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20章 遭到背叛

第120章 遭到背叛

        sb$顾眠上午在中医堂坐诊,下午是外出出诊时间。



        午后她先去了季家。



        季太太术后恢复得不错,但情感上就没这么顺利了。



        她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接受不了爱人的背叛,毅然决然提出离婚,季先生已经搬出去住了。



        当豪门阔太太这么多年,她也不是吃素的,离婚势必要扒下季先生一层皮,提出要分走一半产业。



        分来的产业她是全部留给女儿的,剩下的在季先生手里,将来还会有一半分给女儿,这样就能保证女儿手握季家大部分产业,没有后顾之忧。



        毕竟多年感情,季先生算是良心发现,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但她婆婆却跳出来阻止,说家产是要留给孙子的,孙女是嫁出去的就是别人家的了,不配分走一分钱家产。



        季太太气坏了,更加下定决心为女儿争取。



        顾眠安静地听季太太哭诉,时不时递纸巾和安慰一两句。



        发泄出来对她有好处,人最怕的是无处发泄忧郁成疾。



        季太太哭诉完,喝了两口热茶,心情舒畅了不少。



        “顾眠,真是不好意思。”季太太一脸歉意,“要你听我传递这些负能量。”



        “你说出来对心情好,心情好了身体就好,所以也是我的工作。”顾眠微笑道,“而且我们是朋友,朋友就是在需要的时候陪伴你的,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能力有限,在别的方面帮不上你。”



        “别说是你了,现在没几个人能帮得上我。”季太太道,“平时跟我玩得好的几个豪门太太倒是帮我指了条路,只可惜根本走不通。”



        “什么路啊?”



        “既然不能和平离婚,那就只能打官司了,但我是个家庭主妇,真到那一步,怎么可能斗得过季家,听说老季他妈已经让老季开始转移财产了,所以我必须找律师帮忙。”



        “是律师不好找吗?”



        “律师好找,稳赢的律师却不好找,言慕律师你听说过吗?”



        “没有。”



        “你居然连言慕都不知道。”季太太意外,“他可是咱们华国最有名的律师,工作室门庭若市,据说没有他打不赢的官司,要是能请他做我的代理律师,胜算就大了。”



        顾眠好奇,“所以这位言慕律师是被季先生抢走了吗?”



        “那倒没有,而是言律师眼光很高,到他手里的案件都是要层层经过筛选的,而且从不接离婚官司。”季太太满面愁容,“而且他人不在国内,我联系他的工作室,直接被拒绝了,说他就算在国内,也不会接离婚官司的。”



        顾眠想了想,道,“要不要我问问霆深,有没有好的律师介绍一两个给你?”



        “也好,死马当活马医也总比没有马要强。”季太太喝了口热茶,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这几天怎么样?”



        顾眠弯了下唇角,“挺好的。”



        季太太打趣道,“看你气色不错,就知道挺好了,厉总没跟尹落雪结婚,所以你们和好了?”



        顾眠点点头,“嗯。”



        “我听说厉总因为悔婚被踢出厉氏集团了,是真的吗?”



        “是的。”



        “厉家家大业大,厉总还真是有魄力......”季太太自言自语道,“我原本还以为你跟裴总会有希望......”



        顾眠没太听清,“什么?”



        季太太猛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想要否认,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你没发现裴谨川喜欢你吗?”



        “怎么可能。”顾眠不假思索的道,“我和谨川只是普通朋友,而且他深爱他过世的太太,这种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可不能乱说。”



        “是他亲口承认的啊。”季太太解释道,“我怎么可能骗你?”



        顾眠怔住,“他亲口承认?”



        “是啊,就婚礼那天,他亲口说的......但前提是你和厉总离婚后,裴先生温文尔雅,三观也挺正的,不会在你没离婚前追你,所以我原本以为,你和厉总离婚后,他会是你的第一个追求者呢。”



        顾眠陷入了沉思。



        “顾眠,你没事吧?”季太太问道,“我是不是不该说这些,毕竟你和厉总并没有离婚,但我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有权利知道裴总对你的态度。”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顾眠敛了敛神,道,“我只是觉得难以置信,毕竟他的太太并没有离世太久......”



        “顾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想劝你,别把感情看得太重。”季太太认真道,“我倒是觉得裴总这样很好,用最短的时间走出来,进入下一段感情。”



        “老话说得好,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可以重来,我绝对不会对老季爱得那么深......”



