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是郡主雇佣我掳她的

第八十二章 是郡主雇佣我掳她的

        一刻钟后。

        程玺与聂文勋同时到了山寨外。

        岂料山寨大门大开,山贼们都分两边站好,似乎是早早就在这等他们来。

        见了人,一个像是山贼头目猛地冲出来,一把跪在他们面前!

        “.......”

        亲兵团团将程玺和聂文勋围起来,形成保护的屏障。

        陈大榜高呼:“拜见侯爷!”

        “怎么回事?”

        这个山寨怎么如此古怪?

        就连聂文勋都变了脸:“你是山贼头目?”

        四周的小贼见陈大榜跪下去,都纷纷跪倒在一边。

        基本上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将这个寨子端了。

        程玺声音沉沉:“你是陈大榜?”

        “是!”陈大榜忙说:“小的就是陈大榜,郡主说,侯爷军队里正好也在招兵买马,小的这山头上四五百号兄弟,听凭侯爷调遣!”

        程京妤说?

        就连聂文勋也觉得这事古怪:“郡主呢?”

        陈大榜不知道这是谁,只以为他就是程京妤的哥哥,侯府少将。

        鬓边缀着冷汗,他支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谁会知道事到临头,给他来了个大火雷,将事情闹成这样呢!

        而且那个独眼,他根本不是寨子里的人!

        他手下哪有功夫这么强,抓着人也能一跃而起,直接蹿没影了!

        这人定然是打定了主意来掳人的!

        但是这样一来,他是不是就死定了?

        程侯可就这一个嫡女,出了事,他定然逃脱不了干系。

        但是他现在也没有招了,只能挫败道:“郡主、被人带走了。”

        程玺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带走程京妤的人不就是这伙山贼么?还能被人带到哪里去?

        他长刀一抽,直接抵在了陈大榜的脖子上:“少耍花样,将程京妤交出来,本侯留个全尸给你!”

        “侯爷饶命啊!”陈大榜大呼求饶:“真的不是小的耍手段,是山寨里混进来一个人,郡主要剥他的皮,就被他给带、带走了。”

        他越说越小声,因为发现程玺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而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往深了一寸,已经见血。

        陈大榜叫苦不迭,虽然他也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有些离谱,换成一个正常人都不会信。

        但他说的是实话啊!

        陈大榜怕程玺真的一刀砍在他脖子上,吓得浑身都在抖:“但、但他说了,侯爷不必着急,他不要郡主的命。”

        他也很莫名其妙啊,但是独眼离开前,跟他说的确实是这话。

        但他不知道,这句话更加踩了程玺的痛脚。

        程京妤是个女儿家,那人不要程京妤的命那是要什么??

        女儿家最重声誉,程京妤若是出了什么意外......

        “侯爷!侯爷息怒,我定然派人全力协助搜查,他是往东南方向跑的!”

        此时,许久没有出声的聂文勋道:“东南?”

        往东南望去,是回城的方向。

        他突然....有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想法。

        招手让心腹上前,聂文勋耳语了两句。

        心腹听令,很快消失在山道。

        但是程玺爱女心切,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他当然还是不相信陈大榜:“本侯凭什么信你?你掳郡主的目的何在??”

        “我、我冤枉!”陈大榜哪里还敢隐瞒:“是郡主雇佣我掳她的!”

        什么?

        程玺握刀的姿势差点不稳,冷喝:“你说什么?!”

        “郡、半月前郡主派人找到我,说若有人找我绑架她,便答应下来,条件是她会替我引荐侯爷。”

        程京妤!

        程玺不动声色道:“而后呢?”

        “而后果真如此,程二姑娘,她派人来送了密信,将郡主的行踪透露给我,要我去南普陀寺堵截,事成后,太子也会给我好处。”

        程玺的拿刀的手一抖,竟然是程娇娇指使的?

        往日在侯府,见了他乖巧懂事的程娇娇。

        她竟然雇山贼对程京妤下手?

        究竟是什么样仇怨,会让一个    年纪轻轻的姑娘家,做出如此歹毒的事来?

        而且还牵扯太子,太子也跟这事有关联?

        不过一想也是,太子一直想要求娶京妤,只是他没有松口答应。

        可是他竟然与程娇娇搅和在了一起!

        程玺今日遭逢大变,跌宕起伏都不足以形容现在的心情。

        “后头的事情,侯爷您也看见了,郡主来寨子里,我是好生招待的,哪知那独眼怎么就混进来了——”

        “独眼?”聂文勋抓着了关键信息:“那人缺了一只眼睛?”

        无论他怎么想,自从他来到西楚开始,也没有过一个独眼出现在身边过。

        但是能亲身混进来山寨的,又武力高强,显然不会是一般人物。

        是不是伪装就不好说了。

        他问陈大榜:“此人多高?”

        “八、八尺有余。”陈大榜奇怪这人怎么问起身高了。

        不过方才那人确实很高。

        他早就该起疑的,山寨里那些歪瓜裂枣,何时出现过这么优越的身段?

        都怪那只独眼迷惑了他!

        “长得呢?”

        “若不是瞎了一只眼,该是斯文俊秀的,五官出色,少言寡语的....少将问这个做什么?”

        难道那人他认识?

        聂文勋不介意他将自己认成程京鹤,道:“没什么。”

        程玺问出了陈大榜的疑问:“你认识?”

        “不认识。”聂文勋说。

        “.......”

        聂文勋打开折扇,往自己身上扇风。

        若是熟悉他的人就会发现,他方才身上有一丝不慎明显的紧张,但是问完话后,这股紧张已经消失无踪了。

        方才差遣心腹去探听的事,也无需答案了。

        这个‘独眼’他熟,程京妤不会出大问题。

        “侯爷,我找我的人迅速去东南查,这人既然说不会要郡主的性命,那定然是有别的目的,咱们等他主动招惹就行了。”

        “怎么等?”程玺瞪大眼睛:“程京妤是个姑娘家,你没生过女儿,不会明白本侯的心情!”

        他一想到程京妤可能出现的意外,就坐立难安。

        聂文勋挑眉,轻声道:“我确实不会有女儿。”

        但是程玺已经没有在听他说话了,朝手下吩咐:“将这些山贼都捆起来,下山!”

        再在这里拖延下去,天就要黑了。

        而入了夜,只会更加危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