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回府

第九十章 回府

        楼下街道人声鼎沸,夹杂着一些小贩的叫卖声。

        程京妤眼皮动了动,窗棂开了一条缝隙,日光刚好打在了眼皮上。

        但是她根本睁不开眼。

        因为又酸又涨,眼皮仿佛有千斤重。

        这要不是流了二斤眼泪,都达不到这个效果。

        她拿手揉了揉,强迫自己坐起来,而后在床上醒了一下神。

        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这是哪里!?

        她不应该在仙女山上等爹爹来救她的吗?

        ——好像在陈大榜那儿喝了酒。

        可是那甜酒度数很低,入口甘甜,怎么会喝醉人?

        难道是陈大榜诈她?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不应该是这样。

        她忙掀开被子,看见自己依旧穿着昨日的衣服,并且衣着完好。

        身上也没有什么异样。

        被人劫色应该不会,但是这到底是哪儿?

        她喝醉了之后发生什么,脑子里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且这屋里的陈设,极为简单,看不出任何一点熟悉感。

        “来、来人!”

        程京妤下床穿鞋,扑到窗口,掀开窗棂往下望。

        是街道。

        热热闹闹街道。

        不过这地方她不熟,看着像燕京,又没有什么她熟悉铺子。

        对面的一排店都紧闭着大门。

        依稀可以辨认出一些牌匾,写着‘春风楼’‘藕荷轩’。

        程京妤脑子嗡了一声,这些花名她要是不知道什么意思,那就白在燕京这么多年了。

        这里是西陇街,青楼一条街??

        好好好,是谁将她弄到青楼来的!

        正破门出去,楼梯转角便有一人迎上来。

        广袖翩跹,柳腰细瘦,面目美艳一姑娘。

        那姑娘见了她,似乎调整了一番表情,才露出一抹笑,福礼道:“郡主。”

        “你是谁?”程京妤蹙着眉:“我为何在这?”

        傅砚辞似乎有公事,一早就离开了。

        离开前只嘱托了珍姐,人醒了派车送回侯府去。

        既然程京妤看样子已经将昨夜的事都忘了,那玉珠觉得自己也没有义务提醒。

        本来殿下在燕京,就该避人耳目。

        “郡主别怕,没出什么事,郡主若是要回侯府,玉珠这就为您安排。”

        程京妤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她就不应该喝那黄酒的。

        自己从仙女山无故失踪,一切都乱套了。

        并且萧蘅的事她还没有得到最后的结果呢,真误事。

        不过面前的姑娘看着脾气很好,她也没有多劳烦人的道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问问陈大榜就知道了。

        “谢过姑娘,那劳烦姑娘替我安排个车子吧。”

        “郡主客气。”玉珠浅笑莲莲,抬眸时扫过程京妤的脖子,却笑容一僵。

        程京妤穿的是襦裙,本就没有遮盖完全。

        而那个鲜红的牙印便暴露在玉珠的视线里。

        她捏着帕子的手紧了紧,只装无意地又撇开脸。

        程京妤心里操心着侯府那边和萧蘅的事,没注意她的表情,抬脚下了楼。

        玉珠也不打算告知。

        顶着这么个牙印从烟花柳巷出去,程京妤这名声,多少都是要遭人议论的。

        既然没有露脸,就扯不到他身上去。

        她暗暗收起心思。

        马车来的很快,程京妤上车前注意到玉珠手掌的伤。

        总觉得有一股熟悉感闪过,但是快的抓不住。

        她坐上马车,道谢:“谢姑娘昨夜的照佛,这手掌伤了不容易好,我差人送个药膏给姑娘吧。”

        见她当真什么都记不住,玉珠盈盈一笑:“不必劳烦郡主,我家公子已经给上过药了。”

        她家公子?

        不过看玉珠方才在楼里的派头,似乎是当中的头牌。

        青楼里的事她虽然知道的不多,不过凭借玉珠这样的姿色,有固定的恩客怕也是自然。

        她没有多想,放下车帘。

        玉珠拒绝是她的事,谢还是要谢的,而且不止要送药膏。

        马车缓缓驶出,离开了西陇街,两边的议论声愈发大了些。

        隐约听到一些公主、侯府,郁氏这样的字眼。

        此次的事情,程京妤以身犯险谁也没有告诉,赌的不止是萧圣高。

        她赌了仪妃,萧蘅,程娇娇。

        看来掀起的风浪确实不小。

        那马夫知道要去侯府,隐约已经猜到了程京妤的身份。

        “郡、公主,听闻程侯已经找您找疯了,您昨夜怎么会在玉香楼里?”

        说来话长,程京妤捂着隐隐作痛的额角:“昨天燕京城除了我,还出什么大事了?”

        “出啦!事情可严重了,郁氏一族被废,太子下狱,就连程府那个二姑娘,也被陛下赐死了呢!”

        “还有呀,陛下直接将您封为公主,您可是如今西楚唯一的外姓公主呢!”

        看来昨天萧蘅那边果真精彩啊,否则萧圣高怎么会为了弥补她,直接给个公主头衔。

        程京妤微微冷笑:“是么,皇恩浩荡。”

        她心口松下了一口气,因为郁旎秀终于自食恶果。

        而萧蘅被废,以他的脑子,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可能。

        程娇娇——可惜了肚子里那个没有成型的孩子。

        她思绪千回百转,最后想到的却是——傅砚辞知道消息的话,会不会有一点开心?

        他入西楚一年多,被萧蘅欺压无数,常常当着众人的面,对他奚落克气。

        除了萧蘅,会不会给傅砚辞出了一口气?

        如果有,哪怕只是一点,那程京妤也觉得值得。

        正想着,程府已经到了。

        程京妤下车前心有不安。

        她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只要陈大榜见过父亲,他定然能想明白其中关键。

        等着她的不会是一顿鞭子吧?

        然后外头很热闹,比方才在街道还要热闹。

        侯府门前聚集了大批的百姓,有带着瓜子的,还有带着茶壶的。

        ——来看热闹??

        似乎程京妤一夜未归已经是燕京城的头等大事了,大家都过来‘关心’郡主什么时候回来。

        而侯府门口,亲兵林立,一队队人马被分散出去,也有回来复命的。

        她爹和她大哥正背着手立在门口,面容肃穆疲惫,看着像是一夜未睡。

        程京妤心里打鼓,又自责,又害怕。

        那车夫的速度却惊人的快——“侯爷!公主回来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