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海贼:海军史上最大败类在线阅读 - 第132章 嗯,这不能怪祗园

第132章 嗯,这不能怪祗园

        军舰以一种稳定而迅速的速度,破开海浪前行。

        海风清澈凉爽,白色的海鸥在天空中翱翔。

        本该舒适而享受的天气,坐在沙滩椅上的达伦却是被鹤参谋那审视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如坐针毡。

        “咳咳……或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出海执行任务吧,鹤参谋?”

        他点燃了一根雪茄,掩饰略显尴尬的表情,笑着道。

        鹤参谋把目光缓缓从达伦那一张俊美而硬朗的脸庞上收回,端起一杯刚沏好的热茶抿了一口,眯眼微笑道:

        “是的,达伦中将。”

        “说起来,我发现我们之间的沟通的确有些少了。”

        达伦脸上浮现出一抹真诚的笑容,适时道:

        “这的确是小子一直以来最大的遗憾,世人都把他们的目光放到战国大将、卡普先生和泽法老师的光芒上,可小子却知道,如果没有鹤参谋,海军本部根本难以运转。”

        “人们都说战国大将是海军中的“智将”,可他们哪里明白,真正在背后默默给海军整体发展出谋划策的,其实是您这个本部的大参谋。”

        “我在北海任职的时候,就对鹤参谋的心生向往,只可惜调到本部以来,一路任务训练不断,这才没有时间叨扰您。”

        被达伦这一连串的话打了个措手不及,鹤参谋愣了一下,旋即有些哑然: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战国老是说要把你调到他的麾下当他的副官了。”

        以她的阅历和眼界,自然一下子就听出了达伦的马屁话。

        达伦摇了摇头,诚恳道:

        “鹤参谋可别认为我说的是场面话,小子我也是曾经执掌过一个海域军务的。”

        “海军是一个庞大而繁杂的军事机构,讨伐海贼自然是海军的主要责任,主要战力诚然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参谋、后勤和调度就无足轻重了。”

        “军舰的调配、资源的分拨、军火的补给、战争的分析……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往往是决定一场战役胜负的因素之一。”

        “在北海任职的时候,我就深深意识到了这一点。”

        “在我看来,卡普先生、泽法老师和战国大将他们三人诚然值得尊敬,但是您鹤参谋……才是我们海军真正的英雄!”

        这话说出来,达伦的表情认真而诚恳,发自内心。

        “你小子……”

        鹤参谋哑然失笑,用手指了指达伦。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我可不是战国那个家伙。”

        话虽如此,但她脸上的笑容却如一朵缓缓绽放的菊花,语气中的生疏也消散了大半。

        她抿了一口茶水,眼前倏然一亮。

        “这茶叶,挺不错的啊。”

        这茶水入口芬芳,茶香四溢,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

        达伦笑道:

        “小子知道鹤参谋喜欢喝茶,所以让人特意在军舰上备了些上等的茶叶。”

        鹤参谋怔了怔,看向达伦的目光中顺眼了不少,内心因为祗园而对这小子芥蒂也消散了些许。

        与此同时,她的心中也是不由得有些感慨。

        达伦这臭小子,的确很有魅力……

        她静静地打量着眼前的海军中将。

        五官深邃的脸庞,炯炯有神仿佛藏匿着星空的漆黑眼眸,如凛冽刀锋般的双眉,仿佛精雕细琢出来的下颌线和喉结,再配上这一身笔挺合身的军服……

        把这小子身上那种潇洒不羁、狂野又肆无忌惮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

        放纵又克制,肆意又收敛,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在他的身上完美融合。

        ‘也怪不得祗园对他这么着迷……’

        鹤参谋心中叹息,忍不住暗暗摇头。

        如果是二三十年前的自己,在春心萌动的大好时光碰上达伦这小子,说不定也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形象好、气质佳、会哄人、能办事、实力强……对于一个恋爱对象来说,除了花心了一点,实在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渣是渣了点,但鹤参谋可是看到祗园卧室里……那插在花瓶里的那一束五颜六色的金属鲜花。

        听说这小子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在当地寻找一枚货币,然后用自己的恶魔果实能力制作一朵金箔鲜花送给祗园。

        这看起来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可别忘了,达伦这小子基本上每到一个新地方,都是去执行任务,在那险死还生的凶险境地下,他还记得这件事……就足以证明他对祗园的诚意和关心。

        ‘算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自己解决吧……’

        鹤参谋心中喃喃道。

        她收敛了一下情绪,进入正题,严肃道:

        “达伦小子,关于多弗朗明哥这家伙,你了解多少?”

        达伦沉吟了一下,眉头紧锁,缓缓道:

        “说实话,对于多弗朗明哥,小子我还是有点了解的。”

        “这个小鬼的性格偏执而扭曲,充满着黑暗和血腥的毁灭欲望,而且他跟正常的世界贵族大人不太一样,或许是因为童年经历的缘故,他精于算计、城府颇深。”

        “这一次他做出如此疯狂的行径,夺走了天上金,恐怕别有所图,想要以此来威胁政府方面让步。”

        达伦这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让鹤参谋暗暗点头,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这小子果然跟其他人不一样。

        不仅仅拳头强大,这脑子也是聪明至极。

        她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出,如果自己这话是问萨卡斯基、波鲁萨利诺和库赞三人的话,那三个让人不省心的小鬼到底会说出什么荒诞的回答来。

        “嗯,我也是这个判断。”

        鹤参谋点了点头。

        “这其实也是战国让我来辅助你执行这一次任务的原因。”

        “在多弗朗明哥从北海踏入伟大航道之后,我曾经率领过军舰去讨伐过他几次,只可惜都无功而返。”

        “不过……”

        说到这里,鹤参谋脸上闪过一抹无奈的苦笑。

        “说是讨伐,其实倒不如说是警告。”

        对于一个天龙人,海军能做的事情,的确极其有限。

        这么一想,鹤参谋看向达伦的目光就更加柔和,有种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感觉。

        作为同样“对付”过多弗朗明哥的海军,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个中的难度。

        多弗朗明哥的身份,太棘手了。

        而且很明显,面对着天上金这种事情,尤其是涉及到政府的脸面,五老星方面绝对不可能让步。

        如此一来,压力就给到了海军方面。

        出手?不对,多弗朗明哥是天龙人。

        不出手?也不行,海军必须维护世界政府的尊严,同时天上金也绝对不能丢。

        到头来,海军直接里外不是人。

        这一个任务,本身就是个烫手山芋。

        “事情还没到绝望的时候,一切都会有转机的。”

        这时候,达伦轻笑着开口道。

        他的声音很是淡然,却有种莫名让人信服的气度。

        鹤参谋怔了怔。

        她看着海军中将扬起自信笑容的侧脸,仿佛被感染了似的,心中莫名安稳下来。

        ‘这小子,哪来的自信……’

        ···

        ···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