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洛轩宇支支吾吾:“我、我没有想到是这、这样。”

        “你没有想到?”程京妤点头:“好,这个理由我接受了,我是问你,听见有人呼叫,回去查探怎么在你眼中就成了别有居心!?”

        程京妤已经收起了眼中的笑意,她环视现场的众人一圈。

        大家都面色各异,但是同样都有些悻悻。

        令程京妤生起的不是这些人见风使舵,而是将救人看成了一种多管闲事!

        这得多么冷血才能做的出来?

        “我不明白,父亲和兄长在前方,为西楚上阵杀敌多年,到了你们这些人眼里,他就是个趁人之危,连救人都不怀好意的人!”

        突然勃然大怒,令在场所有人都抖了一下。

        但是程京妤没说完:“到底是人心令人心寒,还是你们觉得兄长不值得信任?!他这么多年在战场上腥风血雨,喂狗了吗!”

        程京鹤怔忪着,望着自己的妹妹,双眼染上一丝红:“京妤......”

        “就觉得你们挺离谱的。”

        程京妤手指划过面前的这些人:“谁说什么就信什么,一点判断是非的能力都没有,他洛轩宇眼盲心瞎,你们也跟着瞎是吧?”

        被点名的洛轩宇不知道程京妤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他腿一软,往地上一跪:“公主,我、我错了。”

        “今日有一个洛轩宇,对呼救置身事外,还有功夫嘲笑猜忌,明日就会有第二个,冷眼旁观的人就不会成为下一个倒霉蛋吗?”

        在程京妤的声讨中,所有人都垂下了头,不敢言语半个字。

        但是程京妤说这些话,也不是为了让他们醒悟。

        今天来的,大多是朝中官员的子女,权势地位都不低。

        他们早就被萧圣高这个当皇帝的同化,成了朝廷猜忌的主流。

        这些人对程京鹤的态度,多少都能反应出来皇帝对程家的态度。

        她大声骂的,又何止是这些人!

        但是没有关系,有一天程家若是无路可退,她就会像今日一样,撕破脸,大家都别快活。

        她想着,手中那把从唐未央那儿抢下来的刀扔出去。

        就落在唐未央的腿旁边不足两寸的地方。

        对方瑟缩着,哪还有方才嚣张跋扈?

        “唐姑娘舍不得死的吧?”程京妤蹲下身,在唐未央的肩头拍了拍:“你的心愿未了呢,死在西楚,可是回不去家的。”

        “你!”唐未央避开她的注视:“你究竟要干什么?!”

        程京妤不说话。

        这时候,聂文勋戏看够了,终于拨开人群走进来,哈哈地打圆场:“哎哟哟,怎么弄成这样?”

        萧逸跟在他们身后,心有余悸地看了程京妤一眼。

        他小声跟傅砚辞说:“我都不知道程京妤竟然有这么凶的时候!她刚刚的眼神,吓人!”

        傅砚辞没理他。

        别人不懂程京妤的意思,他却好像懂了。

        程京妤要弄死萧蘅,要郁氏下台,却也不止是这个目的。

        萧圣高多疑,对程家虎视眈眈,估计是更为危险的隐患。

        程京妤那话,更多的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意礼姐姐,吓到你没有?”程京妤此时已经走到陈意礼面前,说话声音也与对着旁人不同。

        颇为温声细语。

        陈意礼要说没有吓着是假的,她知道程京妤出身将门,但是也没想到她的性子这么虎。

        “你没受伤吧?”陈意礼很担忧:“怎么能扑上去抢她的刀呢,很危险的。”

        程京鹤也在一旁心有余悸:“你要做什么有什么主意倒是说一声,被你吓死。”

        只是他没想到自家妹妹真的长大了,激战群雄,气势比他们的爹还凌厉几分。

        尤其是最后的几句话,直接戳在人心口上。

        原本他就因姓洛的那个小子无语,但是又觉得听他的话不管闲事的话,也不会弄出后面的事情来。

        可是又觉得这样不对。

        今日是唐未央设计下套,可万一是真有人遇险受伤呢?

        程京妤道:“哥,你没做错,别觉得你今日的举动不应该,人在做天在看。”

        人在做天在看,问心无愧自然会真相大白。

        程京鹤看着自己妹妹,重重点头,但是随即有些苦恼:“本来要赢个彩头给意礼的。”

        因为唐未央,好好的跑马都打水漂了。

        “我有彩头,我得了第二呢,将我的送给嫂嫂吧。”

        听见嫂嫂两个字,陈意礼的脸上又飞上两坨霞红,小声反驳:“你瞎说什么呀。”

        八字没有一撇的事,她跟程京鹤也才见过几次而已。

        但是她方才义无反顾相信程京鹤,说的那翻话,早就令程京鹤认定了她。

        手被握住,程京鹤低声道:“只要你愿意,我挑个日子去陈家下聘好不好?”

        “你们俩待会再论婚嫁的事。”

        程京妤说着,回头找聂文勋:“说好的彩头呢?”

        乱了这么久,正事倒是差点忘了。

        聂文勋一拍脑袋,着人去准备今日颁奖的事。

        虽然有插曲,但是跑马到底是完成了的。

        萧逸脖子上也挂了一根红绸,激动地道:“我也有我也有,我可是第三名!”

        众人回过神来,忽略方才那一出,纷纷往河边搭好的台子走去。

        不管怎么说,爱凑热闹是人的本性。

        “你的红绸怎么系脖子上?”程京妤嫌弃他:“丑死了。”

        原本也是系在胸前的,萧逸要气死了:“你跟傅砚辞的嘴巴都这么毒?他说我系在胸前丑!”

        好不容易他解下来挂脖子上了,程京妤又说他丑!

        但是一二三名的红绸就三根,除了萧逸那根,就只有自己和傅砚辞的了。

        他们都系在胸口处。

        顿了顿,程京妤摁住萧逸又要往胸口绑的手,言语亲切:“还是挂在脖子上好看,别动了,乖。”

        “.......”

        而程京妤急着找聂文勋:“我的彩头能不能让我哥代领?他要送我嫂子的。”

        瞥了一眼不知何处,聂文勋又收回视线,而后邪魅一笑,神秘兮兮地:“这个,恐怕不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