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那程京妤怎么办?

第九十九章 那程京妤怎么办?

        司珏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傅砚辞已经抬脚走了。

        汗。

        殿下这脾气怎么越来越难猜啊!

        而且司珏以为傅砚辞是要回质子府,谁知他的方向,竟然是冲着聂文勋在西楚落脚的行宫去的。

        聂文勋将他迎进来时,意外至极。

        “你可从来没有踏足过本宫的地方,”聂文勋笑的蔫儿坏:“今日这刮的什么风?”

        傅砚辞毫不理会,绕过他进了门:“说得好像一杯好茶都拿不出来待客似的。”

        “那怎么至于,只是有的人难请,本宫还以为没有美人为饵,有的人不愿意出门。”

        傅砚辞坐下,将聂文勋桌上的几张政事卷轴扫到一边。

        “你来的正好,”聂文勋将卷轴又给他放回去,敲了敲:“边关有异样,你替我瞧瞧这该怎么办?”

        天地良心,文勋太子虽然在政事上比萧蘅多那么两分灵性,也多两分勤勉。

        可是这些在傅砚辞面前都是不够看的,尤其涉及军务。

        但偏偏,大周现在的政务大半都在他手上。

        他要在西楚留这么久,有一大半原因就是因为傅砚辞也在这儿。

        傅砚辞此人,只需稍稍一看,指点江山,那就是一条光明大道。

        也因此,聂文勋才会不余余力地使劲想见他。

        “不看。”傅砚辞干脆地将纸推开,他想要摆谱,那谁的谱都没有他大。

        “我的三殿下!”聂文勋怪叫:“我的哥,我的救世主,必须看!”

        他招来管事上茶,沏的是大周岭南有价无市的雨前。

        茶香缭绕,伴着门庭被日光晒得泛起一层金色,颇有些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光景。

        傅砚辞将手中的帕子放置一旁,看在茶的份上,勉为其难看了一眼,又沉声指点了几句。

        “你听了没有?”

        在聂文勋第三次分神将目光落在帕子上时,傅砚辞丢开卷轴,眼神颇为凌厉。

        反正该记的已经七七八八,聂文勋抬指一指:“这不是你的东西,鸳鸯交颈,酸死了,哪个女人的?”

        “捡的。”

        捡的?

        这么旧的帕子,就算是刺绣有几分灵气,也还劳动不到傅砚辞亲自捡吧?

        于是聂文勋颇为意味深长地:“哦~”

        “捡的,”他点点头,但是没绷住出口:“跟在京妤公主脚后跟捡的?”

        他早就觉得这两个人不简单了!

        程京妤莫名被山贼掳走,他和程玺赶到时人却又不见了。

        再听闻程京妤的消息,就是她被人从西陇街送回去。

        在此之前,聂文勋可是找了傅砚辞大半天!

        质子府没有,他猜测过的那个金银轩也没有。

        傅砚辞这个人,比狡兔三窟还要过分,你不会知道他究竟有几个窟。

        但是程京妤被人掳走,又完好无损,只是身带暧昧送回府,这件事别人看来定然是匪夷所思。

        但是在聂文勋来看,完全是有迹可循!

        肯定是厮混了一整夜,还是在瞒着京都所有人的情况下!

        聂文勋的试探没有成功,傅砚辞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而后将那张帕子折起来,方方正正,收进了袖袋里。

        看起来非同一般的上心和宝贝。

        “......”聂文勋在他的动作间,闻到上头有一股暗香,他霎时间精神了:“你还敢否认!这上头有程京妤经常用的熏香味!”

        否没否认先另说。

        但是——傅砚辞凉凉地问:“你还闻过她身上的香?”

        冤枉,这个当然不能认!

        “她身上的味道极显,又不是我要故意凑近闻!梨花和橙香味,你敢说她站在你面前你闻不到?!”

        倒是能闻到。

        程京妤身上的香味确实与旁人的不同,别人恨不得都用浓郁的花香,将所有的目光吸引过去。

        但是程京妤不同,她身上的味道向来不重。

        而且与浓郁花香不同,她用的是梨花混合橙香。

        一点点甜,一点点酸涩。

        每每充斥在鼻尖,令人心旷神怡。

        傅砚辞的神情好看了一些。

        聂文勋头凑头地挤过来,冲他道:“你真对程京妤动心了?那夜你们在哪个青楼里鬼——”

        “离我远点。”傅砚辞将他的头推开:“太子殿下,我必须提醒你,没有证据的事情就是诽谤。”

        “不止程公主,我也可以翻脸不认人。”

        聂文勋自认自己都够能装的了,哪知道面前这个人竟然比他还能装!

        气死他了就是说。

        什么也打听不出来,他往椅背上一靠:“萧蘅都已经落马了,你究竟什么时候出门玩?浪费这大好的春日!”

        年早已经过完,京都城外的农庄都在春耕。

        正是好时候。

        没有萧蘅那个烦人的家伙,不正是可以出去玩闹的时候么?

        “听说你约我去跑马?”傅砚辞呷了一口茶,又慢悠悠地放回去。

        “对啊!”聂文勋拍桌子:“我以为你不知道!那你不回帖?”

        他在傅砚辞面前总是咋呼一些,没有往日的庄重。

        傅砚辞幽幽地应了一句,又问:“有谁?”

        聂文勋数了几个名字,都是京都有名的几个世家的公子,平时不站党派的,也跟萧蘅玩不来。

        他又不是傻,要是找那些跋扈,别说跑马不尽兴,还容易闹出事端来。

        傅砚辞听完,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而后说:“一个也不认识,不去。”

        不至于不认识,不过平日没有来往过也是真的。

        聂文勋吃得开,性子好说话幽默,也没有架子,他找的人应当是有些技术的。

        “跑一趟马不就认识了?好过你终日待在质子府吧?人都要闷出病来我跟你说!”

        他是打心眼里佩服傅砚辞,也是打心眼里不认同他的处世方式。

        都说朋友多一些是好事,可是傅砚辞似乎根本没有这个自觉。

        来西楚一年多也是多遭为难,从未想过与人亲近。

        但是傅砚辞竟然哼笑了一声:“你觉得是来西楚交朋友的?将来有一日,马踏他们西楚国界,若是他们向你求饶,你怎么办?”

        聂文勋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是要掌大周的权,但他的野心也没有那么大。

        傅砚辞的意思,将来西楚他要纳入麾下么?

        “那程京妤怎么办?”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