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往上爬为了谁

第九十二章 往上爬为了谁

        程京妤无法,只能跟着她爹进去了。

        不过在入府的间隙,她还是抓紧薅过夙乙:“昨夜到底谁将我掳走的??”

        到底是谁这么恶趣味,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毁了名声!

        可恶!

        看来那个玉珠,也并非明面上那么良善。

        她分明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印记,却一句都没有出声提醒。

        “傅砚辞。”夙乙没有犹豫就说了。

        傅砚辞看样子根本不怕人知道,那他更无所谓。

        “什——”程京妤难以置信地停下步子:“傅砚辞?!”

        傅砚辞把她山寨带走,咬她脖子?

        不可能!

        傅砚辞怎么会是这种人!

        “你的表情....”夙乙抱臂低睨她一眼:“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

        如果这牙印是别人咬的,程京妤找出人来,定然要把那人的牙齿全都拔下来才能泄愤。

        可若是傅砚辞。

        那她的脸还挺热的。

        “傅砚辞怎么会出现在山寨?”

        说起来,还没有醉的彻底时,山寨里是不是出现过一个独眼的男人。

        她当时还觉得挺像傅砚辞来着。

        不会——“不会他一先就混入山寨,为了要救我吧?”

        难道自己被山贼掳走的消息闹得太大了,傅砚辞也听到了,他为了与自己的合作,所以单枪匹马去救自己?

        “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找到你的时候,你要把他的皮剥下来,还抢了他的刀。”

        程京妤原本的美好愿想被瞬间打破了:“你说什么?”

        她疯了吗?

        “你说傅砚辞很讨厌,那张脸看一眼都讨厌,最好把皮剥下来。”

        夙乙跟念书一样,语气毫无感情起伏。

        程京妤的脸看上去要迸裂了:“我还说了什么?”

        “那玉珠为了救他,手被刀割破了。”

        所以昨夜自己发疯真的要剥傅砚辞的皮,而玉珠为了拦下,手才受伤的?

        她早晨怎么跟玉珠说的来着,说我给你送药来。

        这落在玉珠眼里,不就跟个假好人一样?

        难怪人家对她没有什么善意!

        她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啪’地一声很响亮。

        惹得程玺回头瞪她:“程京妤,你现在对我用苦肉计毫无作用!”

        什么苦肉计啊,她恨不得没有在这个世上活过。

        她到底是怎么把对傅砚辞的怨气,喝醉酒后全撒泼到他身上去的?

        “你为什么不拦着我?”程京妤咬牙低吼:“你主子死了,你就一文钱也拿不到!”

        “你也得让我碰才行,”夙乙的三白眼非常有个性:“对着傅砚辞又哭又笑,我实在很难帮你。”

        又哭又笑?!

        程京妤又惊悚了:“我还做了什么!?”

        但是随着夙乙瞥眼过来,欲言又止,她又喊:“行了!不准说了!”

        不论做了什么,她在傅砚辞那里肯定已经被判了死刑。

        咬一口算什么,没一刀嘎了她都是他人好了。

        她抬眼一看,程玺带她来的地方也不是别处,而是程家的祠堂!

        她娘的牌位也在其间,祠堂干净整洁,萦绕着淡淡的香灰味。

        程玺在一边站定,呵斥:“跪下!”

        ‘噗通’程京妤一跪,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脸也都贴着地,她长声一吼:“娘!您带我走吧!”

        本来只是让她来祠堂反省,可是她这阵仗却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

        连后脑勺都透着一股厌世。

        程玺心一软,可又强迫自己硬了心肠:“你给我跪好!”

        跟过来的程京鹤一脸担忧,想要劝阻:“爹,京妤虽然胆子大了些,但是到底没有出什么事,您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没有出什么事?”程玺微微冷笑,刚刚当着外人的面他不能说,此刻全然忍不住:“将皇后一党拉下马都不算大事,什么才叫大事?!”

        他再想一遍还是心惊,若是程京妤冒险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那怎么办?

        那陈大榜做了多年的土匪,万一只是做戏骗小姑娘呢?

        皇帝若是没有听见太子和程娇娇的算盘呢?

        掳走程京妤的人若是另有所图,根本就不打算讲人放回来呢?

        这中间只要出了一点错,程京妤今日大概都没命回来!

        他怎么能不生气!

        “我都安排好了,夙乙也在,若是不对,也有埋伏好的接应放出讯号,会通知你的。”

        知道程玺这回是真生气了,程京妤暂时抛开傅砚辞,老老实实跪好。

        “等我收到讯号,赶过去看见的是你一具尸体,那又怎么办?”

        程玺惊讶于自个的闺女如此大胆,敢布一个局将皇帝都算进去。

        他怎么会不怕?

        程家百年清誉若是毁了不算大事,但是:“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让我跟你娘怎么交代?!”

        他指着灵牌之上刻着她娘名字的牌位:“你做事情能不能考虑一下你爹?”

        原本以为只是跋扈了一些,任性了一些。

        但是此次程京妤的手段,让程玺觉得一个战场老将的布局都不会有她的老练。

        若不是决心将这些人置于死地,信念非常坚定,她怎么敢?

        可是皇后和太子,究竟与程京妤有什么仇。

        值当她这么做!

        “爹,京妤定然是有苦衷的,何况皇后太子一直想借程家的权势,为此求娶京妤多次了,可是太子却与娇娇——这也怪不得京妤会忍不住。”

        程玺冷冷地看着程京妤:“你是因爱生恨么?”

        因——程京妤惊呼:“爹,我跟萧蘅什么也没有!”

        她不想将前世的事都袒露出来,那些算计,威逼,最后的残忍,都深深烙印在程京妤的脑海。

        还有母亲的死。

        再提出来,定然又要勾的老爹更加伤怀。

        反正郁氏一族,萧蘅,程娇娇,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了。

        那那些血迹斑斑的过往,她就不想揭开。

        左右程玺也是因为担心她,骂几句就过去了。

        “那你到底是为了谁?”程玺咄咄逼人:“你没有当公主的野心,我的庇护能够令你无忧了,你要往上爬,究竟为了谁?聂文勋吗?”

        他这么直接,倒是让程京妤怔了怔。

        是啊,她本来只是为了报仇,但是如此手段,搅弄风云,是想得到什么呢?

        她清楚自己当然不是为了聂文勋。

        那是谁,傅砚辞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