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25章 想欺负她

第25章 想欺负她

        爱”厉霆深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般,直接冷笑出声,“我们这场婚姻的基调是利益交换各取所需,什么时候跟爱搭上关系了?你嫁给我的时候要的是钱,是厉家给你外婆治病,现在外婆死了,你立刻提出离婚,离婚的理由是我没有给你爱,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顾眠指尖轻颤,心脏像被什么利器狠狠穿透,疼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



        她是很可笑,在厉霆深的心里,她是贪图厉家的医疗条件给外婆治病才会嫁给他的,他们的婚姻与爱无关,她也永远别想在这场婚姻里奢求爱。



        厉霆深继续道,“顾眠,你是奶奶为我选的妻子,所以我接受了。虽然我们之间只能算是合作关系,但这段关系什么时候结束,由我说了算,明白了吗?”



        顾眠苦笑。



        她如果现在跟他说,她爱了他十年,他也不会信的吧。



        暖色灯光下,顾眠看着面前这张爱了十年的脸,“你接受我,真的是因为我是奶奶选的吗?难道不是因为我是熊猫血,能给尹落雪输血?”



        厉霆深拧眉,沉沉地看着她。



        “霆深,我不会再给尹落雪输血。”顾眠决绝地开口道,“死也不会。”



        手机突然响起,厉霆深拿起接听,“奶奶。”



        “你们两个还没睡吧?我给你们炖了补汤,现在就给你们送过去。”



        厉霆深道,“已经睡下了。”



        “那我也得过去,不说了,我已经出发了,一会儿见。”



        厉霆深挂上电话,望向顾眠,“你听见了。”



        顾眠闭了闭眼,妥协道,“我跟你回去,但我要睡客房。”



        “好。”



        顾眠简单收拾了一下,跟着厉霆深回了云悦湾。



        好在她离得近,比厉老夫人先到。



        两个人回到主卧,刚换上睡衣,厉老夫人便敲门进来了,“眠丫头?”



        “奶奶。”顾眠甜甜地应了声,“您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奶奶睡不着,给你们送汤来了,快趁热喝。”



        “谢谢奶奶。”



        顾眠坐在小桌子前,一边喝着汤一边跟厉老夫人聊天。



        沙发上的厉霆深看着她们两个有说有笑的样子,不由恍惚。



        以前,顾眠也是这么热情地对他的。



        他还记得自己车祸后苏醒,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顾眠。



        她正在给他擦身,见他醒来,激动得不知所措,立刻喊人。



        而他看见一个陌生女人给自己脱衣服擦身,当场发了脾气质问她是谁。



        奶奶赶来解释,说这是给他娶的冲喜新娘,并且把他的苏醒归功到顾眠身上。



        她很乖巧,平时安安静静的,从不吵闹,哪怕有时候厉星泽给她气受,也是一声不吭地逆来顺受。



        他不喜欢住在厉家老宅,人多难免吵闹,身体完全恢复后便搬回了云悦湾。



        顾眠自然要跟着。



        每天下班回来,她都站在门口等他,笑盈盈地问他工作累不累。



        他的回答总是很冷淡,但她却乐此不疲。



        好几次他加班没打电话回来通知,她直接在沙发上等到睡着。



        后来也不知道他抽了哪根筋,交代助理以后再加班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回家告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她的存在。



        她就像一个把他伺候得无微不至的佣人,只是比起普通的佣人,明显上心了不少。



        他想,人总是习惯被照顾的吧。



        他们之间关系的转折点是在搬回云悦湾两个月后,那天是尹落雪的生日,他被多灌了几杯酒。



        回家的时候,顾眠从沙发上醒来。



        为了给尹落雪过生日,他提前下班离开,助理不知情,以为他回家了,就没打电话回来通知。



        顾眠问他怎么喝酒了,他没隐瞒,直接说是尹落雪的生日。



        她怔了一下,明明很委屈,但还是问他难不难受,忙着去给他煮醒酒汤。



        他突然就想欺负她,抱着她在沙发里亲。



        她又紧张又害羞,脸蛋红得想番茄,莫名可爱。



        他突然不想控制自己,抱着她上了楼。



        那一夜,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失控。



        第二天醒来时,顾眠羞得不敢直视他,低着头轻声说,她知道他昨晚只是喝醉了,她不怪他。



        但是当天晚上,他再一次要了她,在没有喝酒的前提下。



        她像是不敢置信般地看着他。



        她的眼睛太过干净清澈,让他感觉自己在犯罪。



        他抬手遮住她的眼睛,再次深深占有......



        “霆深......霆深?”



        厉老夫人的声音,拉回了厉霆深的思绪。



        他抬眸望向厉老夫人,“奶奶,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该不会是在想眠丫头吧?”



        顾眠笑笑,他怎么可能在想她,一定是在想尹落雪。



        果不其然,下一秒便听见厉霆深轻咳一声,“没有。”



        “行了,奶奶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休息了。”厉老夫人起身道,“你们早点睡,但是如果精力充沛想做点什么,也不是不行。”



        顾眠跟着起身,“奶奶,我送您下楼。”



        “不用,又不是找不到路,你们歇着吧。”



        等厉老夫人离开,顾眠立刻拿着自己的衣服准备走。



        厉霆深起身拉住她,“你要去哪里?”



        “我不是说了,我住客房。”



        厉霆深眸色一暗,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继而道,“你不用出去,你睡主卧,我睡客房。”



        顾眠愣神的功夫,厉霆深已经开门离开了。



        顾眠静静站了会儿,把桌子上的碗拿下楼,却没看见杨妈的身影。



        她以为杨妈已经休息了,便没有叫她,自己把碗洗了。



        ......



        彼时,市区一处普通住宅内。



        杨妈惊慌失措地护住自己的儿子,“尹小姐,求您高抬贵手,不要砍我儿子的手!”



        尹落雪坐在轮椅上,欣赏着自己刚做的美甲,“他在我表哥的赌场出老千,按理是要砍掉双手的,但我看在我们相识的面子上求情,才留了他一只手,你应该烧高香了。”



        “尹小姐,砍掉一只手,他这辈子就废了,我求求您再帮我求求情,我可以给你们钱,我去跟先生预支工资,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



        “你觉得我是差钱的人?”尹落雪挑眉,“要救你儿子也行,有件事你必须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什么事?”



        “顾眠怀孕了,对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