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早晚要知道

第一百四十九章 早晚要知道

        萧逸的眼眶有点红,他整个人都跟往常玩世不恭的模样有些出入。

        似乎只是经过了一天而已,好似被人剥去了一层外壳。

        那个天真的,对谁都笑的萧逸不见了。

        程京妤张了张唇,跟李德全对视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殿门。

        那里头有谁,她跟李德全都心知肚明。

        萧逸毫无知觉程京妤眸中的暗流涌动,又追问了一遍:“是不是啊?你们程家想置父皇死地么?”

        “五殿下,请你注意言辞。”程京妤转脸看过去。

        但是她心里也没底,没底傅砚辞究竟在里面做什么。

        他曾经遭受过不公对待,虽然有些是刻意隐忍,但是辱骂和伤害不是假的。

        如果傅砚辞是要今夜下手,有李德全在,要伪装萧圣高暴毙而亡一点都不难。

        但是萧逸呢?

        程京妤看的出来,萧逸曾经是真的将傅砚辞当成了好友,是整个西楚,唯一一个对他抱有善意的了。

        萧逸这人别的或许不大叫程京妤看的上,但他对朋友确实义气。

        都不说萧圣高是他的亲生父亲,当初萧蘅都那样了,萧逸还会因为萧蘅出事伤怀,足见他是个感情至上的人。

        如果傅砚辞在里面做了什么让萧逸撞见,那还比如,就让萧逸误会是她做的好了。

        她跟萧逸从来不对付,现在又有程家的事情在,如果是她做的,那会比傅砚辞做的让萧逸好接受的多。

        “你敢说,白天的时候,你们程家,不想对父皇做什么吗?”萧逸固执地问。

        他脑子乱,想不了那么多东西,从来都很害怕面对这些。

        手段,决裂,算计,都是他从没有想过的。

        程家对萧家来说,是一道护国防线,父皇糊涂了才会去动程家。

        可是即便如此,程玺不是没事么,程京鹤不也没事么?

        大家都没事,不就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么?

        这样为什么不能息事宁人,程京妤为什么还要不依不饶呢?

        看见程京妤的时候,萧逸的心底涌上的就是恐惧。

        前面的皇后,萧蘅,还有程娇娇,都是在程京妤的手上折掉的。

        程京妤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他很深切的明白这一点。

        程京妤张了张唇:“我爹也说了,我们不屑。”

        “程京妤,父皇他....身体大不如前了,御医也说,他这次冲击太大,即便恢复,心力也跟不上从前,他现在要我辅助监国,在我手上,保证不会让程家再经历这样的事,所以你——”

        萧逸的表情有一点哀求:“所以你们放过他,行吗?”

        这是他身为一个儿子,要替自己父亲赎的罪。

        “五殿下,”程京妤有些苦涩地看着萧蘅,只有他一个人在努力粉饰太平,以为还能回到从前:“你不用这样。”

        毕竟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往后的路会变得如何。

        李德全趁着这两人在说话,不动声色地进了趟殿内。

        不出程京妤所料,傅砚辞果真在这儿。

        他坐在龙床前,更掂着一块布巾在擦手。

        李德全进来时,分明看见傅砚辞的侧脸都拢着一层戾气。

        莫名令人不敢靠近半步。

        而龙床上的萧圣高,此时正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傅砚辞,竟然是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傅砚辞擦完手,唇角的笑容放大,越发嗜血:“怎么,生气?”

        他不知对萧圣高做了什么,但是李德全知道,一定不会什么也没做。

        因为在傅砚辞到来前,萧圣高虽然情况不太好,但也没到不能说话的地步。

        ——他现在躺在床上,竟然浑身不能动,嘴巴是歪的,只有一双眼睛怒瞪傅砚辞。

        “唔、唔!”

        “只是让你全身不遂而已,暂时死不了,不用瞪我。”

        傅砚辞侧目,看见李德全,问:“谁来了?”

        李德全喉间一紧,赶紧收回目光:“是公主和五殿下。”

        “程京妤?”

        “是。”

        “唔!”萧圣高看见李德全,似乎更为愤怒了。

        他应当从来也没想过,自己贴身的内侍,竟然都是傅砚辞的人!

        这个软柿子一般的质子,究竟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他现在浑身不能动,不能讲,只有意识是清醒的。

        傅砚辞竟然将他变成一个活死人!

        “别激动,激动死得快,”傅砚辞狞笑着说出残忍的话:“现在虽然会失禁,可好歹活着呢,我没想你这么快死。”

        萧圣高可不能死的太轻易,那就太没有快感了。

        就得生不如死地活,才能对的起从前的孽障。

        傅砚辞说完起身就要出去,被李德全拦了一下:“殿下,五殿下若是看见您出去,会怀疑您的。”

        程京妤拦着萧逸,不也是不希望他们直接对上么?

        顿了一下,傅砚辞很快明白:“程京妤猜到了,拦着萧逸?”

        “五殿下....毕竟是个重情的人。”李德全为他着想:“公主想必也不想你们闹开。”

        “早晚要知道。”

        傅砚辞说完,脚步没再停,直接出了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