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28章 戴绿帽子

第28章 戴绿帽子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闻到了浓浓的挑衅味道。



        但结合刚才厉霆深的话,又感觉哪里不对。



        厉霆深结婚三年,可这三年里尹落雪也没有撇清过跟他的关系,对外还是把自己当做厉家大少奶奶的。



        啧啧。



        如果不是厉霆深纵容,那就是她不要脸了。



        尹落雪并没察觉到别人看她的眼神已经有点变味了,故作不经意地开口道,“顾眠,你怎么没给季总季太太准备礼物啊?这也太失礼了......不过你很少参加这样的场合,也不能怪你。”



        在场的人越听越不对劲,这是明着挑衅正宫了。



        不过尹落雪敢这么挑衅,再看这个厉太太不声不响的样子,一看在厉家的地位就不高,最起码家世没有比尹落雪要好。



        豪门结婚,最看重的是家世,门当户对才能强强联手,彼此更上一层楼。



        既然没有家世,那应该就是真爱了。



        可尹落雪这么挑衅,厉霆深都没吭声,看样子也爱不到哪里去。



        顾眠虽然没准备理会尹落雪,但没带礼物的确是失礼了,厉霆深根本没告诉她今天参加的是人家的结婚纪念日,不然她会提前准备礼物的。



        顾眠正准备开口表示歉意,便听见季太太道,“尹小姐说话也太难听了,别说厉总一早就派人送来了他和厉太太精心准备的礼物,就算是真没送礼,你也不至于说这样的话,我们季家不缺这么一份礼物。”



        尹落雪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季太太把尹落雪的礼物随手递给佣人,拉起顾眠的手,道,“再说了,厉太太向来深居简出,今天能出动来我家,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就算没带礼物又何妨?”



        季太太向着顾眠的意思很明显,也给足了她面子。



        尹落雪暗暗咬了咬牙,脸上始终挂着得体的微笑,但已经略显僵硬,“是我误会了,顾眠,不好意思。”



        “走,咱们吃东西去。”季太太拉着顾眠的手离开。



        两个人来到自助餐区,顾眠道谢,“多谢季太太帮我解围。”



        “我只是实话实说,厉总的礼物我一早就收到了,送来的人还说是他和太太一起挑选的,只是我和老季那会儿还以为厉太太是......”



        “是尹落雪,对吗?”顾眠笑着说出她不好说出来的话。



        “看样子你们三个人之间还真有事?”季太太难掩愠怒,“我看那个尹落雪就不是好东西,说话茶里茶气的,你也别太软弱,你是堂堂正正的厉太太,对付这种狂蜂浪蝶就不能手软。”



        顾眠笑笑,“厉太太只是一个名分,跟真爱是不能比的,但还是谢谢季太太为我打抱不平。”



        “我就是看不惯这些挤破脑袋当三的女人,做什么不好,非要做小三。”季太太摆摆手,“罢了,不说这些了,你先吃点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斗小三。”



        顾眠虽然没打算斗尹落雪,但也的的确确是饿了,拿了点吃的,找位置坐下用餐。



        不远处,尹落雪委屈巴巴地看着厉霆深,“霆深哥,我刚刚明明没有说错什么,季太太为什么针对我?”



        厉霆深淡声道,“下次先问清楚再说话。”



        尹落雪气得不行,但又只能忍住,“参加这样的场合你怎么不叫我,反而带顾眠来啊?她要是闹出什么笑话,会丢你的脸的。”



        “你在住院,而且奶奶下了命令,一定要带她出席。”



        尹落雪后槽牙都要咬碎了,又是那个死老太婆,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厉总。”



        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尹小姐也在。”



        “路朗先生。”尹落雪乖巧地打了招呼,“您也来了。”



        “我给季总的母亲治过病,所以熟识。”路朗问道,“尹小姐最近身体怎么样?”



