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脱衣服

第一百一十九章 脱衣服

        傅砚辞面色一变。

        膝上一暖,橙花的味道扑鼻而来,程京妤抬手揽住他的颈。

        程京妤连声音都是绷着的,她凑近傅砚辞,即便坐在人家的膝上,也还要矮上一些,仰视时只看见傅砚辞眸底的一片暗沉。

        “帮我。”

        ——色诱。

        不是程京妤第一次做了。

        那次她的及笄礼,在程府的书房,傅砚辞也曾被她扑倒,乱亲一通。

        那时候是震惊,恼怒,和厌恶。

        他觉得程京妤的行为无异于戏耍。

        现在也没有好多少,这个人依旧不得章法,揽着他的颈,用猫一样的眼神看人。

        傅砚辞突然想,如果自己不答应,程京妤会不会用同样一副方式去求别人?

        会求谁,坐在谁的膝上?

        又是谁教她的这一套?

        想象中被取悦的表情丝毫没有看见,程京妤反而看见傅砚辞的眼神变得很危险。

        ——似乎生气,被激怒了。

        她一慌,想起第一次在程府的书房,自己办的那事,当时不就惹得傅砚辞脸都气红了么?

        脸色一变,程京妤就要撤开手从傅砚辞的膝上离开。

        但是没等她站起来,腰却被人狠狠摁住。

        “跑什么?”傅砚辞眼里像是有一团烧起来的火,可怕的要命:“我还没答应帮你。”

        身下就如同着了一团火,程京妤心惊胆战,为自己方才的冲动懊悔。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双手被傅砚辞反剪在身后——他一只手就能令程京妤失去挣脱的力气。

        而程京妤维持不了平衡,只能整个人摇晃着栽在傅砚辞身上。

        她听见了那一处的心跳声。

        蓬勃,悦耳。

        “.......”

        她承认,自从她觉得自己栽了之后,每一次面对傅砚辞都觉得难以维持正常的思考。

        刚刚的动作也不过是头脑发热而已。

        不是完全没有别的选择,而是傅砚辞是她最想要的一个选择。

        但是她也同样觉得自己卑劣。

        或许人家傅砚辞一朝被蛇咬,只当她是深沉的心机呢?

        “我、我不是故意的,”程京妤磕磕巴巴地道:“如果你讨厌这样,我再也——”

        傅砚辞突然出声打断她:“勾引不是你这样的。”

        “?”

        听起来对勾引还非常有经验?

        程京妤心底涌上奇怪的感觉,她睁大眼睛,额角都溢出了细汗:“那是、是怎样?”

        他们挨得太近了,傅砚辞的吐息就像在耳边,一点点令程京妤的耳畔变得灼热。

        “我昨日问过你,金银轩的暖泉你泡过没有?”

        傅砚辞欣赏着程京妤的脸在那一瞬间爆红,眼中惊恐加剧,看自己的时候像在瞪人。

        好像被色诱的人反而是她一样。

        暖泉.....就在墙后面的一小间居室里。

        因为听说泡暖泉,对病弱的人身子好,所以当初买了宅子后,程京妤还废了一番功夫装点。

        以求能令傅砚辞生起一丝兴趣。

        暖泉居里的布置她清楚的不得了。

        但是现在傅砚辞是什么意思,她昨日只以为傅砚辞是说来金银轩还她帕子。

        但是现在她连帕子都没有见过一角。

        “没、没有。”程京妤带着心慌答道。

        傅砚辞收紧了一点手,程京妤的两根手腕太细,握在手中根本不见什么分量。

        他如一只捕猎时盯紧了猎物的雄鹰,专注地看着程京妤:“布置的那么好,一次也没试过么?”

        手腕很疼,程京妤忍着,她咬着下唇,颤抖的声音泄露了两分害怕:“是给你准备的。”

        “金银轩的地契,写的也是我的名字?”

        程京妤微微摇头:“写不在场的人,需要身份证明,我怕给你惹麻烦——”

        所以是想过,只是怕被人查到这座宅子在傅砚辞名下,生出枝节,所以没有写。

        难怪自从那日之后她就没有来过,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给自己的。

        或许是害怕,程京妤的身子微微后仰,不敢直视傅砚辞。

        但是傅砚辞偏偏擭取了她的颈,压着她靠近自己。

        双唇近在咫尺,若即若离。

        傅砚辞闻着那股淡淡的橙花味,完全占据了主场:“出卖色相的人就这点手段?用这个来换我出手,你自己觉得够么??”

        心要跳出来,程京妤害怕又难堪:“那、那还要怎么样?”

        她干脆闭上眼,不敢再看傅砚辞危险可怕的眼神。

        所以不能招惹傅砚辞是对的,这个人太危险了。

        他抓住猎物,是要开膛破肚吞入腹的。

        身体一轻,程京妤搂住傅砚辞的脖颈才发现,自己被他抱起来。

        打横的抱法,而迈步去的方向,更是暖泉居。

        感觉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程京妤搂紧傅砚辞的手紧紧地互相交握着,大气不敢喘一个。

        侍候的人不见一个,暖泉居的门被傅砚辞抬脚踢开。

        湿气和热气直奔而来,拢着程京妤的背。

        氤氲的雾气叫小汤泉周边的烛台发出昏黄莹润的光。

        屏风上是一株血红的红梅,就连潺潺的水流声也刺目。

        曾经程京妤还不觉得。

        可是现在怎么看,这个暖泉居都被她布置的恍若一处新婚的新人适合的氛围。

        ——她当时的脑子是被驴踢了么?

        别说傅砚辞会不会带人来,倘若带来的人不是自己,那算什么,给别人做嫁衣?

        可是如果是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反而有一种献祭的意思。

        更羞耻了。

        傅砚辞将程京妤放下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是由于心虚还是紧张,总之腿一软。

        而等站直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往外逃——

        没有两步就被人从身后抓住了腰,傅砚辞越过她,将门直接关上,还将门栓直接拨上去了。

        程京妤一脸煞白。

        但在此刻昏暗的环境下,烛火只会将她映的微红。

        傅砚辞放开手,声音慵懒又充满了随意:“想清楚,出了这个门,你再求就没用了。”

        程京妤才后知后觉自己方才到底做了个多么蠢的暗示。

        她缓缓转身,努力将想哭的表情藏好:“我、我怎么做你才会帮我?”

        傅砚辞望了一眼暖泉的水,目光又落在程京妤腰间的腰带上。

        他半靠在屏风上,红梅将他衬得如同一只强大的山魈。

        但是没有这么英俊的山魈。

        下一刻,程京妤听见他说:“脱衣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