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人交出来

第八十四章 人交出来

        西陇街。

        西陇是京都出名的红花街,这里头每到夜晚,极尽奢华,红灯高挂。

        红香楼下,客人迎来送往,大多是些有头有脸的官商。

        这里也是今晚京都唯一少有官兵来往的地方。

        烟花之地,最是人多眼杂,也最是安全。

        不过程京妤的事是今日京都议论最多的,这里也不意外。

        两个结伴而来官员在门口下了马,边往里进边议论。

        鸨娘连忙出来招呼:“刘大人高大人,你们可好久不来了呢!”

        那刘大人叹声:“还不是朝事繁忙,今日也不该来,可程侯那些亲兵扰的不得安宁,也就西陇可以躲躲清净了。”

        “是啊是啊,郡主也不知究竟被人藏在了何处,这要是消失个两天,那京都不得翻天?”

        鸨娘眼神闪烁,不过脸上的表情是没变的,忙道:“两位大人安心在红香楼呆着,咱们这儿啊,最是清净呢。”

        “快去,叫喜红下来唱曲儿。”

        他们落了座,鸨娘连声的应好,摇着蒲扇就去了楼上。

        不过刚一转身,脸上的笑容就卸下了。

        她没在二楼姑娘们的厢房逗留,而是去了三楼。

        无人知道,这座在京都办的有声有色的青楼,其实背后的主人是傅砚辞。

        而他的目的也不是挣钱,这是他掩人耳目的驻所之一,传递情报的作用。

        一道人影双手抱胸,抓着一柄剑靠在楼梯口的墙上。

        鸨娘微微躬身行礼:“司大人。”

        司珏懒懒的转过脸:“怎么了?”

        他在这站了许久了,脚酸,但是没有殿下的令,他又不能离开。

        “外头动静闹得厉害,殿下本就在风头上,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

        她很是担忧。

        因为外头的动静已经闹了快一天了,若是程侯一直搜不到程京妤,难保不会把目光投到西陇来。

        可司珏却是无所谓的态度:“不会。”

        殿下敢将人带来这里,就说明不会叫人察觉。

        而且这是青楼地界儿,程玺不会大张旗鼓来这儿搜。

        否则对程京妤的声誉多有折损。

        但是他也想不通,殿下明明是去救人的,怎么到最后反倒将人给反掳过来了?

        司珏若有所思地望向那道合紧的门。

        鸨娘还是放心不下:“这半日也没有送食水进去,我去准备一些吧?”

        屋里头没动静,傅砚辞始终没出声。

        司珏想了想,同意了:“那你去备着吧。”

        鸨娘一喜,忙下楼去安排了。

        只是她的步子刚离开楼梯,司珏身后的空窗上,赫然悄无声息地多了一道倒挂的影子。

        司珏一转头,若不是心理素质好怕是要叫出声来。

        夙乙倒挂着身体,在半空晃悠了一下,指了指房门,道:“我主子在里边?”

        “你怎么在这儿?!”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夙乙从上边一跃而下,上好的轻功攀岩走避根本不在话下。

        他直接去扑那道门。

        司珏怎么可能让他近前,忙拔了剑,立刻缠上去。

        虽然对夙乙这个多有了解,不过交手还是第一次。

        夙乙虽然轻功了得,可是司珏的近身的搏斗更是厉害。

        两人过了上百招,谁也没有讨到好处。

        夙乙下午本该是在仙女山的,可程京妤叫他盯着萧蘅那边的动静,便离开了一会儿。

        再回来的时候,就只见程玺将陈大榜发落,而程京妤下落不明。

        收人钱财忠人之托,他也不能放任程京妤不管。

        不过思来想去,程京妤的仇家他都摸透了,没想到谁能悄无声息得将人带走。

        除了一个人——傅砚辞。

        西楚皇帝会低看傅砚辞,他可不敢,这位看似是被西楚捏在手中的质子,哪有那么简单。

        他一路探寻,也只有方才飞身而过楼宇间时,看见司珏的身影一晃而过。

        司珏在的地方,傅砚辞一定不远。

        于是他进来打探。

        果然不出他所料。

        可是百十招下来,除了气喘吁吁,谁也没有讨到好。

        夙乙道:“人交出来,不然我让程将军来搜。”

        “我家殿下自有道理,明日会将郡主原原本本还回去。”

        “还?”

        夙乙理解了一会,不太相信傅砚辞的人品。

        他平时对有些事情视而不见就算了,因为程京妤本就对他不一般。

        但是此次,涉及安危问题,他不能坐视不管。

        于是又连发数招,一点没有收着力。

        司珏被他打的连连后退,怒喝:“说了不会有事!”

        “开门让我看看!”

        两人的打斗声动静不小,不仅房内能听见,二楼也同样。

        不过三楼一向是严守地带,不会轻易有人上来。

        司珏守的有些吃力,节节后退后,背贴上房门。

        而这时,房门咯吱一声,由内而外打开了。

        傅砚辞冰冷的脸出现在两人视线内。

        夙乙原本打算一把扑过去,可是此时莫名一顿——这张脸太冷了,连他都不太敢惹。

        他的目光掠过屋内,隐约看见了程京妤的身影。

        “郡主人——”

        “殿下。”

        一道温柔沉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往后一敲,是一名身着粉衫的女子,眉目如画,恬静有礼。

        手上端着食盒,绕过夙乙司珏二人,走向傅砚辞。

        “殿下,珍姐让我送吃食上来。”她盈盈一礼,目光探寻地望向房里。

        而傅砚辞却侧过身,将她的目光挡去大半:“放下就可以。”

        他身上确实带着冷,极其难以接近的模样。

        “玉珠,东西给我吧。”

        司珏忙接过东西站在一旁,而后不敢再出声。

        这位叫玉珠的女子,看傅砚辞的眼神显然不俗,期期艾艾,百转千肠。

        夙乙管不着,他要往里进:“我带郡主回去。”

        他往常确实觉得傅砚辞没问题,但是今日的傅砚辞,看起来未免也太危险了。

        “谁要回去?”

        未等他走近,程京妤自己已经从房里出来。

        她双颊酡红,显然一副酒醉未醒的模样。

        看见玉珠,眉头更是蹙起来:“你又是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