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程京妤,过来

第一百二十二章 程京妤,过来

        明明是自己起的头,可是听她这么说,傅砚辞并没有感到爽快。

        “谢谢你的祝祷。”傅砚辞彻底放开手,甩手捻起外衫披上。

        衣角甚至在飞起时擦过程京妤的脸,冷杉的气味铺天盖地。

        等她回过神,暖泉居只剩她一个人。

        傅砚辞早已离开。

        脑子清醒了一些,她想起前世。

        似乎也是差不多的时间,唐未央和傅砚辞敲定了婚期。

        并且婚礼如期举行。

        而唐未央死在他们的新婚夜,虽然死因不明,但是傅砚辞从那以后再也没娶过妻。

        从外人来看,是他用情至深,从未放下过唐未央,将她当成了一辈子的朱砂痣。

        所以傅砚辞是真的喜欢唐未央,喜欢到不管唐未央做出过多么不堪的事,他也会原谅,也会娶对方。

        心空了一块,身上后知后觉地冷了一片。

        春华突然尖叫着冲进来,看见她这样,直接哭了出来:“公主!”

        取了屏风上的浴巾,春华慌忙将程京妤包住,擦她的湿发。

        怎么这样啊!

        傅殿下怎么还用强的啊!

        她从前怎么没有发现傅殿下竟然是这种人!

        看看公主脖子上,嘴角被咬的痕迹!

        啊啊啊啊啊啊她好想发癫。

        “公主,没事的,没事的,”春华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安慰自家主子的话,只好说:“起码傅殿下他长得好看!”

        程京妤眼睛一眨,眼泪更加汹涌地流出来。

        长得好看的傅砚辞很快就要成婚了。

        她这一世已经很快了,也很卑微了,哭的求的,色诱都用上了。

        可他还是要娶别人。

        “呜——”程京妤的眼眶都是红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春华更慌了,心都要痛死了:“公主别哭啊,大不了、大不了咱们去陛下那儿告一状,陛下定然会狠狠惩罚他的!”

        春华恶狠狠地道,她从前觉得傅砚辞好歹是个君子。

        可是他将公主弄到这个地方,做这种不可言喻的事,春华就很讨厌他了!

        怎么可以这样!

        “不准!”程京妤打了个哭嗝:“你敢说出去一个字,本公主就将你的舌头割了!”

        “......?”春华不服气:“公主,我可是在帮您!”

        “皇帝是什么德行你忘了吗?”程京妤的擦掉脸上的眼泪:“他要置程家于死地!”

        不管是萧蘅,还是萧圣高,他们父子都是多疑的伪善之辈。

        她要救父兄,只是遭受傅砚辞这点折辱算什么?

        春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此刻被程京妤一说,冷静下来,哭丧着脸:“那要怎么办?”

        好可怕。

        京都变得好可怕,侯爷和世子明明鞠躬尽瘁,为西楚打了一辈子的仗。

        可是陛下竟然用侯爷苦苦守住的城池为条件,也要侯爷的命。

        春华只是一个小侍女,此刻都出离愤怒了。

        她真不敢想公主是怎样的心寒。

        所以当初陛下授予公主的头衔,其实也只是明面上的安抚吧?

        瞧瞧朕对你们程家多好,天下百姓都能看见。

        可背地里,却早已与敌国串通,要将侯爷置于死地。

        “公主,咱们去求文勋太子吧?”春华替程京妤擦干净了脸:“文勋太子大权在握,嫁给他、他定然会帮程家的,对吗?”

        反正陛下也有此意,虽然他定然是为了讨好大周。

        但是只要公主与文勋太子一条心,要求他救侯爷又有什么不行?

        “我早就说了,我与聂文勋不可能。”

        程京妤听见屏风外又有脚步声传来,厉喝:“谁?”

        “我,”是司珏的声音:“公主,衣衫给您备在这儿。”

        说完放下衣服,司珏就出去了。

        春华哒哒哒跑出去将衣服拿进来,竟然是一身鹅黄色的衣裙。

        穿上后显得程京妤如同一个瓷白的玉人,那些被傅砚辞得弄起来的痕迹就更为明显了。

        唇角破了一小块,颈上是一大片嘬红的痕迹。

        并且这件衣裙遮盖不了一点脖子。

        ......像是傅砚辞刻意的耍弄。

        春华看一眼都满脸通红:“他、他过分!”

        然后继续发愁:“那要怎么办呢?”

        “所以我要求傅砚辞。”程京妤看见铜镜中的自己,哪里都是红的。

        她眼神坚定:“我只能求他了。”

        “可是傅殿下自身难保,公主,他不过是大靖的一颗弃子,迫于无奈才来的西楚,即便愿意,可是难免力不从心啊。”

        春华言辞恳切,想让程京妤看清楚,方才将她弄哭的人哪里值得她托付了?

        “你觉得他怎么得到皇帝的密笺的?”

        “您是说?!”春华面露震惊:“可是怎么可能?!”

        傅砚辞难道根本不如表面上所见,是个势弱的质子?

        但是怎么可能呢,他在西楚明明是人人可欺,谁都可以踩上一脚。

        更别说此前公主对他的百般刁难,还有太子....太子和皇帝不也一直轻看傅砚辞么?

        因为看不起大靖,所以便随意折辱他们的质子。

        如果傅砚辞不像表面那样简单,他为什么不反抗?

        总不可能,他将此当成乐趣吧?

        那得多变态啊!

        春华的表情渐渐惊悚:“所以公主,傅殿下是用想帮的条件,对您——”

        不然她想不出公主万金之躯,为何要如此委屈自己呢?

        她家公主从小到大,连萧蘅给的委屈都不受,该不会是被下了降头吧?

        反正冲击太大了,春华现在想起傅砚辞,都觉得心绪很复杂。

        但是一向看起来清心寡欲的质子,将她家公主咬成这样,就非常的分裂。

        程京妤穿戴好出去时,奇怪地发现,自己原本没有好全的脚踝,似乎因为在暖泉里泡了一会儿,这会竟然不怎么疼了。

        傅砚辞还在院子里,朝她看了一眼后,眼神又幽深不少。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程京妤感觉自己方才又哭又闹,脸都丢完了,这会根本不想跟傅砚辞说话。

        但是对方显然不想轻易放过她。

        “程京妤,过来。”

        程京妤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傅砚辞现在喊自己,不会是要给她发请柬吧?

        如果是这样,自己是收下,还是砸在他脸上?

        想了想,程京妤吸着红彤彤的鼻子,慢慢挪过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