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04章 直接吻他

第104章 直接吻他

        顶楼vip包厢。



        厉星泽敲门进来,看见厉霆深一个人在喝闷酒。



        “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厉霆深不耐烦的道,“有事?”



        “今晚不是婚前party吗?我来玩会儿,楼下很热闹,你不去吗?”



        “没兴趣。”



        厉星泽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明明是你和落雪的主场,结果你们两个都不在,落雪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对了,听说刚刚顾眠来了,来祝福你和落雪的。”



        厉霆深的脸倏地冷了下来,“你说什么?”



        厉星泽喝了一口酒,“顾眠来参加你们的婚前party,祝福你们啊,好多人都看到听到了。”



        话落,厉星泽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他转头,看见厉霆深的脸色格外难看。



        厉星泽刚想开口,房门突然被敲响,程序走了进来,恭敬颔首,“厉总,有件事我想跟您汇报一下,是关于太太的......”



        “她的事情与我无关。”厉霆深冷声打断了他的话。



        “没错。”厉星泽附和道,“像这种忘恩负义的女人,就不配被提起,以后她的事不用跟我哥汇报了。”



        “是。”



        程序刚要转身离开,身后突然传来厉霆深低沉冷漠的声音,“是急事吗?”



        “是。”程序汇报道,“五分钟前,裴谨川跟太太在楼下的电梯口相遇,然后裴谨川把太太抱进了自己开的房间。”



        厉霆深眸光骤寒。



        下一秒,男人手里的酒杯被捏碎,鲜血从他的掌心滴落而下。



        “哥!”



        厉星泽刚要去找医药箱,却见厉霆深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



        房间里。



        躺在床上的顾眠意识模糊。



        迷迷糊糊中,只感觉身上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但下一秒,整个人又仿佛置身冰窖。



        冰火两重天的折磨令她痛苦万分。



        “难受......”顾眠浑身颤抖,伴随着哭腔,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外公外婆救我,我好难受......霆深......霆深......”



        正在拿毛巾给她擦脸的裴谨川手一顿,“你就这么爱他?”



        床上的顾眠像是听不到他的话,并没有任何回应。



        裴谨川继续给她擦脸,“顾眠,会好的,我会陪着你......”



        顾眠动了动嘴,轻声呢喃,“霆深,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顾眠,什么事?”



        裴谨川附身,想要听见她说什么。



        下一秒,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砰!”



        裴谨川一惊,倏地抬头,看见门被强行撞开,厉霆深迈着长腿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像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浑身上下透着瘆人的杀气。



        从厉霆深的角度,看见的是裴谨川俯身亲吻顾眠的画面。



        男人眸光一沉,下一秒,直接从身上掏出一把枪,对准了裴谨川。



        “砰!”



        一声枪响在寂静的楼层里显得格外刺耳。



        “厉总!”程序急忙上前按住厉霆深的手,“您冷静!”



        帝都是禁枪的,虽然厉霆深身上从未少过枪,但不代表他能这么光明正大杀人。



        更别说杀的人是裴谨川。



        程序按下枪后,心惊肉跳地望向了裴谨川。



        裴谨川缓缓转头,望向了自己的左肩。



        疼痛从肩上传来,但好在子弹只是擦肩而过,并没有嵌进肉里。



        裴谨川转头望向厉霆深,嘴角勾笑,“厉总这是干什么?”



        “你说呢?”厉霆深的嗓音犹如地狱传来,令人不寒而栗,“下一次,就不是擦破点皮这么简单了,我保证会打中你的心脏,让你连留遗言的机会都没有。”



        裴谨川站起身,“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对顾眠做了什么吧?我没你想得这么龌龊。”



        厉霆深缓缓收起枪,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将昏睡的女孩打横抱起,直接离开。



        程序立刻跟上,“厉总,您的伤还没好,要不我来抱吧。”



        厉霆深没有说话,但程序已经知道了答案。



        厉霆深的包厢里有独立的休息室,他把顾眠放在床上抬手摸了下她的额头。



        滚烫。



        厉霆深闭了闭眼,沉声吩咐,“找医生。”



        “是。”



        厉霆深去浴室拿来毛巾,敷在顾眠的额头上。



        “难受......”顾眠迷迷糊糊地开口,“好难受......”



        厉霆深冷声道,“醒了就给我滚,我没空在这跟你耗!”



        顾眠艰难地睁开眼睛,恍惚中感觉自己看到了厉霆深,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



        厉霆深眉心微蹙,“顾眠,你装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给谁看?”



        他起身就要走,下一秒,手突然被她紧紧握住。



        她发着烧,连掌心都是温热的。



        厉霆深指尖一颤,冷冷地看着她,“顾眠,你想干什么?松手。”



        顾眠死死抓着他的手不肯放手。



        “我叫你松手。”厉霆深掰开她的手,可下一秒,顾眠便再次握住了他。



        还没等厉霆深反应过来,顾眠突然用力将他往前一拽。



        厉霆深猝不及防,直接扑在她的身上。



        男人脸色骤沉,“顾眠,你干什么?”



        顾眠抬起头,直接吻住他的薄唇。



        厉霆深浑身一僵。



        她的呼吸滚烫,唇上的温度似乎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连他的体温都须臾间升高。



        厉霆深喉结一滚,抬手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开,“顾眠,你看清楚,我不是裴谨川。”



        顾眠烧得迷迷糊糊,隐约中只听到裴谨川的名字,下意识地跟着重复,“谨川......谨川......”



        厉霆深感觉被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双冰冷的铁掌狠狠攫住,一股痛意须臾间席卷了他所有的神经。



        随之而来的,还有熊熊燃烧的怒火。



        他后悔刚刚那一枪没打在裴谨川的胸口!



        厉霆深抬手捏住他的下巴,“顾眠,你就这么爱他?”



        顾眠感觉到痛意,视线聚焦,再次看见厉霆深的脸,眼泪流得更凶,“霆深,对不起......”



        厉霆深以为她是因为承认而道歉,脸色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顾眠,你可真行......”



        他看着眼前这张绝美的脸,想起刚刚她和裴谨川亲密的一幕,眼底迸射出森森寒意,“你想要孩子是吗?我给你!”



        话落,厉霆深便俯身,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