        “老样子,不过喝了您开的药方,精神好多了。”



        路朗点点头,“只要能找到我师兄路明,你的病一定能好起来,而且你的腿也有希望站起来。”



        尹落雪灿烂一笑,“霆深哥一直在帮我找。”



        “我也一直在打探我师兄的下落,只是可惜,一直没有消息。”



        “多谢路朗先生为我费心。”



        “应该的。”



        厉霆深很快被人围住敬酒,尹落雪想陪在他身边,奈何坐着轮椅,很快就被挤出外围。



        她转头,看见几个富太太正围着顾眠恭维,一直夸她漂亮。



        尹落雪顿时更生气了。



        突然,一道软糯稚嫩的嗓音响起,“妈妈!”



        众人一看,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小男孩跑了进来。



        这样的场合有孩子很正常,但令人诧异的是,小男孩直接朝着顾眠跑去,一只手打着石膏,用另一只手抱住了她。



        众人纷纷诧异,厉霆深结婚三年,但这个小男孩看上去应该有四五岁了,难道是奉子成婚?



        顾眠看见小宝也意外了一下,急忙蹲下来问道,“小宝,你怎么来了?你今天穿得真帅!”



        “爸爸说带我来参加宴会,没想到会看到妈妈。”小宝转头朝着裴谨川招手,“爸爸,妈妈也在这里!”



        在场的人看见裴谨川,顿时傻眼了。



        裴谨川跟小宝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用想就知道是亲生父子。



        但小宝又叫厉太太妈妈。



        好乱。



        裴谨川走到小宝面前,提醒道,“小宝,这是顾眠阿姨,不是妈妈。”



        小宝认真地纠正道,“这就是我妈妈,妈妈每天都陪着我,她最爱我了!”



        尹落雪下意识地望向厉霆深,见他的脸色早已阴沉如水,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她就知道,顾眠这种自带衰运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惹事的。



        尹落雪强压下嘴角的笑意,操控轮椅上前,大声道,“顾眠,你怎么回事呀?居然把他们父子叫来,你是想让霆深哥当众难堪吗?”



        话落,在场的人都纷纷注意到厉霆深难看的脸色。



        这场面,堪比修罗场。



        顾眠站起身,摸摸小宝的头发,微笑道,“我跟裴先生又没有见不得人的关系,有什么难堪的。”



        “你这话说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叫你妈妈,但又不是霆深哥的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霆深哥被绿,喜当爹了呢。”



        顾眠转身看着她,“我和小宝是什么关系,你不是最清楚吗?口口声声在意你的霆深哥,就应该帮他解释清楚,而不是在这里说这些话引导别人猜测。”



        尹落雪嗤笑出声,“你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却要我给你解释,你疯了吧?”



        “我看是你疯了。”顾眠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信不信我告你诽谤。”



        “告我?就凭你?”



        “我告不了,但裴先生告得了,你是不是忘了你被打成猪头的样子了?”



        尹落雪震怒,“你闭嘴!”



        顾眠笑笑,“想往我和裴先生身上泼脏水,也请拿出实证,小孩子喊一句妈妈,你就觉得我跟裴先生有什么,那小宝喊你一声乖孙,你是不是还得管他叫爷爷?”



        “你......”尹落雪的脸都气白了。



        小宝认真地开口道,“妈妈,我不想要这样的乖孙。”



        一旁的季太太实在没忍住,顾不上优雅,“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尹落雪顿时更难堪了,气急败坏地就抬手要去打小宝。



        顾眠眼疾手快,立刻护住小宝,尹落雪的巴掌落在了顾眠的身上。



        “尹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季太太不悦道,“裴总是我们家的贵客,你居然当着我的面打裴小少爷,你是仗着什么身份,才敢在这里放肆。”



        尹落雪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急忙开口道,“抱歉季太太,我是太生气了,我没想真打他......”



        裴谨川走上前问顾眠,“没事吧?”



        顾眠摇摇头,“没事。”



        裴谨川这才望向尹落雪,眼底漫出阴冷的寒意。



        尹落雪吓得一颤,“霆深哥......霆深哥救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