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公主要来观礼么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公主要来观礼么

        想象中的请柬并没有,手被傅砚辞拽了一把。

        程京妤站不稳,整个人就扑到了他身上,下巴还磕在傅砚辞的胸前。

        春华忍不了了:“傅傅傅傅殿下!您别太过分!”

        不会还要欺负公主吧?

        自从知道了的一点点秘密,春华现在怎么看傅砚辞,都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很可怕。

        就好像,你原本以为傅砚辞是一只毛皮漂亮的大猫。

        但是没想到,他张开嘴巴是一只獠牙尖利的大狮子。

        而公主在他面前,简直像只小乳猪。

        还是细皮嫩肉,吹弹可破的小乳猪。

        傅砚辞只是微微偏了一下头,司珏立刻上前,提着春华的后领走了。

        “你还想干什么?”程京妤难堪地撑着傅砚辞的胸口,逼着自己与他拉开距离。

        但是傅砚辞似乎已经欺负够了,没再戏弄她。

        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件水蓝的褙子,披在程京妤的身上,修长的双手替程京妤系好了盘扣。

        脖子被立领裹住,程京妤猜方才那些吻痕和咬痕应该都被遮住了。

        褙子上有几颗流苏的珍珠,摇摇晃晃。

        程京妤感觉傅砚辞的手指轻轻扫过她的下颌,激起一阵氧意。

        很奇怪,方才将她惹哭的人,此刻却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或许男人对自己不在意的女人,都比较收放自如?

        程京妤自怨自艾地想,她还真是羡慕唐未央。

        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跟傅砚墨不清不楚,可是傅砚辞依旧对她好的不得了。

        好到程京妤嫉妒。

        扣子系好了,傅砚辞抬起眼,看见程京妤通红的眼眶。

        这人真的像某种脆弱娇气的白玉珍珠,碰的重一点就会红。

        “帮你父兄可以,”傅砚辞的声音依旧冷冷的:“不过帮的程度,取决于公主的诚意。”

        “还要什么诚意?”程京妤过不去:“你要成婚了我还跟你这样,还不够诚意?”

        对程京妤来说,傅砚辞要娶唐未央是他的事。

        可是自己此时面对一个即将要成婚的男人,背着唐未央色诱人家,于她的骄傲而言已经很豁出去了。

        她不喜欢这样,因为对方是傅砚辞,才抛开礼义廉耻的。

        “那你还挺伟大。”傅砚辞轻嗤:“各取所需罢了,公主不用弄得一副我强迫了你的样子吧。”

        若不是因为程玺和程京鹤,依照程京妤的性子,此刻应当一拳甩在他脸上了。

        她本就是霸道的人,偏偏傅砚辞想看她被逼的无路可退的样子。

        “你!”程京妤又想哭,但她忍住了。

        在傅砚辞面前哭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用眼泪博取同情太低级了。

        她也很讨厌自己软弱的样子。

        干脆换个话题:“你知道萧圣高要怎么行动么?”

        “能怎么。”傅砚辞语气轻慢:“估计不用多久,南唐就该主动挑起与西楚的战事,你父兄带兵平乱。”

        程京妤不自觉地攥紧了掌心。

        指甲陷进肉里,也感觉不到疼。

        傅砚辞看出她的恨意,啧了一声:“而后你父亲会发现,他的兵马会被频繁埋伏,自己的人也会举刀相向。”

        “哗啦——有一日那把刀或许落在你父亲的颈上,或许是你兄长。”

        程京妤猛地战栗,随着傅砚辞的描述,她的眼前像是出现了完整的画面。

        大漠黄沙浩瀚,空气中都是血的味道。

        老爹和哥哥坐在马上,孤立无援——

        她死死闭上眼,不敢再想下去,攥住傅砚辞的手:“帮我,帮帮我。”

        “你求我的时候,就未曾想过,或许我的最终目的与南唐无异,我想要的更多,或许是整个西楚呢?”

        傅砚辞第一次将野心说出口,他紧盯着程京妤。

        他想知道,程京妤若是知道他的手段并不比萧圣高光明磊落,甚至要更狠,她会怎么想?

        他自诩从来就不是好人,阴暗的手段也没少玩。

        光明磊落不适合他,程京妤若是知道,是不是会如厌恶萧圣高一样厌恶他?

        岂料程京妤很快地摇头:“你不会对为你效力的臣子刀剑相向,不会背叛。”

        她很笃定,笃定到傅砚辞微微一愣。

        就跟程京妤认识了他很久,也对他完全了解一般。

        傅砚辞抿唇:“只是你的臆想,只是你们程家如今对我没有威胁罢了。”

        他的语气很淡,不过也很无情。

        程京妤又摇头:“程家不会威胁到你,永远不会,有一天,你如果真的要西楚,我、我可以帮你。”

        要西楚。

        傅砚辞饶有兴味地挑眉:“你要西楚你也不阻拦?”

        “皇帝.....萧家,不值当我们程家卖命至此,只要你能保证,未来对西楚的子民,如对大靖的黎民。”

        傅砚辞望进程京妤眼中。

        若说她是个弱女子,可她比傅砚辞遇见过的所有女人都大胆,有想法。

        可若要说她强,此刻又只是个对傅砚辞流露出依赖和信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

        “未来......”他似乎在咂摸着这两个字:“你似乎料定我能与西楚抗衡?”

        程京妤心一慌。

        她确实是嘴快了,自己重活一世,所以知道未来结局。

        但是这在傅砚辞看来,未免过于荒唐。

        她没有思量到这些,但是在傅砚辞面前,自己的投诚确实确实缺少一个理由。

        可是真相更不可能脱口而出。

        傅砚辞本就不喜欢自己,若是叫他知道自己的真实目的和面目,他一定会重新将自己丢进水里。

        程京妤很害怕。

        由爱生怖畏,从她在意傅砚辞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输了。

        害怕所以不敢说实话。

        “我、我只是说假设。”程京妤仓皇地脱口而出:“你蛰伏在西楚,不可能什么都不图,你绝不会止步于此的,对吧?”

        傅砚辞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程京妤心虚,视线只敢盯在傅砚辞白皙修长的指上。

        以为他还会再继续追问,不料却没有。

        腰被箍紧了一瞬,傅砚辞声音沉沉地:

        “别跟我耍花招。”

        程京妤猛地点头,回到唐未央,她还是想劝:“唐未央真的不是良人,你不要拿婚约开玩笑,要不再想想呢?”

        岂料这次傅砚辞真拿出了个烫金的大红喜帖:“开玩笑?”

        “成婚礼定于三月初三,公主要来观礼么?”

        呦呦鹿鸣:

        可以要你们的评论和票票吗?

        (擦干眼泪)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