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18章 你要养我

第118章 你要养我

        尹落雪立刻防备了起来,“宏宣,这里没有摄像机吧?”



        “没有。”



        “那就好。”尹落雪如实道,“我讨厌死顾眠了,所以那晚趁着厉家没有人,故意从楼上摔下来,栽赃说是她推我。”



        “为了把她送进监狱,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呢,还吃下了麻痹神经的药物骗过路朗先生,造成神经受损导致下半身瘫痪的假象。”



        厉宏宣笑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倒是有几分像我。”



        “所以我们才会相互吸引。”尹落雪的腿在他某处蹭着,“你说是吗?”



        厉宏宣喉结一紧,“小妖精,我一会儿还有个会。”



        尹落雪娇嗲的嗓音勾人,“是开会重要,还是让我伺候你重要啊......”



        厉宏宣眼神一暗,“那得先让我看看你的表现才能知道。”



        两个人又滚作一团,尹落雪的呻吟声很快响起......



        ......



        顾眠在家休养了两天,身体彻底痊愈,跟厉霆深一起去厉家看望厉老夫人。



        厉老夫人一眼就看见他们牵着的手,笑得比花还灿烂,“好好好,奶奶总算是安心了。”



        顾眠有点不好意思,挣脱开厉霆深的手,去给厉老夫人把脉。



        “奶奶,您肝经有点堵,心情不好吗?”



        “出了这档子事,老夫人的心情能好吗?”一旁的张妈汇报道,“大少奶奶您不知道,老夫人这两天夜里都失眠了。”



        厉老夫人拉着顾眠的手,“现在好了,看见你们和好,奶奶的心情自然会好起来。”



        “奶奶,您虽然身体康健,但已经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了,既然如此,就不要为一些事情伤神,养好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你说的没错,我是该好好颐养天年,不过这个家我是不想待了。”厉老夫人嫌弃道,“一看到隔壁尹家,我就想起宏宣和尹落雪。”



        顾眠失笑,“那就搬去跟我们一起住吧,我还能照顾您。”



        “真是好孩子,不嫌弃我这个老太婆。”厉老夫人摸着她的脸,“但是奶奶可不能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怎么会呢?住在一起并不会打扰我们的。”



        “我想出去度个假。”厉老夫人道,“霆深爷爷年轻的时候很喜欢江南水乡,我在那边买了房子,准备去住一阵子。”



        “可是这么远,我们不放心。”



        “傻孩子,奶奶出门不仅有张妈,还有其他佣人和保镖,连营养师和医生都带着的,绝对万无一失,你不用担心。”



        张妈也道,“是啊大少奶奶,出去散心对老夫人的身体大有好处。”



        “那您一定要保重身体,想我们了就给我们打电话,想回来了我们去接您。”



        “好。”



        厉霆深的手机突然响起,他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道,“奶奶,我要带顾眠出去一趟。”



        “去吧,奶奶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眠丫头。”



        “知道了。”



        等坐上车后,顾眠才问道,“霆深,刚刚是谁打来的电话?”



        “柳妈,我妈在闹自杀。”



        顾眠的神色变得不安起来。



        厉霆深其实很孝顺他的母亲。



        所以以前外婆总说,他只是性格冷了点,孝顺的人本质不会差,很放心把顾眠交给他。



        可偏偏柳清俞的情况让人省不了心。



        两个人走进医院vip病房的时候,柳清俞正在发脾气,“滚!都给我滚!”



        厉霆深走上前,沉着脸道,“闹够了没有?”



        柳清俞的脸消瘦了不少,脸上挂着两道明显的泪痕,应该是没少以泪洗面。



        她看见厉霆深,眼泪又涌了出来,“霆深,妈妈求求你,让我死......”



        厉霆深蹙眉,“又出什么事了?”



        柳清俞恨得直咬牙,“你爸已经在着手给何美茹办理保外就医,可见有多宠着尹落雪那个小贱人!”



        “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厉霆深道,“你不是答应要跟他离婚了吗?”



