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狡兔三窟

第八十三章 狡兔三窟

        那边程玺带领的人手忙脚乱,几乎将东南方向的几座山都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程京妤的任何蛛丝马迹。

        气的程玺连夜快马回城,要去找萧蘅对峙。

        这才知道城内已经变了天。

        萧蘅被褫夺了太子之位押送大狱,郁氏满门倾覆,程娇娇也被萧圣高的人抓走了。

        是私通罪,也是谋逆罪!

        所以程娇娇和萧蘅合谋,陷害程京妤的事是事实!

        皇权巨变,黑夜罩着诡谲的风云,令人看不清未来。

        可是程京妤始终没有消息。

        无论程玺将城内城外都翻了个遍,程京妤就如同在东南方失踪了一般。

        程玺期间回了一趟程府,姜素白抓着他差点哭断肠。

        “侯爷,请你救救娇娇,娇娇她是被太子利用的,她是无辜的啊!”

        程玺的头风犯了,撑着头在座上急喘,管家忙去请了府医过来。

        “侯爷!”姜素白见他无动于衷,拔了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作势要自尽:“娇娇若是没了,我也不活了!”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就这么一个指望。

        若是程娇娇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程玺原本不想对一个妇人发火,可此刻也忍不住了:“那京妤呢?京妤的命就不是命了?”

        程京鹤听闻了消息,匆匆从外头回来。

        郁氏和太子一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皇帝大怒,不可能再有回旋之地了。

        听闻程京妤的事与程娇娇有关,他又哪里忍得住。

        向来温和待人的世子爷,此刻垂眸盯着姜素白,冷笑:“京妤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不用你亲自动手。”

        他知道程娇娇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之后,对姜素白就由衷地恶心厌弃。

        不过是顾着姑娘家的脸面,才没有直接戳穿。

        “她会有什么事?!”姜素白不服,在前厅里闹开了:“这些都是她的布局,是她将皇帝引到那儿去的!”

        否则怎么会、偏偏皇帝就去了那处,将萧蘅和程娇娇逮个正着呢!

        “放肆!”程京鹤沉声怒斥:“京妤难道步步算计,还能算到陛下的行踪不成?”

        姜素白被他吼了这么一声,身子抖了一下,不敢再说话,可是又不甘愿。

        “侯爷!侯爷我说错话了,求您救救娇娇,她、她怀了太子的孩子,这一死就是一尸两命啊,您难道忍心看着一个未出世的孩子惨死吗?”

        程玺听闻程娇娇怀孕是事实,还是怀的萧蘅的,就更为恼怒了。

        萧蘅明面上要求娶程京妤,百般示好,在他面前也是装的一派躬谦。

        可实际呢?

        实际上跟程娇娇暗度陈仓,联手谋害程京妤。

        程娇娇也一样的,从小到大,程玺自认对她不算差。

        虽然知道这并非自己亲生的,可是但凡程京妤有的,他也一样给了。

        姜素白要装,他只当看不见。

        因为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若是戳穿了姜素白,那程娇娇定然在京都活不下去。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平日不声不响的庶女,竟然最后反咬他一口。

        他真是养了个白眼狼!

        程京鹤的眼神也很冷:“那是陛下罚的人,你以为父亲出面就有用么?你作为母亲不好好引导,非等她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你还有脸求父亲?”

        “我不知道!我哪知道她会这么糊涂,私自怀了孩子,是重罪!我若是提前知道,定然会制止的,侯爷,侯爷你救救她吧!”

        姜素白跪在地上,双手抓着程玺的袍摆不放,脸上都是泪。

        若说平常那些啼哭都是假的,那现在是不掺杂半点假。

        那毕竟是她生出来的孩子。

        即便走错了路,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啊。

        “一切等找到京妤再说,”程玺没有丝毫松动:“京妤没事最好,若是有事,十个程娇娇也不够赔。”

        他到这一刻,终于露出往常在战场杀戮的阴狠,毫不心软。

        若是程京妤出了任何事,他都不会放过程娇娇。

        程京妤是他底线。

        姜素白身子一软,最终瘫倒在地。

        *

        今夜的皇城不太平静。

        到处都是士兵和巡逻,无差别对待地到处找人。

        几乎每间铺子和民宅都被人翻找过。

        程家军和皇宫的禁军都加入其中。

        百姓战战兢兢议论纷纷:“不是说程郡主是被山贼掳去的么?怎么又在城里找人了?”

        “太子这次是死定了,动了程侯的爱女,我看是绝无翻身的可能了。”

        “早该如此了,若非郁氏厉害,太子之位哪里轮得到他。”

        “蠢死的吧,竟然跟程侯的庶女搞在一起,听闻下午在飘香茶馆直接昏过去了呢!”

        “胆小又无用,我若是程侯,也不可能答应让郡主嫁给他。”

        “嘘嘘,如今是公主啦。”有人插嘴道:“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错。”

        “是啊,全程都要搜遍了吧,似乎一点眉目都没有。”

        刚才程玺露了一回脸,那脸色阴沉难看。

        时间过去越久,程京妤就越发不安全。

        可是那个独眼从离开了仙女山后,就像是消失了一般,谁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没有办法之下,程玺将陈大榜拎了出来,要他描述那人的模样,找画师画了一幅画。

        如今城中各个卡口都有人拿着那画像言行盘查。

        程玺自己也看了一眼,总觉得一眼看过去,这人有两分熟悉,可具体是何处熟悉,他又想不起来。

        陈大榜也未必能将人描述完全,而画师更不可能画的一模一样。

        越是这样,他越是揪心。

        另一处,聂文勋到了质子府,让人通传,要见傅砚辞。

        童子道:“抱歉太子殿下,傅殿下并不在府内。”

        聂文勋似乎也不意外,了然地点点头,背着手走了。

        他绕了一圈,到了东大街,望着头顶的金银轩三个字。

        心腹已经了然上前敲门。

        但是过了许久也不见人开门。

        聂文勋这才微微诧异起来,不在这儿?

        他以为傅砚辞会将人藏在此处,难道是他想错了?

        可是不是在这儿的话,还能藏去哪里?

        傅砚辞这个人,狡兔三窟,即便是聂文勋也不敢保证他在西楚皇城里有多少藏身之地。

        毕竟他不想让人找着的时候,没人能找得到他。

        但是聂文勋以为他会在金银轩里。

        傅砚辞到底在耍什么把戏,不会真将程京妤怎么样了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