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33章 等你睡觉

第33章 等你睡觉

        顾眠吓得连连往后退去,直到后背撞到墙上,退无可退。



        厉霆深走到她面前,看着她这副窘迫紧张的样子,忍不住低笑出声,“厉太太,你在想什么呢?我只是单纯肚子饿了......还是你希望我是别的地方饿?”



        “我没这么想!”顾眠略显尴尬,“肚子饿了不会让杨妈给你做点吃的?”



        “杨妈请了假,这几天都不会在。”



        “那你点外卖。”



        话音刚落,顾眠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咕作响。



        宴会上的食物虽然精致可口,但她还真是没吃饱。



        “看样子,厉太太也饿了。”厉霆深打趣道。



        顾眠犹豫了一下,还是下了楼。



        她倒是想省事点外卖,但现在怀孕了,还是应该吃得健康点。



        冰箱里食材充足,顾眠准备简单煮两碗面。



        厉霆深倚靠在料理台,静静看着专心煮面的女孩。



        她卸了妆,却一点也没有影响颜值,脸蛋干净透亮,美得张扬。



        顾眠注意到他的视线,转身下面的时候开口道,“出去等吧,马上就好。”



        “我在这陪你。”



        顾眠没再坚持,十几分钟的时间,一碗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就出锅了。



        她现在吃不了一点油腻的,这样清淡开胃的最适合。



        乔绾绾正认真吃着面,裴谨川的电话打了进来。



        她以为是小宝出事了,急忙接起,“裴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小宝还没醒,但医生说一切正常。”



        “那就好。”乔绾绾松了一口气,“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关于今天尹落雪说的话。”



        顾眠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沉默两秒钟,开口道,“抱歉裴先生,我的确对你隐瞒了我的坐牢史,但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从来没有做过有愧于你的事情。”



        “我知道。”裴谨川道,“今天尹落雪当众说出这件事的时候,我因为小宝出事,没能第一时间站出来为你说话,我很抱歉。”



        顾眠急忙道,“裴先生,千万别这么说,你本来就没有义务站出来为我说话的。”



        “顾眠,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坐牢,但我想告诉你,我相信你是个好人,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自卑,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你应该拥有最美好的未来。”



        顾眠忍不住扬起笑脸,“裴先生,谢谢你。”



        “无论你过去经历过什么,我们永远都是朋友,你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义无反顾。”



        顾眠眼底氤氲着雾气,“裴先生,你的善意是对我最好的帮助,真的谢谢你。”



        “不要难过,早点休息,明天见。”



        “嗯,明天见。”



        顾眠挂上电话,感觉到一道凌厉的视线,一抬眸,便看见厉霆深阴沉如水的脸。



        她没理会他,继续低头吃面。



        两个人几乎同时吃完各自碗里的面,顾眠把碗筷拿进厨房洗了,再把厨房清理干净才上楼。



        走进主卧,刚洗完澡的厉霆深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顾眠去浴室刷牙,出来的时候,厉霆深靠在浴室门边的墙壁上,看样子是在等她。



        顾眠蹙眉,“有事?”



        “等你睡觉。”



        “不是说好你睡客房的吗?”



        “我有说我要一直睡客房?”男人不答反问。



        顾眠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低气压,没有多说什么,“你早点休息,我去客房睡。”



        “站住。”厉霆深拉住她的手腕,“跟裴谨川的感情好到要跟我分房睡?”



        顾眠转头看着他,“他又怎么惹你了?”



        “大半夜给我太太打电话,把你感动得都要哭了,这不算惹?”



        顾眠当然没开免提,但他从她说话的内容,就猜到裴谨川跟她说了什么。



        他的老婆,需要裴谨川来安慰?



        顾眠有点无语,“裴先生只是给我打了个电话而已。”



        “大半夜跟别的男人聊得这么起劲,是你作为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



        顾眠淡淡一笑,“那你整天跟尹落雪混在一起,跟她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还多,是作为一个丈夫该做的事情?”



        “顾眠,你出息了,学会现学现用了。”厉霆深沉沉地看着她,“你听好了,从现在起,不许再跟裴谨川有任何接触。”



        “要不要跟他接触,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无权干涉。”



        厉霆深眸光一凛,“你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也是一样。”



        厉霆深胸口的怒火被彻底点燃。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几步走到了床边。



        顾眠能感觉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心里一慌,急忙道,“你敢碰我,我现在就给奶奶打电话。”



        厉霆深勾唇,笑意止在了眼角。



        他把她放到床上,欺身而上将她禁锢在身下。



        “你现在就打,我不介意让奶奶全程听着。”



        顾眠又羞又恼,“厉霆深!”



        “你可以偶尔任性,小女生的特性也好,婚姻的调剂品也罢,但不代表可以一直任性,甚至挑战我的底线。”厉霆深看着女孩羞红又恼怒的脸,一字一句地开口道,“你以为这个厉太太可以当得这么随心所欲?你以为嫁给了我,有些事还可以是你自己的事,嗯?”



        顾眠还没开口,便被他吻住了唇。



        他激烈地吻着她,指尖一动,一粒一粒地解开她的睡衣纽扣。



        顾眠仰着头,越是抗拒他,他就吻得越用力。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只能被迫迎接他的吻,试图平息他的不悦。



        可这一举动像是彻底刺激到了厉霆深,他抱着她翻了个身,一转眼的功夫,她的睡衣和他的睡袍都被扔在了地上。



        顾眠颤抖着开口,“霆深,不要......”



        厉霆深并不准备放过她,在顾眠毫无还手之力的反抗中要了她。



        昨晚那一次远远不够,今天在季家偏厅他又理智得硬生生忍住,这会儿根本不顾她的哭叫求饶,只想跟着心和身体去占有她。



        他早就警告过她的,离裴谨川远一点,但她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尤其是想到她刚刚接电话时,眼里的泪水和脸上的感动都是因为裴谨川,他就忍不住烦躁。



        厉霆深要了两次,见顾眠实在抗拒哭着求饶,第二次的时间还刻意控制了。



        事后。



        顾眠浑身汗津津的,缩在被子里,久久没从颤栗中回过神来。



        厉霆深点燃了一根烟,但很快被女孩哑着嗓子叫停,“不许抽烟!”



        鬼使神差的,厉霆深把刚点燃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翻身抱住了她,“我没不抽烟,不哭了,好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