了?”言慕脸上的兴奋比打赢官司还激动,“咱们厉大总裁居然能被一个小姑娘拿捏住,一边生闷气一边盼着人家打电话来,看不出来,你够闷骚的!”



        厉霆深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你把我叫出来喝酒,还不让我说话?”言慕拍拍他的肩膀,“霆深,这么霸道可不行,人家女孩子会被你吓跑的。”



        厉霆深喝了一口酒,“她已经是我老婆了,还能跑到哪里去。”



        “谁说结了婚她就是你的私有物?结婚还能离婚呢。”言慕正色道,“你不要以为结了婚就不需要哄老婆了,恰恰相反,结了婚更应该哄,婚姻是需要一辈子去专研的课题。”



        厉霆深瞥了他一眼,嫌弃道,“你一个没结婚的,在这教我怎么经营婚姻?”



        这世界是疯了吗?



        “谁跟你说没结婚的就不懂夫妻相处之道了?”言慕笑道,“相反,干我这一行的,见过太多夫妻反目,所以我从不接离婚官司。”



        厉霆深胸口烦躁得厉害,摸出一根烟点上。



        “看样子还真遇到难题了?”言慕好奇,“跟我说说看?”



        厉霆深抽了一口烟,“跟你说有什么用。”



        “嫌弃我是吧?那我找另外一个当事人问了。”



        ......



        顾眠接到的电话时,第一时间想起那天下午的事情。



        言慕帮着厉霆深把她哄骗到摩天大厦,应该也能猜到他们在那里做了什么吧?



        顾眠只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接起电话,“言律师?”



        “顾小姐,晚上好。”电话那端的声音温文尔雅,“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来盛世皇朝找我一趟。”



        “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这么晚了不太方便。”



        “是必须当面说的事,还劳烦顾小姐跑一趟。”



        顾眠隐约能猜到什么,“言律师,霆深跟你在一起,对吗?”



        言慕下意识地望向厉霆深,“没错。”



        顾眠直接拒绝,“今天太晚了,的确不方便,需要的话我明天可以去律所找你。”



        “其实是这样的。”言慕道,“霆深喝多了,我想请你来接他。”



        “我今天赶了飞机有点累,你给程序打电话,叫他去接就好。”顾眠道,“我有电话进来,先这样。”



        言慕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里咯噔一下,已然感觉到一股寒意在偌大奢华的包厢里腾起。



        他转头,看见厉霆深阴沉得能滴出水的俊脸。



        “霆深,顾小姐这是对你......欲擒故纵?”



        “她没这么多小心眼。”厉霆深咬牙道,“她是真的不想来接我!”



        “......”



        言慕其实挺意外的。



        不仅仅是意外顾眠的态度,更意外厉霆深的反应。



        “她不来接,你可以去找她。”言慕提议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厉霆深给自己灌着烈酒,“这一次,我不会惯着她!”



        ......



        一连好几天,厉霆深都没有回御华府。



        顾眠庆幸自己有一处容身之所,不然跟厉霆深吵架后都没有落脚点。



        房子虽然是厉老夫人送给她的,但她并不准备白要,准备慢慢攒钱还给她。



        午后,顾眠去找季太太看诊,见她兴奋地分享消息。



        “顾眠,我听说那位财团大老板要在摩天大厦举办一场晚宴,所有人都想拿到入场券呢,不知道厉总有没有在想办法。”



        “我不知道。”



        不过厉霆深和财团大老板认识,入场券应该没问题。



        “怎么了?”季太太看她的反应觉得不对劲,“跟厉总吵架了?”



        “没有。”



        “还说没有,都写在脸上了。”季太太失笑,“小夫妻吵吵闹闹很正常。”



        顾眠心里乱糟糟的,“有些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那就学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夫妻之间是不能太较真的。”厉太太认真的道,“你只需要知道,厉总其实很在意你......对了,有件事情你一定还不知道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