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75章 霆深出事

第75章 霆深出事

        沙发上,厉霆深静静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顾眠走上前一看,厉霆深的脸色比刚刚她离开时还要苍白,额头上还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看样子的确是疼得厉害了。



        顾眠走上前,在他身旁坐下,拉起他的手把脉。



        “厉霆深,你没吃晚饭?”



        男人没做声,只是薄唇抿得更紧了。



        顾眠松开他的手,下一秒,手腕就被一个大力道握住。



        厉霆深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她,“你又要走?”



        顾眠无奈,“我拿手机,给你点外卖。”



        厉霆深这才缓缓松开自己的手。



        顾眠先拿出手机下单,旋即去药房找了点草药,拿开水泡开,“把药喝了。”



        厉霆深一闻到味道就开始皱眉,“很难闻。”



        “对,也很难喝,不喝的话你就疼着吧。”



        厉霆深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过去。



        他等药晾凉一些,一口气喝完。



        外卖很快到了,顾眠点了清淡的粥和几个生煎,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吃了赶紧走,记得把门带上。”



        顾眠起身,转身刚要离开,就被厉霆深叫住。



        “顾眠。”



        顾眠停下脚步,没有回头。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你真的下定了决心要离开我吗?”



        顾眠扯了扯唇角,想说点什么,却又发现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是。”



        她回答得斩钉截铁。



        ......



        顾眠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一直在做梦,梦见她嫁给厉霆深后的点点滴滴,最后,梦境里全是他拽着她去给尹落雪输血的场景。



        “不要!”



        顾眠从噩梦中惊醒,看见窗外的天色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顾眠再也没有了睡意,索性起床洗漱,换好衣服去了前院。



        厉霆深已经走了,但茶几上的外卖却是一口都没动过。



        顾眠把茶几收拾好,把垃圾带出去扔掉,顺便去买早餐。



        上午她去了一趟裴家看小宝。



        小宝的躁郁症发作是因为佣人打扫房间时无意中碰坏了他的玩具,裴谨川要请心理医生干预,想请顾眠帮忙做小宝的思想工作。



        顾眠陪小宝玩了会儿,下楼找裴谨川,“裴先生,你的提议我想过了,我不建议直接给小宝进行心理治疗。”



        “为什么?”裴谨川问道。



        “我问过了,被弄坏的是小宝最喜欢的玩具,不说是小孩子,哪怕是我们大人,喜欢的东西被人弄坏,都会生气的。”顾眠心疼不已,“小宝的躁郁症虽然犯了,却没有像上次在医院对尹落雪动手那样对女佣动手,只是生气地吼她,说明在小宝心里,也知道不能对女佣动手,他只是那一瞬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你每天忙着上班,而小宝需要高质量的陪伴,其实我相信,只要你在身边好好引导,小宝的躁郁症是能慢慢改善的。”



        裴谨川按着眉心,“可是你知道,我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24小时围着小宝转。”



        顾眠想了想,道,“照顾小宝的女佣是你从海城带来的,她照顾得很好,但毕竟年长一些,只能照顾衣食起居,不能很好地跟小宝沟通和心理疏导。”



        “我建议你找两个有少儿心理辅导方面的育儿嫂,这样既可以照顾小宝,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遇到情况时有效地引导他。”



        “你说的也是之前心理医生建议的,但是顾眠,小宝非常抗拒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人,你是唯一的例外。”



        顾眠点点头,“这样吧,你先找人,找到合适的再由我引荐给小宝,这样的话,接受度或许能有所提高。”



        “这个主意好,就照你说的办!”



        裴谨川留顾眠吃午饭,顾眠也好久没陪小宝吃饭了,便没有拒绝。



        饭刚吃完,厉老夫人的电话便打来了。



        “奶奶,您找我啊?”



        “眠丫头。”厉老夫人带着哭腔的嗓音传来,“霆深出事了,你能来云悦湾一趟吗?”



        顾眠一怔,“奶奶,霆深出什么事了?”



        “你先过来再说,好吗?”



        “好!您先别急,我马上过来!”



        顾眠匆匆跟裴谨川告别,赶去了云悦湾。



        二楼主卧,厉老夫人和厉星泽都在,尹落雪坐在轮椅上抽泣,几个医生围着床上昏迷的厉霆深急得焦头烂额。



        “奶奶,出什么事了?”顾眠问道。



        “你还有脸问!”厉星泽气不打一处来地质问道,“我问你,昨晚你对我哥做了什么!”



        “我能对他做什么?”顾眠反问道。



        “奶奶,你看她这是什么态度!”



        厉老夫人道,“眠丫头,今天早上霆深没有去上班,打电话也没人接,程序找到家里来,才发现他已经昏迷在床上,高烧不退。”



        顾眠蹙眉,“奶奶,昨晚霆深是去中医堂找我了,他应该是没吃晚饭,胃有点不舒服,我给他喝了药,应该是不会再疼了的,只是我点的外卖他一口都没有吃,我不知道他会发烧,最起码在中医堂我给他把脉的时候,他是没有发烧的。”



        “你还挺能推卸责任!”厉星泽恼怒道,“我哥仅仅是昨晚去找你吗?他一连好些天,每天晚上都守在中医堂外面,你会不知道?”



        顾眠怔住,不敢置信地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



        厉星泽的控诉还在继续,“我哥前阵子就一直在发烧,好不容易恢复了,天天在中医堂外守着,就睡在车里,能休息得好吗?昨天晚上他从中医堂出来,甚至都没上车,在外面抽了一晚上的烟,所以才会病成这样!顾眠,我哥要是出点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顾眠彻底怔住。



        厉霆深每天都在中医堂外过夜?



        所以那天她看见的那辆停在马路对面的劳斯莱斯,真的是厉霆深的?



        顾眠艰难地回过神来,开口道,“奶奶,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也没有让他这么做。”



        “你这是什么话?”厉星泽质问道,“你的意思是,是我哥自作多情每天晚上去守着你,他病成这样是他活该咯?”



        顾眠唇角微抿,“你非要这么理解也没什么问题。”



        “你......”厉星泽被气得不轻,“顾眠,你有没有心!换成别的女人能被我哥这样对待,早就烧高香酬谢神明了,你倒好,居然还能说出这种没良心的话!你现在赶紧去给我哥治病,治好了我还有可能原谅你,要是治不好,我哥留下后遗症什么的,我跟你没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