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你过来一下

第一百零五章 你过来一下

        “程....少将?”唐未央看见有人来,喜极而泣:“太好了,我以为没人听见我呼救呢。”

        程京鹤翻身下马,三两步走过去,蹲下身:“你没事吧?”

        他没碰唐未央的手,但是唐未央身上有草屑和灰土,显然是在坡上滚了几圈。

        而她的马也不见踪影。

        “我被蛇咬了一口,方才马不知怎么回事,进了树林就跟受惊了似的,非要往这里冲。”

        唐未央轻轻地吸了一下鼻子,向程京鹤展开自己的手背。

        “我紧急之下先用了一些草药,不过我的脚也崴了,走不了路。”

        草药应当是她手搓的,一双柔夷掌心都是青色的药汁。

        而左手背上被草药盖住的地方,确实有两个像是被蛇咬的小口。

        春日里确实是蛇出没最多的时候,草丛里随时都可能藏着一条。

        他松了口气,心道还好她是个大夫。

        “上了药应当没有大碍吧?你能起得来?我送你去大夫那。”

        说着握着唐未央的手臂就想要将她拉起来。

        但是唐未央痛呼一声,缩着身子不肯动弹:“我、我仓促地将毒血吸出来,不过也不断定是否吸干净了,腿应该是走腕了,容我缓缓行吗?”

        程京鹤还想去追一追名次,当即就想将她抱起来:“我送你去大夫那吧。”

        “世子!”唐未央哭道:“我虽会医术,但是不认得蛇,万一这是五步蛇,那挪动了就极其危险!”

        原来她是担心会毒发而死。

        程京鹤又道:“那你在此等着,至多半盏茶的时间,我叫大夫过来看看。”

        这样就不会耽误大家的功夫。

        但是唐未央依旧不依:“我害怕,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害怕受伤生病一个人,世子就当是陪我一下,好不好?”

        “等我缓一缓,你替我摘些草药来,我将脚先处理了就好了。”

        看来是注定无法得那个彩头了。

        有一瞬间程京鹤觉得有些奇怪,唐未央的理由有些牵强。

        但是一个姑娘家哭的梨花带雨,他又不好多加逼问。

        于是只能耐着道:“要哪种草药?”

        唐未央要的草药二十米外就有,她指着那叶子,叫程京鹤替自己摘回来。

        等程京鹤转过身的瞬间,她眼底的泪光一收,算计和不怀好意一闪而过。

        *

        程京妤一路没碰着什么对手,甚至追上傅砚辞和聂文勋的尾巴时,已经只剩最后一里路了。

        傅砚辞和聂文勋你追我赶,互不想让。

        因此程京妤猜,这两人的马都只有更好没有最好,怕是比自己的坐骑还要夸张。

        不然能跑出这个速度来!

        傅砚辞今日也是气势汹汹,长风吹起他的发,向后面飞过。

        骁勇如一把利箭,随着棕色的金马一路无敌。

        而聂文勋则在听见程京妤的马蹄声时,放缓了一些速度。

        他扬唇一笑:“没想到啊,厉害的竟然是姑娘家。”

        石碑已经近前,程京妤一身酣畅淋漓:“别小瞧姑娘家!”

        “是是是!”

        傅砚辞已经在石碑前勒停了马,他翻身下马,立即从马师手里抽了一根红绸。

        脸上的表情很冷,整个人都显得非常不好惹。

        “殿下,”马师明知道面前这个人其实是质子,往常也受大家欺负,但是他根本一点都不敢惹:“需要系、系在胸口上。”

        这红绸是抵达终点的证物,为防止作弊,会由马师打上一个繁复的结。

        傅砚辞还是一张冷脸,将红绸扔给了马师。

        而后马师以人生中最快的速度,给他在盘扣上打了个结。

        远远看去,这一小团就如同别在胸口的红花。

        ......有点喜庆。

        但是马师一句话都不敢说,他怕自己的脑袋会被锤爆。

        而下一瞬,又有人冲破了终点。

        竟然是程京妤!

        马师惊呆了,原本以为不过是这帮京城纨绔闹着玩的。

        可是他们一个个竟然来真的!

        从那边出发礼炮打响,到现在也不过是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

        这一个两个的速度都如此之快,令他很难相信面前的都是本人!

        可是他们确确实实都是自己驾马而来的。

        当中竟然还有个程京妤!

        程京妤冲被甩在后头的聂文勋倨傲地抬了一下下巴:“承让!”

        聂文勋第三个跨过终点,回以一笑:“不客气。”

        翻身下马时,程京妤的心跳又快起来,因为迎面而来的就是傅砚辞。

        但是脚踝的不舒适令她微微蹙了眉。

        估计是真的旧伤复发。

        可随即又被傅砚辞晃了一眼。

        对方胸口的红绸非常瞩目,令程京妤不合时宜地想到一个词——新郎官。

        她见过的京都成婚礼,大多是新郎身戴红花,牵着一根红绸,红绸那端是新嫁娘。

        但是这个红绸也太小了点,垂下来的一端随着傅砚辞的动作在他的胸口飞阿飞。

        搞得程京妤的心绪非常不稳。

        越来越近,擦身而过的瞬间,她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傅砚辞好似在生气。

        但是为什么?

        他方才在唐未央身边的时候不是还对人家笑么?

        难道是因为自己将唐未央甩掉了,没有让他跟唐未央一起夺得前三?

        如果是这样的话,程京妤只能说,她可太开心搅和他的好事了。

        傅砚辞一眼也未在她身上停留,翻身就要上马。

        等马师给程京妤系好红绸,聂文勋在一边毫不吝啬夸赞。

        “你真是太厉害了,你们第一第二吧,你当真是女中豪杰,我没有看走眼,等着回去取彩头!”

        不知怎么回事,程京妤竟然从他口中听见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幸灾乐祸的感觉。

        就好像他早猜到会是这个结局似的。

        “......”

        回去的路就不大好走了,跑不快。

        因为后面的部队也渐渐到了,大家相逢,总要让一让。

        于是程京妤也就坐在马上,望着傅砚辞的背影走走停停。

        有的人便是这么一个背影都好看的厉害。

        挺拔,修长,完美。

        脖子也长,如话本里说的公子如玉。

        但是一路过的人见了他们,都颇为奇怪地要笑一下。

        对傅砚辞道一句恭喜,再对程京妤道一句恭喜。

        揶揄几乎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了。

        ——跟恭喜新郎新娘似的。

        程京妤怀疑自己现在心怀鬼胎,看什么都不正常。

        但是,有这么新郎新娘各走一处,半日了一句话都不说的么?

        正想着,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走完了。

        傅砚辞的马又停了下来。

        程京妤已经习惯了前面停她就停,于是她也勒了马绳。

        但是谁知道傅砚辞这次居然回头了,眼神如十二月的冰。

        “你过来一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