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好朋友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好朋友

        程京妤想都没想,闪身挡在傅砚辞身前:“五殿下!你理智点!”

        她不知道里面的萧圣高究竟怎么样了,但是从萧逸的反应来看,定然不会有什么场面。

        萧逸双眼通红,剑尖直指傅砚辞:“你出来!躲在女人背后干什么?傅砚辞,我不知道你原来还有这种本事!”

        他看见萧圣高躺在床上,浑身不能动的场景,全身的血都凉了。

        怎么会是傅砚辞?!

        怎么偏偏是他当成朋友的傅砚辞做了这种事?!

        “我自认从未有过对不起你!你来西楚受尽百般折辱是没错,但我有哪一点对不起你吗?!”

        为什么傅砚辞要这么果断地往他心口插上这么狠的一刀?

        傅砚辞的目光缓缓从程京妤发顶移开,这人比他矮上小半个头,竟然还妄图护住他。

        他抓过程京妤的手臂,将她塞在身后,手却没有放开。

        他看向萧逸,脸上没有鄙夷也没有动容,仿佛他本身就是个冷血的人:“所以我没对你做什么,不是么?”

        萧逸被他的表情吓着了,他愣愣的,无法反驳。

        总觉得傅砚辞在避重就轻,意思他听懂了。

        如果自己一开始没有对傅砚辞露出善意,而是跟萧蘅一样对傅砚辞曾经下手过,那现在他也不可能完好地出现在他面前。

        是这个意思吗?

        那一瞬间萧逸想起来,在萧蘅被处置的前夕,他去大狱看过自己那位皇兄。

        但是彼时,萧蘅断了一只手,疯疯癫癫在大狱。

        还有皇后郁旎秀,她也疯了。

        ——之前他以为是父皇当真不堪欺辱,对他们暗地下手了。

        可是现在想来,那时候父皇已经不屑宣召了,本就是罪犯,又何须多此一举?

        “所以、我皇兄那只手、是、也是你干的?”

        萧逸哆哆嗦嗦,浑身发寒。

        他举起的剑都不稳了,剧烈地抖动起来。

        李德全小心地伺候在一旁,瞩目那柄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然而傅砚辞半点都不惧,往前一步,竟然伸手去握萧逸的剑柄。

        “傅殿下——”程京妤惊惧地出声。

        但她的手被傅砚辞按了回去,他只回了半个头,说:“别怕。”

        “傅砚辞!你不怕死吗!”萧逸的双眼更红了,他的手腕抖动的更厉害:“这是利剑!”

        “我知道,你动手啊。”傅砚辞跟疯子似的,竟然将剑抵在他自己的喉咙上。

        “不是知道了么?为他们报仇,杀了我。”

        “傅砚辞!”

        “你疯了!”

        程京妤和萧逸的声音同时响起,都带着难以置信。

        但是最先有反应的还是萧逸,他松开手,剑刃留在傅砚辞的手里,蹲在地上抱住了脑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色拢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影投射在地上,只剩一团乌黑的影子。

        他不知道西楚怎么了,萧蘅不择手段,父皇背后一刀刺程家,连傅砚辞....都是面具藏在西楚的。

        为什么没有人顾念兄弟手足,顾念君臣之礼,顾念朋友道义。

        为什么到头来只有他一个人想当一个纨绔!

        “你们都疯了,西楚疯了,傅砚辞也疯了!”萧逸抬起通红的眼,眼尾滑落一颗水渍。

        他面前横亘的所有,通通碎了干净。

        程京妤心口狂跳,她从傅砚辞手中抢过剑,扔在地上踢了一脚。

        幸好只是掌心划出一条血痕。

        “程京妤,你也疯了。”萧逸愣愣地看着她:“你们什么时候是这种关系了?”

        程京妤不是跟聂文勋么?

        若不是今日出事,他们不是要结亲了么?

        为什么程京妤现在对傅砚辞的姿态这么亲密?

        程京妤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看了傅砚辞一眼,无声沉默。

        “殿下,起来吧?”李德全叹着气要将萧逸扶起来。

        “别碰我!”萧逸突然又被动了逆鳞:“你究竟是谁的人!”

        他不信傅砚辞能这么顺利地进入萧圣高的寝宫,将父皇变成这样。

        定然是身边有了疏漏。

        但他从来都不知道,傅砚辞的手竟然能伸的这么长。

        长到....他只要稍微往深想想那些细枝末节,就会觉得恐怖非常。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是一开始傅砚辞就不是个简单的人?

        他是带着目的来的西楚么?

        “殿下先起来。”突然一道清朗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聂文勋探手过来,牵起萧逸的手。

        他不知道什么来的,但手比萧逸的温热一些。

        萧逸看过去,感觉有点委屈。

        ——幸好,幸好聂文勋还是他的好朋友。

        呦呦鹿鸣:

        真的很感谢所有的宝子,年前到现在我都超级超级忙,因为手上不止这一本,等忙过这一阵我一定多更点,在此鞠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