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营救

第七十八章 营救

        程娇娇惊呼一声,终于吓昏过去。

        而萧蘅被拖走时,似乎神志都被吓没了,恍如一滩烂泥。

        这么大的事,萧圣高竟然连个拖沓都没有,表明他是真的气狠了。

        若是他想要留点余地,就该回宫之后再发落萧蘅。

        可见这次是当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苏黛儿心下狂喜,她根本没有废力,就成了这件事里最大的获利者。

        太子被废黜,嫡子没有了,那么后宫中人人都有机会上位。

        二三四五皇子中,除了萧逸的生母受宠一些,其余的都不值一提。

        而萧逸那副性子,显然又不想当皇帝,也不是那块料。

        .....再挨几年,等到自己的皇儿长大,定然能得萧圣高的青睐。

        苏黛儿踟蹰满志,高兴的同时,对程京妤又有了改观。

        原本的梅园事件,她以为程京妤不过是个投机取巧,见缝插针的,身上没有什么大本事。

        却不想,这次的事情,她竟然能将萧蘅一击搞死。

        被说是她,估计皇后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死在生了个愚蠢的儿子上。

        程京妤不光将她自己算进去了,简直将所有人都算进去了。

        可她怎么会知道皇后杀了她母亲?

        收起心思,苏黛儿跟上萧圣高的脚步,一脸忧心忡忡道:“陛下,可怜郡主这会儿被贼人掳去了还生死未卜呢,您看看这事儿闹的。”

        如果程京妤母亲的死真跟皇后有关系,那自己一个当皇帝的,确实对不住自己的臣子。

        因为没有识破枕边人竟然对程玺有着那样的心思,还让他女儿也跟着涉险——

        萧圣高的表情依旧不好,但是到底事关重大,程京妤若是再出事,程玺估计会跟他势不两立的。

        而他目前还得罪不起程玺。

        “传朕的令,派一队御林军去协助程侯,不论郡主如何.....都要活着带回来,此次京妤委屈,朕会为她加封为和硕公主。”

        公主!

        岂不是等同于陛下所出的意思!

        苏黛儿难掩惊讶:“纵观三朝,可没有钦点公主的事例,陛下对京妤果真是疼爱。”

        也好,程京妤的地位再高,也碍不到她什么。

        相反自己还从程京妤身上获利,来日若是程京妤当真嫁给了聂文勋,自己要仰仗她的时候还多着呢。

        多一条路总是没错的。

        “陛下回宫吗?”苏黛儿又问道。

        萧圣高现在哪还有心思喝茶,他头风都要犯了:“回宫!”

        回宫,还要去面对郁旎秀那个毒妇。

        萧蘅敢有弑父夺君的念头,不可能是他自己无端端想的。

        郁氏那个贱人,既然一开始就对程玺怀着歪心思,那她在自己身边二十多年,指不定在算计些什么。

        他非要将她脸上的那层皮撕下来不可!

        **

        萧圣高的马车刚离开,一楼屏风后,又出现个人。

        聂文勋兴致勃勃地盯着萧圣高离去的方向。

        二楼的动静虽然没有传到一楼,但是方才萧圣高那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定然是出事了。

        紧接着,就有人拖着萧蘅从二楼下来。

        萧蘅已经晕了过去,被人抬上了车。

        收回视线,聂文勋抬步走出去:“走吧,不是说郡主被山贼绑了,本宫作为未婚夫,可得赶紧去看看。”

        他的动作已经算慢的。

        南普陀寺山脚,平日里只有香客来往的山路上,此刻已经被马匹踩的一片泥泞。

        来的人马还不止一队。

        有暗中的,也有在明的。

        程玺一张脸如锅底,黑的可怕,正在听下属汇报。

        “城外仙子山上,有一伙刚成型不久的山贼,为首的头目似乎叫陈大榜,不过没人见过他的真容,他素来低调,但是手下的人却不少。”

        这个不少的具体数目,大约有五百人。

        这么大的一伙人窝在仙子山上,难免走漏风声。

        都说这陈大榜无恶不作,他手下的人烧杀抢掠,坏事做尽,偏偏官府抓不到他。

        这次敢对程京妤下手,看来也是胆子养肥了。

        “将军,咱们的人已经上山探路,最多一个时辰就该有消息,是不是强攻?”

        杨牧也没遇到多这么棘手的事,以往打仗都是直接冲,哪里有什么顾忌。

        可是此次,是侯爷的心肝在人手上。

        万一强攻出点事,郡主不能平安回来,那谁承担地起这个后果?

        程玺何尝不知,他也正一筹莫展。

        程京鹤不同意:“不行,不能拿京妤冒险,此事只能巧取。”

        怎么巧?

        山贼不会跟他们讲道理。

        只怕他们带人围攻上去,程京妤就会被他们用性命威胁了。

        “那你说怎么办?”

        程玺急的在原地来回踱步。

        程京鹤一脸严肃:“我乔装一番混进去吧,他们寨子会雇一些山下的村民上山干活,只要进去,就能找到机会。”

        “太危险了,”杨牧不同意:“听说那寨子里还有火雷,少将军不能以身犯险。”

        说罢,两个人争执着要抢着乔装进去。

        一时间争吵不休。

        “不如我去吧?”

        突然有人出声。

        来的人竟然是聂文勋,他在程玺面前,一副温和良婿的模样。

        程玺看见他,就想起自己闺女莫名其妙的婚事。

        但是当着他的面,又不好表现出来。

        听见聂文勋说要去,他更不同意了:“太子殿下金尊玉贵,使不得。”

        别说程京妤还没嫁过去,就算是嫁过去了,他也不敢让大周的储君去冒险。

        聂文勋叹笑:“看来程侯对我这个女婿,不甚满意啊。:”

        程玺哪有不满意他,他明明是不满意聂文勋的出身。

        若是个普通人家,这个长相倒也跟程京妤般配。

        “太子还是不要胡闹,天寒地冻的,折煞京妤。”程玺拒绝到底。

        他准备自己亲自上。

        若说有什么人会无条件救出程京妤,那个人只可能是他这个当爹的。

        何况他行军数十年,经验丰富,反应足够。

        正准备唤人去弄一套寻常衣服过来,聂文勋却拦在身前:“可是本宫已经派人去了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