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不该求我

第九十四章 不该求我

        她许久没有抬起头来。

        夙乙从外头望过去,发现这位向来嚣张的郡主,难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在灵位前跪了许久。

        直到春华疾跑过来。

        手上捧着一个碟子,上头满满的糕点。

        结果上台阶的时候大概因为太过紧张,绊了一下,撒了一半。

        “郡主!”春华顾不上了,赶紧给程京妤送过去:“您快吃些东西!”

        程京妤只是瞥了一眼,依旧跪着:“你端回去吧,我跪完再吃。”

        本就没有给娘亲尽过孝道,哪里还能当着她的面吃东西。

        “那怎么行,这都要饿坏了!”

        春华跟着跪在她身边,有些神秘:“郡主,啊不公主,方才陛下派人来宣旨呢!”

        听闻程京妤无碍回府,萧圣高自然是要兑现承诺的。

        程京妤嘴角含着冷笑:“我不稀罕什么公主之位,这都是他心虚弥补而已。”

        而且萧圣高给她公主之位,也是有他自己的私心的。

        有了公主的头衔,更加配的上聂文勋而已。

        萧蘅被处置,东宫之位空闲,而西楚皇城中,原本就没有绝对适合皇位的皇子。

        萧圣高只会更加逼迫程京妤将婚事定下来。

        皇帝都是如此,不做没有利益的给予。

        “郁氏的案子审起来不会太慢,我等着郁旎秀的下场!”

        两个时辰后,晌午已过。

        程京妤起身时,脚步一晃。

        那毕竟是整整两个时辰,膝盖酸软不说,她本就昨夜开始都没有进食,饿的两手颤颤。

        回院子的路上,姜素白突然窜了出来。

        ——发丝凌乱,双眼猩红,显然已经是半疯的状态了。

        “程京妤!”姜素白扑过来,幸好一旁的家丁拦的快,将她摁住。

        她嘶吼着:“你放过娇娇,放过娇娇吧!她有身孕了啊,孩子是无辜的,你看在两条命的份上,积攒积攒功德!”

        功德?

        程京妤冷冷一笑:“你要我攒功德?”

        “她没有害你!都是你设计她的!太子已经落马了,你放过她吧,求求你!”

        “程娇娇没有害我?”程京妤步步逼近她:“她没有联合皇后想在宫宴上对我下药,还是没有背着我与萧蘅私相授受,还是她没有联合山贼,要将我掳去灭口?!”

        她字字句句,声音不大,却都掷地有声。

        每说一句,姜素白的脸就白了一寸。

        原来、原来她都记着。

        原来程京妤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处置,她是已经做好了打算,要将太子和娇娇一网打尽!

        姜素白浑身颤抖,要不是家丁拉着,她甚至要直接跪倒在地。

        “可是她、她有孩子了,那也是龙嗣,龙嗣啊!而且她是你的妹妹,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还在呢!”

        生出来就是龙孙,是要享无上荣耀的!

        怎么能死,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龙嗣?”程京妤点点头:“对,是龙嗣。那你不该来求我,该去求陛下才对,下令要程娇娇死的也不是我,是陛下不是么?”

        她掷地有声,句句都敲打在姜素白心上。

        是龙嗣,萧圣高难道不知道吗?

        可他还是要程娇娇死,因为他不想要萧蘅的孩子。

        “啊对,你也求不了,毕竟一个妾室还不配得见天子。”

        程京妤此时才觉得前世那口恶气发散出来。

        姜素白带给她的,萧蘅程娇娇带给她,还有皇后。

        所有跟程家灭亡有关的人,她都要一点点讨回血债来!

        “还有孩子,她既然背着所有人要怀这个孩子,那就要承受后果,”

        程京妤俯下/身,看着姜素白恐惧的眼,后面的话说的小声。

        “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好命,遇上的是我爹,愿意顾及一个女人的颜面替你养孩子。”

        她都知道了!

        程京妤居然什么都知道!

        姜素白再也说不出来什么,双唇剧烈地抖动,眼底一片死灰。

        “所以也不要说什么姐姐妹妹情分这种话,我只有一个亲哥哥,是侯府的嫡长子,将来的小侯爷。”

        说完,程京妤再也不看她一眼,转身时冷肃了眉眼,冲家丁吩咐:“带回院里去,看管好了,没什么不要让她出来乱晃。”

        也不知郡主是因为当了公主的缘故,还是经过昨日一事彻底被逼狠了。

        总之她身上的气场很可怕。

        是令家丁都不敢直视的可怕。

        “是,公主殿下!”

        回了金玉苑,程京妤才卸下一身疲惫,坐进了椅中,深深地陷进去。

        春华来回忙活,不时捧些糕点茶水过来。

        但是程京妤始终坐在椅中,一动也不动。

        她的院子可以被夕阳照透,此时西斜的日影将院中的紫荆树拉的很长。

        前厅的光一寸寸暗下去。

        春华感觉程京妤有心事,虽然方才郡主似乎很威风,在二夫人面前出了一口恶气。

        可是她又没觉得郡主有多开心。

        “公主——”春华不敢问,只说:“秋白想见您一面。”

        帮着程京妤做了程娇娇那事,秋白作为一个背主的侍女,往后也没有去处。

        “给她拿张银票,遣散了吧。”

        春华却很担忧:“她会不会在外头乱说话,她说想跟着您。”

        虽然不是直接,但是秋白也算是程娇娇一手带起来的侍女。

        程京妤是不会用她的。

        “她可以乱说,皇帝总有一天会与程家决裂的,但是现在,他不敢动我们。”

        程京妤不愿再多说,她上了床,将自己裹进被子里。

        其实刚刚姜素白来求她的时候,她有点累。

        她说情分,程京妤没什么触动,因为过往种种,就算是美好,也是程娇娇装出来的。

        她们母女从未想过好好待她,惹出这么多事端,程京妤也什么好心软的。

        但是那个孩子不是。

        他或许也不知道自己会降生在程娇娇的肚子里,还未来的及出生就没了。

        小仇得报,程京妤却不觉得欣喜。

        她的情绪消沉显而易见,春华心疼又没有办法。

        一连几天,程京妤都在侯府那也没去。

        她脖子上的咬痕已经退了很多。

        这几天每次照镜子,她能看见这一块。

        由紫红变青,现在青色也一点点消散。

        开春这日,宫里头有消息传来,程娇娇被处死了,内侍过来问,程家要不要将她的尸身收回。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