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砍断手掌

第九十五章 砍断手掌

        程玺沉吟了片刻。

        虽然是断然不会让程娇娇入程家祖坟的,但是流落在外,也未免凄苦。

        他着人去敛了,又在城郊指了一处地方,命人安葬在那。

        程娇娇毕竟是从侯府出去的,萧圣高有着程京妤的事,也没在她身上定别的罪,只说秽乱后宫。

        那一日,程京妤从金玉苑出来,去了趟大狱。

        往日的皇后已经是个阶下囚,而昨日的郡主,如今已是公主之身。

        程京妤带着那张旧帕子。

        她不见萧蘅,因为烂人污眼。

        郁旎秀一身常服,身上不带丝毫从前的贵气,被污渍斑斑的牢房熏出一股难言的气味。

        闹过,求过。

        可是皇帝始终没来看一眼,仿佛夫妻情分就此恩断义绝。

        倒是仪贵妃来过,不对,已经是皇贵妃了。

        她掌着中宫的凤印,升为了皇贵妃。

        只怕自己一死,皇后之位也是未来可期。

        苏家不过是个势微的文臣之家,苏黛儿未进宫前,给她提鞋都不配。

        可是摇身一变,却成了皇贵妃,站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说:“姐姐想必想不到,连我都想不到呢,郁氏满门,竟然死在太子那张缺德的嘴上。”

        萧蘅被关在别处。

        从出事起郁旎秀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一面。

        她抓着牢门,嘶声厉吼:“你别得意!我郁家的今日,就是你的来日!”

        “那便来日再说,”苏黛儿也不是轻易被她刺激的人。

        刚进宫的时候,皇后的为难可没让她少受伤,甚至差点被弄死在宫里。

        就连后来生子,也差点被郁旎秀暗害活不下来。

        她都记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的际遇总是会变的,现在不就换成妹妹在外头看着你了么?”

        苏黛儿比郁旎秀,最大的一个不同就是苏黛儿从未有过恃宠而骄的想法。

        她知皇宫中如履薄冰,走错一步都会生出无边的变故。

        今日皇帝宠她,明日就可能对她下手。

        居安思危四个字她每日默念一百遍。

        “你就是来看本宫笑话的?”郁旎秀面目狰狞:“陛下只是一时气急,你以为他真会处置郁家?没有郁家,他就只能倚仗程玺,他会让程家一家独大?!”

        她还带着这种妄想,妄想下一瞬萧圣高就打开大门将自己放出去。

        “我的好姐姐,你好天真啊。”苏黛儿一身罗裙没有沾染丝毫灰尘,定定地笑起来:“他即便不想程家一家独大,难道就会放着一个时刻想弑父的皇后太子在身边?”

        “再者,京妤公主与文勋太子的婚事成了之后,他就拿着大周的人情,背靠大周,屈屈程家算什么?”

        提到程京妤,苏黛儿其实有些佩服。

        这人小小年纪,可是谋略过人,胆识上自己都比不了。

        不过这又怎么样,程京妤站在她这边,大家就是朋友。

        互惠共赢而已。

        “你做梦!聂文勋才看不上程京妤!”郁旎秀此刻眼中的嫉恨毫不掩饰:“她就是个贱人!”

        “贱人!”

        “我一直好奇你为何对程京妤的敌意如此之大,”苏黛儿道:“明明是小辈,可你偏要让程娇娇插一脚同她争抢萧蘅。”

        似乎预感到她会说什么,郁旎秀嘶吼道:“你闭嘴!本宫要对付一个贱人,还用跟你解释不成?!”

        “后来那日,萧蘅在茶馆所言,令我恍然大悟。”

        她缓缓笑出来,脂粉精致的面庞上,是对郁旎秀的嘲笑:“原来你喜欢程玺。”

        郁旎秀面如死灰。

        “当年赵氏嫁给程玺,你一直怀恨在心,所以对她的女儿,你也恨入骨髓,根本不会让她当你的儿媳,对不对?”

        郁旎秀知道自己这次彻底栽了。

        原来,原来萧圣高着急将她赐死,还有这层原因在!

        难怪,难怪他一面都不见自己。

        因为事关皇家颜面,审理上根本没有提到这个。

        她死定了,死定了!

        苏黛儿又柔柔地笑起来:“看来姐姐吓坏了,你看,少做些亏心事嘛,免得最后自己都不敢面对。”

        她本就是来落井下石的,目的达到,也不会再纠缠。

        转身要走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最后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女人:“对了,我估计程京妤也会来找你呢。”

        果不其然,苏黛儿离开半日后,程京妤就站在了牢门前。

        她抖开那条帕子,一句废话也没有:“我娘的死,跟你有关是不是?”

        单刀直入,她就是来问责的。

        郁旎秀从地上抬起脸,目光很阴冷:“你想怎么样?”

        十四五年前的事了,若是面前这个人当时也弄死,那就不会有现在的诸多种种。

        她还是失策了,当初就该一起杀了。

        程京妤平静地从袖袋中掏出一瓶鸩酒,扔在地上,她道:“一命换一命,喝了它。”

        被皇帝处死,不足以泄愤,程京妤要她死在自己面前。

        “你敢杀本宫?谁给你的胆,谁?!”

        “不喝也可以,”程京妤换了个方向:“左右陛下现在不见你们,那我便找人,在行刑之前,一根根剁下你和萧蘅的手指,交换着送给你们各自,好不好?”

        她前世被折断手脚而死,现在给郁旎秀一瓶穿肠毒药,已经非常仁慈了。

        但她也不介意自己残忍。

        但是突然,郁旎秀眼中一阵厉光闪过,竟然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猛地扑到了牢门上!

        哐当一声巨响,她手中的一根簪子堪堪划过程京妤的脸!

        下一瞬就被夙乙当胸击打出去。

        若不是她动作太急,那簪子其实要瞄准的,是程京妤的脖子!

        簪子尖利,这要是刺进去定然性命堪忧!

        “贱人!大贱人生的小贱人,你们都该死,该死哈哈哈!”

        她吐出一口血,疯癫般狂笑不止。

        而程京妤的脸上,缓缓冒出一串血珠。

        像是在洁白的雪地扔了一朵红玫瑰。

        “夙乙,砍掉她一只手掌,给萧蘅送过去。”

        程京妤抬袖一擦,那血色似乎映入她的眼中,显得分外危险。

        她说到做到。

        随着一声凄惨的嘶嚎,大狱外枝丫上的鸟都被震飞了几只。

        走出来时,程京妤身上阴鸷的血气未收。

        然而一抬眼,不远处的宫道上,立着一道纤长的白影。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