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相拥

第一百三十章 相拥

        司珏方才在房顶上,一直关注着程京妤的动向,忙指了个方向。

        但是前头是宴请宾客的地方,程京妤朝那去,不是入了席就是出府了。

        傅砚辞抬脚要走。

        “殿下!您这样出去,不太合适吧?”

        喜服都脱了。

        虽说他极其清楚殿下今日成婚不是本意,唐未央无论如何也不会活过今晚。

        今夜之后,质子成婚夜即丧妻,在萧圣高看来就是个笑话,他会打消许多忌惮。

        主要的目的还是与傅砚墨撕破脸。

        现在全然达到了目的,但是转身就脱了喜服翻脸不认人,连一点戏都不唱了,未免叫人觉得薄情。

        不合适,司珏心说那也太不合适了。

        但是傅砚辞完全不听劝,步子已经迈了出去。

        穿过回廊楼阁,出了院门,外头是与方才完全不同的气氛。

        推杯换盏,山珍佳肴。

        有人先发现了傅砚辞,高声道:“诶,新郎官怎么将喜服脱了!”

        萧逸已经喝了几杯酒,闻言侧头过来,醉醺醺地看了傅砚辞一眼。

        “你怎么、不陪新娘子的啊?”他没见过如此怪异的成婚礼。

        虽然他也没有见过多少成婚礼。

        但是新郎要求不拜堂,进了洞房不挑盖头,    新郎再出来身着一身黑色的....没见过。

        这究竟是来参加成婚礼,还是丧礼的?

        但是萧逸已经两眼迷糊,这会儿考虑不了太多,起身揽过傅砚辞的肩:“喝酒!新郎自罚三杯!”

        不明白他这是什么逻辑,傅砚辞的黑眸巡视了一圈,没在人群里看见那抹橙色身影。

        他推开萧逸的手,垂眸:“公主呢?”

        问的直白,不过声音不大。

        萧逸打了个激灵,心说傅砚辞的表情怎么有点可怕。

        他们两个不是向来不怎么对付么?

        这还在自己的新婚夜找上程京妤了,就比较诡异。

        连着方才的不对劲一起,更诡异了。

        他指了个方向,程京妤的橙色衣裙很好记:“好像,去那儿——”

        话没说完就被傅砚辞推开,对方要朝那里去。

        “新郎官,跑什么呀!”

        一个已经全然喝醉的公子哥的一把拦住傅砚辞的去路:“你的婚宴,你怎么能一杯酒都不喝?”

        这人长得很壮,跑马赛上似乎也去过,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但是他一拦,又有几个人过来一同起哄,架势上是非要傅砚辞喝一杯不可。

        一群喝高了的,还不知道片刻前后院发生过怎样可怕的事。

        傅砚辞抬起他方才染了唐未央的血的手,将那人的手从自己肩上摘下来。

        不知怎么,那人也如萧逸一样抖了一下。

        ——总觉得傅砚辞身上有股杀意一闪而过,快的令人抓不住。

        然后他手边的酒杯又被人接了过去。

        傅砚辞仰颈,一口将酒喝完,喉结微动时,一滴酒液顺着嘴角流下。

        他将杯子还回去,那人诺诺地接过,竟然不敢再递一杯过去。

        傅砚辞拨开他,淡哂:“诸位随意。”

        等他身影拐过转角不见了,那人才咽了口口水:“他怎么了?好可怕。”

        傅砚辞边走,边朝司珏吩咐:“不准任何人过来窥探。”

        司珏一边应着,一边猛点头。

        走了两步,傅砚辞顿足:“你还跟?”

        司珏猛地止步,抬手一展,笑容僵硬:“您请,您请。”

        往里走是一处花园,质子府唯一的景致处。

        红灯笼发着微弱的光,缀在亭台处,隐约可见人影。

        傅砚辞刚看清程京妤橙红的衣角,又看见一道高挑的身影——

        聂文勋。

        两人挨的极近,聂文勋在程京妤的背上轻拍了一下,而程京妤的额头似乎抵着他的肩。

        远远看,两人像拥在一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