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乔装潜入

第七十九章 乔装潜入

        什么?

        程玺恼怒着,怕他没有分寸惊扰了山贼,程京妤会更危险。

        他紧紧蹙着眉:“胡闹!”

        这位大周太子怎么一点分寸感都没有,即便有婚约在身上,可他没看出来自己不待见他吗!

        胡闹不胡闹的聂文勋不清楚,但是他觉得程玺的做法太保守了。

        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刚才出声之前就先派了人出去。

        此刻,程玺再也按捺不住了,带了一队人匆匆上山。

        只希望聂文勋的人还没来的及动手,若是惹怒了山贼让程京妤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他们被迫往山上赶,却不知,山上已经围了一群人。

        傅砚辞站在山寨入口处,敛着眉。

        “殿下,这么安静似乎不太寻常。”司珏在一旁打量着道。

        程京妤被掳的消息传来时,傅砚辞正在金银轩里。

        这大半个月,地道已经被他重新休憩了一番,在佛堂他母亲的灵位边,隐蔽的入口,一般人发现不了。

        原本有些公务在质子府处理起来要避开耳目,现在有了个地方,倒是要方便的多。

        不过程京妤却一连半月都没有再出现。

        那天走的时候气成那样,郡主脾气大,想来是还没消气。

        他在院中处理了几桩公事,他的人果然查探到唐未央给傅砚墨送信。

        信上的内容无非就是他的毒已经解了,要傅砚墨拿主意。

        而傅砚墨依旧给了唐未央一味毒药,要她趁机下到傅砚辞身上。

        同样的招数,还打算用两次。

        傅砚辞看完嗤笑,吩咐下属不要打草惊蛇,等唐未央的行动。

        而后司珏便匆匆跑进来,面色凝重地汇报:“殿下,郡主出事了。”

        程京妤被山贼掳走,只剩几个家丁来的及逃出来,这个事情如长了脚似的,飞窜入京都。

        傅砚辞几乎是瞬间从位置上站起来:“怎么回事?”

        “今日十五,元宵日。”司珏将听来的消息都报了:“听闻郡主去了南普陀寺,中途遭的劫持,现在程侯已经赶去了。”

        傅砚辞目光沉沉,看不分明他在想什么,但是肉眼可见地比方才看到唐未央的消息还要不悦,。

        不对,对唐未央,他似乎有些胸有成竹的了解,听完了也没有意外。

        而程京妤出事,司珏却从他主子身上看见几分不沉着。

        “我们的人呢?不是有盯着程京妤的?”傅砚辞冷声。

        说来惭愧,司珏道:“似乎被郡主身边那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察觉了,加上郡主半月不出门,我们的人也就放松了警惕,在出城后被甩掉了。”

        也就是说跟丢了。

        傅砚辞嗜血冷笑:“那留着做什么?”

        言下之意是,不中用的不用再留着。

        司珏惊了,这郡主出事,殿下的反应这么大吗,那如若是当真发生了无法挽回的事,可怎么办?

        来不及细想,傅砚辞有了新吩咐:“最快速度查到程京妤的位置,备马。”

        这是要亲自去了。

        司珏想拦:“殿下,西楚京都不太平,您贸然插手,万一传到皇帝耳朵里,又该没完了,不如让属下去吧。”

        “备马。”傅砚辞加重了语气。

        司珏劝不动,只能去了。

        幸好他们在西楚的眼线不少,京都城外的山头要打探起来也不难。

        半个时辰后,便锁定了仙女山。

        这山头名字好听,得名是由于常年在山间缭绕的雾气,远处看,就如同天宫里一般。

        在程玺的人马到达之前,傅砚辞就已经策马上了山。

        他带的人不少,全是平时分散隐没在西楚各处的得力手下,一敌十都不在话下。

        可是这个容纳了几百人的寨子,此刻却寂静一片。

        从山门处望过去,两个活动的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

        见此,司珏不敢轻举妄动。

        “找一套粗布衣服过来,”傅砚辞淡声,眼睛没有离开过寨子。

        “殿下要进去?不行太冒险了,不如强攻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虽然强攻冒险,可是他们人多,这些山贼若要活命,定然是会有顾忌的。

        “话多。”傅砚辞冷声道:“还不去。”

        他清楚这些土匪山贼,不会跟正常人一样好说话。

        若是逼急了,什么都有可能做出来。

        程京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只有等死的份。

        见傅砚辞要动怒,司珏不敢再耽误。

        衣服很快就取了过来。

        但是傅砚辞这张脸太过出众,即便穿着一身灰的粗布衣裳,站在人群里也是不容忽视的。

        司珏灵机一动,找了个独眼替他绑上。

        这样一来遮了将近半张脸,倒是隐去了四分真容,若不是熟悉傅砚辞的人,乍一眼认不出是他。

        做完这一切,恰好有几个送粮食上山的农夫到了山门口。

        傅砚辞屏退了司珏等人,只落下一句:“听我命令再行动。”

        而后抬脚,轻易混入那群农夫间。

        这些都是山下的农民,种一些粮食蔬菜什么的。

        陈大榜专门劫财,有了钱会跟山下的农民买点粮,找人负责送上来。

        一个大叔一回头,看见傅砚辞,疑惑:“刚刚有你吗?”

        不是他奇怪,而是这个独眼也太瞩目了。

        而且他长得好高,几乎高过他们几个大男人一个头还多。

        “我送进来,方才忘了跟他们结账,现在回去,帮你们一下。”

        原来也是送货上来的。

        正好他们推这些米重的不行,多一个人帮忙也是好的。

        到了门口,看门的山贼随意检查了一下货物,没发现什么问题。

        随即又将目光放在傅砚辞身上,皱眉:“你——”

        他似乎想起什么,一挥手:“进去吧。”

        有点奇怪,他明明是在怀疑傅砚辞,却什么也没问。

        傅砚辞越发留意起四周,疑心有埋伏。

        与此同时,山寨正屋内。

        屋里烧着炭火烤着肉,肉香飘了一屋子,炉子里还温着酒。

        正位上,一张巨大的虎皮盖在椅子上,旁边还放着一些野兽的头颅,都露着凶。

        而此刻应该被掳走‘虐待’的程京妤,正左手扛着一只大鸡腿,右手抱着一只酒瓶。

        她咬了一口肉,殷红的唇上裹了一层油。

        肆意快活,哪有被人绑架受苦的模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