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你以为她看得上你

第九十七章 你以为她看得上你

        说完也不等到这两人回话,带着夙乙如同逃一般离开了大狱。。

        甚至忘了问,傅砚辞来大狱是要做什么。

        视线从那道淡粉色的身影中收回,傅砚辞莫名抬起手,在指尖捻了一下。

        ——青葱长指间,有一根程京妤匆匆擦身而过,没注意从腰间跑下来的手帕。

        淡蓝色,上面绣着一对鸳鸯。

        魏长明张了张嘴,想说话,又莫名害臊。

        两只鸳鸯的帕子,不是女子重中之重的私物,便是要送人的情物。

        “是不是公主曾经送给太子的?”魏长明想了想还是没有憋住:“她今日来此是为了取回定情信物?”

        丝毫不知道自己这张臭嘴一出口就闯祸的魏长明,还自顾自给自己点头。

        “定然是这样,公主今日看着心情也不大愉悦呢。”

        傅砚辞将那张蓝帕子抓在手心,分不清他是在意还是不在意。

        只是淡淡地挑了一下眉:“哦?怎么瞧出她心情不愉悦?”

        “她都不曾刁难殿下你呢!”

        魏长明是第一次跟在傅砚辞身边碰见程京妤,但是外头不都议论纷纷么?

        程家的小郡主,天天没少给傅砚辞找闹心的绊子。

        “......”傅砚辞懒得对牛弹琴:“你没见她脸上沾着的血?”

        什么?!

        魏长明错愕地抬起头来:“我怎敢看公主的脸!倒是殿下你,瞧得如此仔细?”

        这人幸亏只是个监狱司,若是要他去审案子,恐怕所有人都该被他带偏。

        但是看着傅砚辞定定盯着自己的脸色,魏长明才恍惚后知后觉:“不、不会吧?血.....”

        他拔腿就奔,直往看押萧蘅的那间牢房。

        但是萧蘅还好好地在牢中,没见丝毫异样。

        魏长明一口气还未舒散,狱卒见他已经回来,忙过来禀报:“大人,皇后,皇后那——”

        两眼一黑,原来问题出在皇后那,并不是太子这儿?

        牢里的萧蘅也听见了响动,他倏地睁开眼,竟然看见傅砚辞站在牢门外!

        “你!你来这干什么?母后怎么了,你们谁敢碰母后?!”

        下狱这几日,萧蘅尝尽了树倒猢狲散的滋味。

        别说是从前站在他这边的党羽,就是以前得过他好处的世家,都纷纷翻脸不认人!

        这几日一个相熟的人都没有来探看过。

        而第一个,竟然是被他曾无数次奚落、针对的傅砚辞!

        当然,傅砚辞定然不是来看他的。

        而是来笑话他的!

        “你来干什么,滚,滚开,狱卒呢,将他轰出去!”

        而魏长明方才匆匆去了女牢一趟,现在又大惊失色地跑回来!

        他的脸忍不住一寸寸地变白,扯过傅砚辞的袖子,小声道:“皇后、皇后被砍断了一只手掌!”

        傅砚辞挑眉,这次是当真有一丝意外。

        他没想到,程京妤竟然敢在萧圣高的眼皮底下,做出这种事。

        魏长明的声音不算大,可是却足够牢里的萧蘅听清。

        “你说什么?”萧蘅冲到牢门旁,嘶声怒吼:“你说母后怎么了?你们怎么敢,本宫要面圣,究竟是哪个贱人做的,本宫与母后还没有定罪呢!你给本宫将父皇找来!”

        “将人散出去。”傅砚辞低低吩咐一声。

        若是程京妤此时在这里,会发现他一派自然,仿若大狱被就是他的地方一样。

        而魏长明心慌归心慌,却也强自镇定,听从傅砚辞的吩咐,将人散了出去。

        “你听他的?你凭什么听一个质子的话?你是西楚的奴才!大狱,大狱该听父皇的!”

        萧蘅身上蓬头垢面,说话竟然也有些语无伦次,下狱这几天,似乎只剩下了没用的愤怒。

        “你母后断了一只手掌,你是不是也想尝尝手掌连根砍断的滋味?”

        傅砚辞竟然在牢门外蹲下来,他扬起一点笑,目光里却残忍至极。

        甚至抬手冲萧蘅比划了一下:“刀很锋利,就这么一下,当下一点都不痛。”

        “.......”

        魏长明作为一个旁听的,竟然觉得自己手腕上都穆地一寒。

        萧蘅缩在牢里,如一摊烂泥,难闻也难看。

        就像剥掉从前那身蟒袍,他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

        看着傅砚辞的眼神,也渐渐地变为了恐惧:“你、是你!你装的弱不经风,其实早就,早就跟程京妤那个贱人算计我!”

        ‘啪’!

        他的左脸突然被傅砚辞手指间弹出去的一颗石子打偏了过去!

        那石子明明很小,可是力道竟然极大,萧蘅甚至当场嘴角流血!

        “嘴巴放干净点,有点阶下囚的自觉。”

        萧蘅出生就是天之骄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服软。

        嘴角立刻肿起一大块,却也还要骂:“你们就是....狼狈为奸!程京妤贱人,贱人!”

        一柄刀直接贴在了他的脸上,傅砚辞的速度竟然快的令人咋舌,跟本没看清他从哪里掏出来的。

        “脸不想要,还是嘴?”

        原本一直都被自己戏弄,压迫的人,此刻却露出这样毒蛇,将人置之死地也在所不惜的表情。

        萧蘅后知后觉地感到一阵害怕。

        他分不清是傅砚辞变了,还是他平时掩盖的太好。

        自己竟然从不知道,傅砚辞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

        就像是,真的敢在这儿将自己杀死。

        “你、是为了谁?程京妤给了你好处?”萧蘅鼓起最后一分勇气,如毒蝎一般:“你还信她?她最会装了,你也信她哈哈哈哈,她是要嫁给聂文勋!你以为她看得上你?”

        萧蘅再蠢,落在大狱里冷静了这么久,也该反应过来是谁将他置于如此地步了。

        程京妤这个人,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他,算计郁家!

        否则仪妃怎么会跟父皇突然出现在飘香茶馆!

        而傅砚辞呢,他担任的又是什么角色?

        是不是程京妤出卖色相,许给了傅砚辞好处,所以他来大狱对付自己??

        “她就是个表子,看着销魂吧?勾引本宫的时候更销魂呢,你以为你是特殊的,得了她的好处就为她卖命了?她被本宫压在身/下的时候,你还在大靖当狗呢!”

        “哈哈哈哈哈——”

        魏长明有些担心地看向傅砚辞。

        这位手腕他是知道的,而一个男人的自尊被放在地上踩,是个人也该受不了。

        正想出声,就见傅砚辞握着刀柄,突然手腕一动。

        以一种谁也不曾看清,匪夷所思的迅速,将萧蘅的舌头割了下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