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都是假的

第一百一十二章 都是假的

        唐未央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傅砚辞的名声不名声,外人怎么看,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反正只是个垫脚石,不碍着太子殿下的事就行。

        但是程京妤怎么突然对傅砚辞维护起来一样?

        众人的态度都微微疑惑起来。

        是啊。

        要死要活说程京鹤轻薄了她,那现在程京妤愿意补偿,唐未央为何又不愿意了?

        而且都知道她是陪着傅砚辞来的西楚,两人更是青梅竹马。

        不管程京鹤是否真的轻薄过她,她闹成这样,难道就不怕处境本就困难的傅砚辞更加困难?

        本就在京中没有地位,再出这事,傅砚辞出门都要被人耻笑的。

        唐未央若是真对傅砚辞有情,那怎么也不该这时候不依不饶地闹。

        像是傅砚辞的名声和处境,不值得她有一丝考虑似的。

        “还是说唐姑娘就只是想搅乱这一池浑水,其余的后果都不在你的思量范围内?”

        唐未央已经脸色惨白了。

        恰巧此时她又从人群缝中看见最外围的傅砚辞。

        对方的神色喜怒不辨,不过目光却并不在她身上,而是专注地看着程京妤。

        ......令人读不懂。

        “说来也是,本就是质子身份,在京都讨不到好了,唐姑娘自诩青梅竹马,怎么不想清楚些再行事,跟程家硬碰硬,怎么讨得到好。”

        “不光如此,她似乎都没有为傅殿下考虑过。”

        “是啊,她咬着世子不放,也未曾提过一句傅殿下。”

        “还有那个蛇咬的伤势,为何就是不愿意让大夫看一眼?”

        唐未央一寸寸灰败下来,身子也跟着奇怪地颤抖。

        突然,她扑到桌旁,将精美果盘上一把刀抢过来,紧紧握在手中,抵在自己脖子上。

        “原来你们就是如此强权逼人的!说这么多,就是为了逼死我罢了,那如你们所愿!”

        她说着,刀柄在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来!

        “唐姑娘!”竟然是陈意礼先仓促出声:“不要冲动啊,有什么话好好说。”

        比起唐未央的演戏,陈意礼才是真的被吓着了。

        她没想到今日竟然会生出这些意外来,只是好端端的一场跑马而已。

        哪里值得闹出人命。

        可她被程京鹤拉住了:“意礼,太危险了,你离远些。”

        “是啊意礼姐姐,你躲后边就行了。”程京妤微微嗤笑:“死有什么难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舍得。”

        唐未央为了傅砚墨,上刀山下火海,还在傅砚辞身边当了这么久监视。

        她没有嫁给傅砚墨,怎么可能舍得死。

        此时程京妤的神情是有些冷的,不大近人情。

        与她平时要发火的时候有些相似。

        而后她步步逼近唐未央。

        “公主想干什么?”

        “不知道啊,好吓人,唐未央原来如此极端么?”

        “她究竟是真被世子欺负了,还是现在下不来台,以死要挟?”

        “不清楚,再看看。”

        聂文勋撇过头去看旁边的人:“插不插手?唐未央若是真发疯,程京妤可是细皮嫩肉的。”

        方才程京妤说的话,连聂文勋都没有想到。

        大家都在讨伐程京鹤的时候,有人暗地嘲笑傅砚辞。

        不过声音不大,傅砚辞也一向对这些不在意。

        但是程京妤的话,似乎句句都是在为傅砚辞出头。

        唐未央要将傅砚辞当成后盾,程京妤偏偏戳开她的拙劣。

        有用的时候当棋子,没用了就从不管傅砚辞也同样会遭受非议。

        聂文勋见他依旧不说话,轻笑道:“我第一次见有人公然维护你,这人还是程京妤,挺意外的。”

        “是啊。”傅砚辞竟然接话了:“确实是第一次。”

        程京妤在靠近唐未央,虽然他没动,但是掌中已经多出一片绿叶,若是唐未央有动作,他手中的绿叶会以凌厉的速度飞出去,打掉她手中的刀。

        但是傅砚辞没有这个机会,因为程京妤在离唐未央还有两步远的时候。

        双方都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她却伸脚极速地一扫唐未央脚下!

        ——唰一声。

        程京妤的动作竟然快的令人诧异,以为她是不是什么时候学过武。

        但是没有,她只是一股猛劲将唐未央扑倒了,而后极速将她的刀抢下来!

        她抓着唐未央的手,沉静变成暴躁:“本公主惯的你!我看你不爽很久了,被蛇咬?你腰间的香囊装的什么?那药包里的雄黄味我都闻见了!”

        因为程京妤怕蛇,所以她小时候,每到春日奶娘就会给她戴上一个雄黄药囊。

        她这个味道异常熟悉。

        唐未央骑马与她对话那会儿,她身上的味道程京妤就闻到了。

        所以她一回来,听说了事情经过之后,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就是不可能。

        再一看,她腰间的药囊也还在。

        那就不可能被蛇咬。

        不明白唐未央这个人关键时刻怎么犯蠢,既然要栽赃,证据也不消灭清楚。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药囊或许是傅砚墨送她的,她舍不得丢。

        但是真以为不是大夫就戳穿不了她了?

        将唐未央腰间的药囊摘下来,扔给大夫,众目睽睽之下,程京妤问:“是不是雄黄?”

        大夫只消一闻,点头道:“确实是。”

        而后又被程京妤将唐未央自诩被蛇咬伤的手塞过来:“这呢?蛇咬的?”

        大夫取了条湿帕子,将上头青色药汁都擦干净了,那两个牙印一般的小伤口,却丝毫不见被蛇毒侵袭过的痕迹。

        “只是用石子磨破了皮,也许是落在地上的时候不小心在石头上磕破的。”

        程京妤将唐未央的手甩开,冷笑:“唐姑娘好会演,这伤口再迟一些就该愈合了吧?”

        哗啦——

        现场爆发了一阵惊呼。

        竟然真的是假的,连被蛇咬都是假的!

        那岂不是说明,唐未央一开始就是要用这一招来设计陷害世子的?

        唐未央此刻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她向来性格好,又是大夫,收获了一堆好名声。

        借着这些,不论她要撒什么慌,男人总是会信的。

        就连傅砚辞也不意外,被自己骗的团团转!

        可是程京妤这个贱人,她凭什么当众让她名声扫地?!

        现在大家都笑话她,她会变成西楚的笑话!

        程京妤突然一笑,转而看向面如土色洛轩宇:“你怎么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