        ......



        傍晚,厉霆深准时来接顾眠。



        回家的路上,顾眠第一时间帮季太太询问,“霆深,你人脉广,有没有认识好点的律师可以介绍给季太太,帮她打离婚官司啊?”



        “他们要离婚了?”



        “当然要离,季先生都背叛她,在外组建小家庭生孩子了,不离婚留着过年吗?”



        厉霆深笑笑,“那她想请谁当代理律师?”



        “他说有位叫言慕的律师很厉害,但是人家不接她的官司的,所以才想请你帮忙,给她介绍个好点的,不能既遭到背叛,还被婆家欺负,自己该得的那份一定要拿到手。”



        “好,我帮她物色物色。”



        顾眠开心的道,“我替季太太先谢谢你啦。”



        厉霆深心情很不错,“老婆都开口了,我岂有不帮的道理。”



        “我手上的伤已经好了,为了表示感谢,晚上我下厨做饭给你吃。”



        “好。”



        这两天他们虽然在家吃,但都是叫餐的。



        厉霆深订的都是高档餐厅的菜,食材和味道都很好。



        但顾眠还是喜欢在家做饭,有烟火气,也更有家的味道。



        顾眠在路上便下单了新鲜食材,到家的时候,已经送在门口了。



        她换上居家服,穿上围裙进厨房开始忙碌了起来。



        厉霆深走进来,“需要帮忙吗?”



        “不用,你腰上的伤还需要多休息,去床上趴着休息吧,饭好了我叫你。”



        “好。”



        厉霆深先回房洗了个澡,随后去了书房。



        ......



        一个多小时后,顾眠来敲门,“不是叫你在床上趴着吗?”



        厉霆深合上电脑,“有点事情处理一下。”



        “吃饭了。”



        “好。”



        两个人来到餐厅,三菜一汤,虽然卖相比不上外面的,但顾眠做的菜一直很合厉霆深的胃口。



        两个人边吃边聊天,夜幕在他们的欢声笑语中慢慢落下。



        顾眠白天工作忙,没什么时间运动,晚上有空会在家里的健身房锻炼身体。



        厉霆深开门进去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顾眠穿着瑜伽服练瑜伽的身影。



        贴身的面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腰肢更是暴露在外面。



        顾眠偏瘦,但是身材比例很好,腰细腿长,皮肤还白得发光。



        她在完成一个高难度动作,令厉霆深忍不住浮想联翩。



        男人喉结一滚,急忙关上门。



        再看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



        厉霆深回到床上,拿起一本书翻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好不容易看进去了,可顾眠却偏偏这个时候开门进来,“霆深,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她身上依旧穿着瑜伽服,白皙纤细的腰肢露在外面,刺激着男人的视觉神经。



        厉霆深喉结一滚,“什么事?”



        “经过上次被绑架的事情后,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弱了,想学点防身术,你能帮我找一个老师吗?”



        “你不需要。”厉霆深道,“我会保护你。”



        “我又不是你的挂件,不可能24小时挂在你身上。”顾眠坚持自己的想法,“用不上最好,但万一真遇到什么危险,能够保护自己一次就算值了,你说对不对?”



        “可是教防身术的一般都是男人。”



        女生练习防身术主要是为了对付男人,由男教练教学更具有实战性。



        而教学过程中的肢体接触会非常多。



        顾眠明白了,某人这是占有欲又出来作祟了。



        但她还是想争取,“可是我觉得学这个很有用......要不然你找个女教练来叫我吧。”



        厉霆深挑眉,“真这么想学?”



        顾眠捣头如蒜,“嗯!”



        “那我来教你。”



        “你?”



        “怎么,觉得我教不好你?”



        “不不不。”顾眠急忙解释道,“我是觉得你太优秀了,而我未必是一个聪明的学生,怕你教得一肚子火。”



        厉霆深低笑出声,“厉太太还挺有自知之明。”



        顾眠撇撇嘴,她其实只是谦虚一下。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开始教学。”厉霆深眸光渐深,“只是厉太太,你是不是得先交点学费,嗯?”



        “行啊。”顾眠爽快答应,“尽管开价。”



        “这么大方,那我不客气了。”



        顾眠刚想问他要多少,男人突然凑过来,吻住了她的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