        “我不离婚!”柳清俞愤恨地开口道,“离婚不就是给那些贱女人让位置吗?我凭什么离婚!凭什么痛苦的人是我?凭什么!”



        “他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舍得放手,所以你的痛苦是你给自己的。”



        “霆深,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柳清俞哭诉道,“那天我可是成全了你的,在妈妈心里,你比他更重要,但妈妈就是不甘心......”



        “我说过,你其实没有选择的权利。”厉霆深看着她,“不管你怎么选,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就不懂,你为什么不要厉氏集团?”柳清俞控诉道,“厉氏集团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你,你什么都不要离开了,集团落在你爸手里,他只会更得意更肆无忌惮,你为什么要助纣为虐,让我们陷入这么被动的境地!”



        “现在你爸要什么有什么,蜂拥而上的女人更多了,而你有什么?柳家的产业都在你舅舅手里,就算交给你,也抗衡不了现如今的厉氏集团的!”



        柳清俞看见他身后的顾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要是娶到个娘家有背景的妻子,说不定还能助你东山再起,可偏偏又娶了她,什么都帮不上你!”



        顾眠顿时难堪极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



        “对了。”柳清俞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已经到了,你们领离婚证了吗?”



        顾眠正想着怎么婉转地告知她这件事,手突然被握住。



        她低头,看见厉霆深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手。



        厉霆深郑重开口道,“我们不会离婚。”



        柳清俞拧眉,“顾眠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忘记她怎么抛弃你了?”



        “那是个误会,她是被厉宏宣逼迫威胁的。”厉霆深解释道,“我现在把真相告诉你,以后不许用这件事为难她。”



        柳清俞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是误会就好,不然我跟她没完!”



        “要斗那些女人,也得先养好身体,寻死觅活他不仅不会心疼你,还会更加看轻你。”



        厉霆深说完,直接牵着顾眠的手离开。



        他去办公室跟医生交代了几句,只要能保证柳清俞的身体健康无虞,必要的时候可以给她用上镇定剂控制情绪。



        ......



        从医院出来,顾眠一直没说话。



        “怎么了?”



        今天厉霆深自己开了辆跑车,趁着等红灯的时间,他握住身旁女孩的手,“妈的话让你不高兴了?”



        “没有。”顾眠道,“我就是有点担心她。”



        柳清俞怎么对她不重要,厉霆深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他刚刚护着她表明立场,对她来说这就够了。



        “她不会有事的。”厉霆深转正视线继续开车,“最坏的结果就是咬破舌头,几天不能好好吃饭。”



        顾眠只觉得唏嘘。



        爱一个人本身没有错,但柳清俞很明显是爱错了人,而且她一直不肯放过自己,才会活得这么痛苦。



        “顾眠,你是不是要去上班了?”厉霆深转移了话题。



        “嗯,明天就要去了。”



        “那我负责接送。”



        顾眠欣然接受,“也行啊,反正你不用上班,每天开车出来兜兜风,顺便接送我。”



        厉霆深问道,“我没有收入,你就真的不怕吗?”



        “你没有收入,我有呀。”顾眠认真道,“我赚的钱虽然跟你之前的收入没法比,但我相信只要不奢靡是足够花销的。”



        “所以厉太太的意思是要养我?”



        顾眠失笑,“也不能这么说,我赚的钱是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你本来就有份的。”



        厉霆深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发心。



        他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要花女人的钱。



        不过被顾眠养着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



        翌日一早,厉霆深准时送顾眠去上班。



        他目送顾眠进了中医堂,刚要离开,厉老夫人的电话便打来了,要他去一趟厉家。



        跑车在厉家外停下,厉霆深刚下车,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霆深哥......”



        厉霆深眸光一寒,转身看着脚踩高跟鞋朝他走来的尹落雪。



        尹落雪来到他面前,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满是歉意,“霆深哥,对不......”



        她的话还没说完,脖子突然被厉霆深死死掐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