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作死二人组

第七十六章 作死二人组

        太子殿下要见自己?

        程娇娇脸上溢出惊喜:“果真??”

        自己将程京妤收拾了,太子现在定然是欣喜不已,所以急着要见她。

        正好,自己也想要亲口告知萧蘅,她腹中有了他们子嗣的消息。

        萧蘅听了,定然会很高兴的。

        想到这,程娇娇让秋白去取了她最华丽的那身衣裳过来。

        萧蘅约的地方,叫飘香茶馆。

        一个程娇娇听过的地方,但她不是很开心:“怎么去个这么俗气的地方,茶有什么好喝的?”

        “姑娘不知道,这个飘香茶馆听说大有来头呢,太子殿下曾经去求锦囊,便得了陛下的夸赞,想必殿下觉得此地旺他吧。”

        倒也听过一些飘香茶馆的传闻。

        不过程娇娇嗤之以鼻:“一些班门弄斧的人忽悠殿下罢了,不过算了,只要殿下喜欢,去去又如何。”

        她穿着一身喜庆,上了马车。

        只是未曾发觉,身后有人密切注视着她的身影,见她上车,才隐去一边。

        马车很快到了飘香茶馆。

        这里头客人还真不少,因为茶果点心都很别致,所以生意红火。

        萧蘅在二楼雅间。

        虽然是在茶馆,可是他桌面放着的却是酒。

        自从除夕夜被萧圣高训斥,摘了太子的官帽后,他便一直郁郁不得志。

        萧圣高此举,跟废了他有什么区别?

        都是程京妤,萧蘅后来越想越不对,后知后觉自己是被程京妤耍了。

        不然父皇和程玺怎么会来的那样及时??

        听见敲门声,萧蘅扬声:“进来!”

        “殿下,”程娇娇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声音一软:“娇娇可算见到殿下了。”

        萧蘅将她一扯,直接揽进怀里,借着酒劲吻上程娇娇的唇。

        秋白忙替他们关上门,紧张地往隔壁的雅间看了一眼。

        而后又当做不知,低垂下了头。

        里头传出程娇娇的娇喘,还有衣服的摩擦声。

        不知萧蘅碰了什么,程娇娇一声惊喘:“殿下!唔——”

        ......许久之后,屋里的喘息才平歇。

        萧蘅搂着程娇娇的身子,大掌抚过程娇娇的小腹:“你这里,是不是长胖了?”

        程娇娇羞得满脸通红:“才不是!”

        她带着萧蘅的手掌,覆在自己的肚皮上,那里微微隆起一片山丘似的。

        她偷偷看过大夫,却认已经有了身孕三个月了。

        是她与萧蘅的孩子。

        “殿下,您就要当父亲了呢。”程娇娇伏在萧蘅二耳边道。

        萧蘅一愣:“你是说——”

        见程娇娇果断地点头,他感到一阵怔忪,还有些慌乱:“是....三月前你第一次入宫那次?”

        三月前,他与程娇娇勾搭上。

        这人与程京妤不同,身上柔媚交加,一双眼睛会勾人似的。

        又有意撩拨他。

        一来二去,就滚到了床上。

        背着程京妤,东宫各处都有他们缠绵的痕迹。

        程娇娇娇羞地点头:“应当是吧,殿下您如此英勇,每每都弄在里面......”

        她依偎进萧蘅的怀里,满心欢喜:“姐姐这次定然是有命回没脸活了,殿下,皇后娘娘答应让我们成婚呢。”

        说到程京妤,萧蘅酒醒了一些:“她果真是被山贼掳去了?你与母后动的手?”

        “自然千真万确,方才家丁回来报,爹和哥哥都紧张地赶去了,不然我怎么有时间来见殿下?”

        听她这么说,萧蘅的第一个感觉竟然不是欣喜。

        而是.....程京妤长得那般姿色,岂不是便宜了那帮山贼!

        他们好大的福分。

        平日里自己要碰程京妤一根手指头,她都凶的要死。

        而此刻....她是不是在山贼的身/下辗转娇吟。

        就如同方才的程娇娇一般。

        如果是程京妤,那情态定然要更加迷人,还有她那盈盈一握便要断掉似的腰.....

        萧蘅感到喉咙间一阵干渴,几乎忍不住小腹下的躁动。

        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程娇娇不高兴地嘟嘴:“殿下在想什么呢?”

        萧蘅回过神,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打情骂俏:“自然是想着,怎么庆祝,程京妤一旦死了,你就是侯府唯一的女儿,程玺还不把你当成掌中宝?”

        “那殿下可要遵守诺言,立我为太子妃!”

        她费尽心思,就是为了有一日上位,出人头地,让那些笑她庶出的贱人有一日都对她俯首称臣!

        “太子妃,呵,”萧蘅闻言,脸色一变,猛地灌了口酒:“现下父皇连见都不见本宫,此次八成是要被程京妤害死。”

        每每想到这,他就恨不得将程京妤撕烂!

        “怎么会呢,”程娇娇又给他倒了一杯:“有皇后娘娘和郁家在,你又是的唯一的嫡出,陛下怎么会废了你?”

        “你有所不知,母后近来的日子也不好过。”

        萧圣高那夜动了大怒,连带着郁氏一族都被迁怒了。

        母后送去的汤膳父皇都拒不尝试。

        就连郁家给意见,父皇都不采纳。

        反倒是仪妃的苏家,最近正得宠着。

        萧蘅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他的神智被酒精烧着,说话也不顾忌:“仪妃一个歌姬出身,竟然能爬到这个位置,全靠一身狐媚功夫罢了!”

        他越想越不甘:“母后也是,这些年竟然叫她得了势。”

        程娇娇恰巧有个不明所以的地方:“按说皇后娘娘应当对姐姐百般喜爱才对,怎么她反倒看中了我?”

        她一个庶女,什么也没有。

        很多次都奇怪皇后为何用她,也不对程京妤有半分真心。

        “哈哈哈!”萧蘅被酒劲冲击着,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你想知道?那是因为母后嫉妒!”

        什么?

        程娇娇面色一变:“你是说皇后娘娘嫉妒姐姐?”

        怎么会?

        “傻娇娇,程京妤她娘怎么死的,你知道么?”萧蘅眼底洋溢着得意:“那是母后所为,为了报复程玺,因为闺中时,母后有意嫁给程玺,可程玺只喜欢程京妤的母亲。”

        “哈哈哈!”萧蘅被酒劲冲击着,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你想知道?那是因为母后嫉妒!”

        什么?

        程娇娇面色一变:“你是说皇后娘娘嫉妒姐姐?”

        怎么会?

        “傻娇娇,程京妤她娘怎么死的,你知道么?”萧蘅眼底洋溢着得意:“那是母后所为,为了报复程玺,因为闺中时,母后有意嫁给程玺,可程玺只喜欢程京妤的母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