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你不要说出去

第八十七章 你不要说出去

        白净的掌心被程京妤擦得很红,像要退掉一层皮似的红。

        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因为着急,程京妤看上去想哭:“要擦掉。”

        其实已经擦掉了,那沾上的两滴血被揉干净,掌心那条发白的旧疤倒是更明显了。

        傅砚辞制止她的动作,将她的左手捏在手心里。

        明明下午在仙女山上,他面对程京妤还一腔怒气,可现在又见不得她自虐。。

        “谁伤的你?”

        他的拇指在程京妤的掌心按过,带着凉意,与程京妤擦得火热的皮肤截然相反。

        大约是舒服,沉浸在悲伤里的程京妤没有挣脱。

        她站在傅砚辞身前,陛他矮了半个脑袋,低头时,脑袋毛茸茸的。

        甚至经过一日的折腾,簪好的发乱了一些,几缕发丝擦过傅砚辞的下巴,微痒。

        她似乎在思考,半晌说:“程娇娇。”

        就这么站着,不去看傅砚辞的脸,面前的人身上传来的味道好闻极了。

        程京妤的脑袋被搅的像浆糊,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怎么伤的?”

        怎么伤的?

        程京妤能活动的右手挠了挠头,好久远的事情。

        好像那时候还很小,她与程娇娇玩的很好,因为兄长自小就被父亲带去战场磨炼。

        侯府里的人不多,程京妤的玩伴也不多。

        而程娇娇总会来她的院子,将姜素白跟她讲过的话本上的趣玩找她玩。

        她从小就羡慕程娇娇,因为父亲离府很远,但她有娘亲陪在身边。

        也只是羡慕而已。

        她是姐姐,玩过家家的时候,程京妤总是照顾着妹妹。

        “有一次,我们玩过家家,去花园里摘了许多花瓣,装在大大篮子里,轮流当仙子。”

        她好像是在告状,但是又没有很委屈的语气。

        “我给她撒花的时候,一把抓下去,里面有却有一把锋利的小刀。”

        程京妤盯着自己的手掌心:“就出血了,程娇娇很惊恐,哭的很伤心,奶娘抱我去给大夫给看伤。”

        她突然不说话了。

        又去扣手掌里疤,发现扣不掉,又用手去擦眼睛。

        傅砚辞看着她这样,动来动去,不安的样子。

        联想起今日萧圣高大怒,赐死程娇娇。

        或许程京妤早就猜到了结局,喝醉酒也没忘。

        傅砚辞问:“你以为她不是故意的么?”

        这个人的性子,虽然睚眦必较,但是却不是真的跋扈残忍。

        她会将程娇娇算计进去,除了萧蘅的背叛,或许还有别的。

        他向来对真心错付有些不屑。

        “她哭的好惨,捧着我的手泣不成声,我就以为,那把刀可能是下人不小心遗落的。”

        “那后来呢?”

        程京妤好像和抗拒回忆,她想抽回手,蹙着眉很难过的模样。

        可是傅砚辞的力气比她大多了。

        她挣不掉,卸了劲:“府医是姜素白的人,他在伤口里用了使伤口溃烂的药,若不是奶娘发现不对,这只手就废掉了。”

        她说废掉了的时候,手瑟缩了一下,仿佛很疼。

        因此她又理所当然,将小刀的事情都算在姜素白头上。

        前世她与姜素白也不亲近,很大原因也是因为这个。

        可因为是家人,她只是打发了大夫,没给姜素白任何惩罚。

        现在再想——怎么会跟程娇娇无关呢?

        玩闹之间,偏偏程娇娇碰过竹篮后,里面就多了小刀。

        程京妤重生后,怎么想都无法再替程娇娇辩驳。

        姜素白再坏,她也只做的出掺假药的拙劣手段。

        这个妹妹,从小就未曾对她怀揣过好意。

        是她被蒙蔽了双眼,以为信对了人。

        “所以你要置程娇娇于死地么?”傅砚辞轻声问。

        死这个字,令程京妤迷蒙的眼睛眨了一下。

        眼睛被她揉过,眼眶四周非常红。

        更像是哭过。

        但是程京妤的眼泪很少见,即便是非常伤心,也不见得会掉眼泪。

        更何况是一个处处算计她的庶女。

        程京妤摇摇头:“我不会放过她的。”

        不是因为曾经差点废掉的手,而是,而是前世种种。

        父亲,兄长,她自己。

        她自食其果过,那程娇娇也不能这么轻易就算了。

        她又不是真的菩萨,她渡不了任何人。

        “喝酒的时候那么果决,是因为已经预见萧蘅和程娇娇的结局?”

        酩酊大醉,这么反常,又不见得多快活。

        到底是女人。

        程京妤怔了一下,似乎这句话需要理解,她看傅砚辞,又去看手心的疤痕。

        “是真的疼么?”傅砚辞又问:“还是只是心里难受?”

        他声音变得很轻。

        若是夙乙或者司珏在,一定都会惊讶。

        因为傅砚辞看起来是在程京妤,实则是在问自己。

        报复只会带来快感吗?

        程京妤不愿意回答,或者她是真的醉到支撑不住了。

        往前踉跄了两步,借着傅砚辞扶着她的劲。

        她踮起脚,凑的离傅砚辞很近很近,唇欲吻不吻。

        就着这个姿势,程京妤竟然朝他绽放了一个明媚的笑:“你试探我啊?”

        她双手攥住傅砚辞的衣领,拉近,不满:“得罪本郡主的人都该死!”

        她为了显示自己的厉害,道:“萧蘅恐怕到死都不知道他怎么死的。”

        傅砚辞呼吸微沉,但是他刻意压抑着,被人揪着衣领竟然还能彬彬有礼:“怎么死的?”

        “他想借本郡主上位!”程京妤愤愤:“以为他跟程娇娇乱搞本郡主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程京妤说:“前——”

        她停顿,不说了:“程娇娇还怀了身孕。”

        看起来嫌弃的要死:“他们苟且,还想瞒着本郡主,还想合谋将我弄死,好、好霸占侯府资源!”

        看来对萧蘅的打算果真一清二楚。

        难怪会那么坚决对付萧蘅。

        程京妤又道:“皇后、我要见皇后。”

        她说着就要冲着去。

        大半夜的,别说郁氏现在已经落狱,就算没有,宫门现在也下了钥。

        傅砚辞摁住她:“先去睡觉。”

        “我要找皇后,那个恶毒的女人!”程京妤变得很激动:“我娘、我娘亲的死跟她有关系。”

        所以郁氏满门死了又有什么可惜?

        萧蘅死了又有什么可惜?

        全都该死!

        “你娘?”傅砚辞眯了眯眸:“你娘的死跟郁旎秀有关?”

        “嘘!”程京妤去捂他的唇:“你不要说出去,爹爹要是知道了,会伤心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