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娘的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娘的

        程京妤:“?”

        彩头这种东西,要转赠本就是寻常的。

        即便是皇帝给的东西,只要皇帝准许便可以转赠他人。

        程京妤本来以为自己随口一问,为了表达对聂文勋着手办这场跑马的尊重而已。

        他绝对不会拒绝的。

        但是那成想竟然是这样的回答。

        循着聂文勋的眼神看过去,发现他方才看的人是傅砚辞。

        ——而傅砚辞正好将唐未央从地上拉起来。

        隔的有点远,他们似乎在说话,听不清,更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

        只是傅砚辞垂着头的时候,往往能叫人有一种错觉。

        他这个人长得太好了,因此就算面无表情,也能叫人觉得,长睫盖住的瞳孔下藏着深情。

        身边已经有人议论纷纷。

        “青梅竹马就是不一样啊,傅殿下看来对唐姑娘爱护得紧呢。”

        “听闻这唐姑娘的母亲与傅殿下的生母,生前便是亲近的好友。”

        “难怪这姓唐的做出这种事,傅殿下还能不计较,有个如此深情的未婚夫,换我可做不出来这种事!”

        “哎哎,小声点,我觉得傅殿下可真可怜。”

        “.......”

        程京妤听着这些话,视线在傅砚辞两人身上停留了许久。

        她又看见傅砚辞替唐未央拢紧了外衫,方才替她揉脚踝的那只长指,此刻替唐未央的外衫打了个结。

        因为是侧着,她只能看见傅砚辞无常的侧脸。

        手捏紧了一些,耳朵里那些声音也仿佛远离了,听不见也思考不了。

        等到萧逸搡了她一把,催促:“赶紧上去,愣着干什么呢?”

        而后似乎因为没有看见傅砚辞,他又一扬声:“还有你傅砚辞,别磨磨叽叽啦!”

        傅砚辞回了一下头,手从唐未央的衣领放下。

        唐未央的脸晃了一下,而后又被傅砚辞的身影遮盖了完全。

        但是出乎意料,那张脸上似乎没有喜悦,反而煞白一片。

        也对。

        程京妤心想,即便是被自己羞辱了一通,即便傅砚辞不计较仍旧安抚她。

        但是对唐未央来说,她最想要的人是傅砚墨。

        傅砚辞的多情,在唐未央面前,跟自己在傅砚辞面前又有什么不同?

        她转过身,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但是到底,唐未央与傅砚辞而言是不同的。

        只是她不知道,傅砚辞给唐未央系上领口的那一刻,在外人看来温情脉脉的动作下,他对唐未央那一刻说的话是什么。

        只有唐未央自己清楚,所以那一刻她的表情也灰败到了极点。

        傅砚辞说的是:“真好啊,未央现在已经学会独自做许多事了。”

        没人知道傅砚辞这意味不明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包括唐未央自己也不明白。

        但是她却从这一句短短的话里,听到了一种类似‘杀意’的情绪。

        这究竟是傅砚辞的一句警告,还是轻微的感叹,唐未央分不清楚。

        就好像傅砚辞知道她背后做了什么,也清楚她的打算似的。

        但是怎么会?

        自己与太子殿下的联络向来都是隐晦的,没有任何人清楚。

        就算是这次在程京鹤的身上栽了跟头,自己也可以解释的。

        傅砚辞给她抚平了领口翻起的微微褶皱,就要循着萧逸的声音离去。

        “殿下!”他的袖子被唐未央抓住,对方极快地地一抹楚楚可怜来,急声要解释:“未央错了,未央只是觉得,殿下与程京妤不对付,所以想借机,给程府制造些阻碍!”

        原本如果程京妤不出现,自己将那只药包藏起来,就不会被识破了。

        程京鹤那个蠢货,身上只有一派可笑的正直,他不会戳穿自己,受害者本就有理。

        只要唐未央咬死了,那程京鹤今日决然翻不了身!

        可是为什么,偏偏程京妤认得雄黄。

        偏偏程京妤将一切都打破了?

        原本唐未央还怀疑,程京妤此前要跟自己打赌的事情是假的。

        但是通过刚刚,她恍悟过来,也许、也许程京妤当真是对傅砚辞别有情感?

        不然怎么会对他如此维护?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定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也绝对不会让傅砚辞有娶程京妤的机会!

        否则有异姓公主的加持,有程府的加持,傅砚辞岂不是就会肆无忌惮地去跟傅砚墨争抢皇位了!

        凭什么?

        “是吗?”傅砚辞缓缓看向唐未央攥住他的手,细瘦白皙。

        只是指甲盖没有某人的圆润,缺失了那么几分可爱。

        唐未央以为他信了自己,忙点头:“是啊是啊,殿下,你知道我的心意的,我一心为了您,今日之事难得糊涂。”

        “难得糊涂,”傅砚辞轻念这四个字,难得一笑:“那下次就不要犯这种糊涂。”

        其实若没有程京妤方才的维护,这件事了了以后,傅砚辞只会是众人口中的冤大头。

        自己的人被程京鹤轻薄,绝不会传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但是唐未央竟然还说得出为他好,难得糊涂这样的话来。

        让傅砚辞不禁开始反思,是不是他对唐未央确实过于宽容了。

        才会叫她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唐未央见他松口,忙不迭笑出来:“当然了殿下,往后绝对不会了,未央错了。”

        那边萧逸等得不耐烦,不清楚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而且对于唐未央这个人,经过刚刚,他实在是有些想敬而远之。

        “你们还在说什么呢?一会儿说行不行?快讲彩头领了!”

        傅砚辞回了一下头,正好触及到程京妤来不及收回的眼神。

        他一顿,但是离开前还是对唐未央多说了一句话。

        “嗯,你近来别有其他动作,我手上会有一批贵重的矿物到手,介时给文勋太子做投诚,换与你成婚的机会,好不好?”

        唐未央的笑容便僵在嘴角。

        傅砚辞状似没有看见她的动作,抽出自己的袖子,抬步朝那绑着红绸的小台子走去。

        程京妤和萧逸分别站在两侧,代表第二第三。

        这场面欢喜的如同一个成婚现场。

        聂文勋作为颁奖的主人,正背着一只手笑的非常耐人寻味。

        等傅砚辞走近,他凑过去小声问:“说什么呢?悄悄话?”

        傅砚辞睨了他一眼,倒是没有丝毫隐瞒,将对唐未央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说完上了台子,站在了程京妤左边。

        反而将他们刻意给他留的中间位置给忽略了。

        聂文勋咂摸了一遍,而后高声怒骂:“你娘的!”

        恰逢台上的萧逸也高声:“你娘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