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便宜货

第一百零二章 便宜货

        “小心些,这里可不如在城中,到处都是平地。”

        聂文勋声音带笑。

        腰像是被烫了一下,程京妤慌忙拽下他的手,再去看傅砚辞的时候,对方已经撇开脸。

        只有侧脸冷硬的线条,看不出喜怒。

        “哦——文勋太子英雄救美,时刻留意着公主的脚下,不像我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是啊,这要不是殿下反应快,公主可就要摔倒了。”

        “公主的脚没事吧?要不让殿下背您去歇息一下?”

        一旁的调笑声传来,大都带着些不怀好意。

        京都的人谁不知道皇帝属意,想要将程京妤嫁给聂文勋。

        现在他们几乎是京都公认,或许太子与郁氏的事情处理之后,就该到他们的婚事。

        而且今日的跑马,只是说的好听而已。

        跑马变成春日宴,很难不猜聂文勋张罗这个,只是为了哄程京妤开心而已。

        那当然要起哄了。

        聂文勋哪会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是他方才确实不是故意的。

        只是程京妤方才着实危险,他情急之下只能抱住她的腰。

        他正想要出声解释,但是有人声音比他更快。

        “诸位若是现在太闲,不如去准备一下待会的跑马?虽然不过是娱乐,但是输了也不好看不是么?”

        程京妤声音不大,但却颇为令人生寒的。

        那语气好像在说:本公主心情不好,最好别来招惹。

        一群贵公子如吃了苍蝇,再不敢说什么,你推我我推你走了。

        程京妤便转身去了桌旁坐下。

        桌上的果点和各色茶饮,都颇为丰盛。

        但是程京妤无心这些,方才歪的那一下,脚踝似乎扭了一下。

        不大严重,疼也不疼,她歇一会可能就好。

        聂文勋又跟了过来:“不去跟五殿下打个招呼?这人为了萧蘅的事,似乎颇为伤怀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都知道程京妤跟萧蘅算不得熟,还爱吵嘴。

        聂文勋这话,说的是萧蘅,实际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程京妤冷冷一笑:“文勋殿下近来实在爱操心了一些,跑马什么时候开始?”

        “怎么,你也要上场?”

        这可不怪聂文勋惊讶了,程京妤虽然出身将门,起码应该也会。

        但她向来是在闺阁中长大的,也不爱打打杀杀那一类。

        跑马就算不激烈,也算挺凶险了。

        她要上场的话那可就出乎预料了。

        “不然呢?”程京妤莫名其妙:“我穿成这样来品茶么?”

        既然是出来散心,那她就要散个爽的。

        骑马时风掠过耳畔,那种疾驰冷烈的感觉,能令人沉迷,抛却连日的烦恼。

        但是聂文勋还是担心:“你要不还是品茶吧,一群男的,再伤着你。”

        他觉得自己堂堂太子,操的心真是够多的。

        但是程京妤显然油盐不进,微微抬高下巴,倨傲得很:“各凭本事。”

        她骑马射箭虽然可能不算是各种翘楚,但是要赢过她,也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

        正说着,夙乙已经将程京妤的马牵过来。

        通体黑色的一匹骏马,竟然比寻常男子骑的都要高壮一些。

        而它的马尾上辫了一条辫子,那一揪马尾毛是红色的。

        很纯正的一匹汗血宝马,估计有钱也难买。

        聂文勋瞬间来了兴趣,走过去摸了摸:“哪来的如此纯正的宝马?叫什么?”

        “黑红。”程京妤提到马颇为得意:“我爹送的,也是我驯服的。”

        驯马可不容易,尤其是这样一匹烈性马,需要的不仅仅是耐心。

        看来程京妤根本不像自己平时看见的那么无所事事。

        而黑红很快招来了一堆围观者。

        萧逸首当其冲,连还在悲伤的事都忘了:“好漂亮的马!”

        他爱不释手地到处摸,还拽着傅砚辞过来:“是不是?好久没见如此漂亮的马了,就是的皇家马场里也不见得能挑出一匹来!”

        傅砚辞兴致缺缺,他被萧逸一拽,离程京妤极近。

        两人的肩膀几乎挨在一起。

        众人都纷纷围过来看马,虽然不敢挤着程京妤,但是萧逸是个不大有眼色的,他肩膀没轻没重,将傅砚辞挤的往一边偏了偏。

        傅砚辞的肩膀就彻底与程京妤挨在一起。

        “......”

        他身上那股冷香猝不及防地传来,离得太近,程京妤的脑袋晕了晕。

        两人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程京妤往旁边躲了躲,让相贴的肩膀离远了一些。

        这个动作其实做的几不可见,但是傅砚辞的眸光还是因此幽深不少。

        程京妤这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究竟是什么意思?

        “公主近来好得意,”立在程京妤右边的唐未央突然开口道:“得偿所愿,出尽风头呢。”

        她声音不大,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清。

        唐未央今日盛装装扮过自己,一袭粉色的弓袋袖,脂粉用的也是上好的,装点着她的好气色。

        跟在傅砚辞身边游刃有余。

        程京妤轻笑:“比不得唐姑娘,这口脂的颜色,是近来西域哄抢的新颜色吧,想不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若不是萧圣高赏赐的东西里,恰好有这么一盒颜色,她也不会知道。

        这口脂偏西域的葡萄紫色,是西域今年给各国皇室进贡的。

        宫里的娘娘都未必有,平头百姓更是用不上。

        唐未央这一盒怎么来的,显而易见。

        想不到傅砚墨待她还不错,连如此珍贵的贡品都不远千里,给她送过来。

        也难怪唐未央死心塌地为傅砚墨卖命。

        可惜傅砚辞不知道,他知道了的话....会不会伤心?

        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明面上对他好,背地里却......

        唐未央的脸色果然难看起来。

        程京妤竟然知道!

        这口脂确实是贡品,全因自己给傅砚墨传递消息得力,所以近来他为了褒奖自己,不远千里送来的。

        原本她只是想当着傅砚辞的面用,觉得这样刺激。

        反正男人么,根本不会留意女人的口脂颜色。

        而且今日她也准备跑马,这个口脂的颜色,能显得自己更为干练爽利。

        这样一来,聂文勋应当会对她更为刮目相看的!

        但是程京妤竟然意有所指!

        她勉强笑道:“公主说笑了吧?这不过是外头摊贩卖的普通口脂,比不得公主寻常用的,您不会看错了吧?”

        程京妤却就着这个姿势看过来。

        不光如此,她还抬手捏起唐未央的下巴,端详片刻,轻啧了一声:“是看错了,确实是便宜货。”

        也不知道在说人,还是在说口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