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太子殿下要见您

第七十五章 太子殿下要见您

        程京妤被山贼掳走了这个消息,一瞬间就如同长了脚一般,飞遍了京都。

        程京鹤刚回府,上台阶的步子还没踩实,闻言差点踩空摔下去。

        “你说什么?!”程京鹤难以置信:“山贼?”

        一个大姑娘家被山贼掳走代表了什么,他表情都崩裂了:“备马!”

        家丁一身狼狈,恍若死里逃生出来的,都快要哭出来:“少将军,还是先禀报将军吧,那山贼来众多,单枪匹马根本对付不了!”

        程玺知道后,更是暴跳如雷:“京都城外的山贼敢对京妤下手??他们知道自己劫的是谁么?!”

        居然有山贼敢动到侯府的头上来,简直是找死!

        家丁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地将当时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们、他们似乎是有备而来的,郡主的车驾从那经过,他们就跳出来,直接朝着郡主去了!”

        程玺眉头一蹙:“你说他们是有备而来的?郡主去南普陀寺上香的事,都有谁知道?”

        “爹,我倒是半月前听京妤提起过,她十五要去南普陀寺,在府中不是秘密。”

        是啊,就连程京鹤这样顾不上后宅食物的男子都知道,府里的人岂不是都知道?

        程玺冷着脸,将府里伺候的嬷嬷婆子都叫了过来。

        果不其然,她们纷纷点头:“知道呢,郡主还叫我们准备了些上香供奉用的东西,三天前就开始准备了。”

        也就是说,程京妤要去上香的消息,是从府里传出去的?

        准备东西少不了采买,难不成是哪个婆子去集市时透露出去,叫那些山贼留意上了?

        不对,这里头有什么不对。

        程玺问:“他们只是将郡主劫走,没有提要求?”

        一般山贼劫人,不是为了财就是为了色,敢动到他头上的,又是为了什么?

        家丁更害怕了,因为山贼确实有留下话:“他、他说谢过助他一臂之力的贵人,他觊觎郡主美貌已久,不日会来府里下聘.....”

        他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不可闻。

        因为这话说出来就知道,那山贼竟然不是为钱,而是为了程京妤的人。

        程京鹤不解:“贵人?什么贵人?”

        如果这话是谢过程玺,那根本不需要加贵人二字,以山贼的无耻,他大概会直接喊岳丈。

        程玺同样咀嚼着这两个字,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贵人?也就是说,有人给他提供了京妤出门的消息,告诉了他切确位置......”

        “若是郡主有事,本侯会一个一个找你们算账!”

        他目光扫过侯府的众人,犹如上阵杀敌时的阎罗。

        被他看过人都忍不住背脊一寒。

        而跟着姜素白身边的程娇娇就更是,她几乎呼吸一滞。

        “侯爷,京妤这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人非要将她置于死地么?”

        姜素白言语戚戚,实则眼底却闪烁着快意。

        她倒是恨不得程京妤回不来,被山贼掳走?哈哈,那八成是回不来了。

        而且就算回来....“可怜她一个小姑娘,山贼窝里那些龌龊的男人,怎么会放过京妤这个风华正茂的小姑娘!”

        没死不要紧,但是绝对会被玷污。

        到时候程京妤哪里还有脸在京都待下去?

        姜素白心底的喜悦几乎藏不住。

        程京妤要是不堪欺辱自尽,那侯府就剩娇娇一个姑娘了。

        就算不是侯爷亲生的又怎么样?反正他也说了不会拆穿。

        只要往后娇娇听话乖巧一些,就不愁前途了。

        而她旁边的程娇娇,此刻却有些不安。

        她没想到还有家丁能回来,不是应该都死在那吗!

        程玺怀疑府中的人将消息漏出去,会不会怀疑到她身上来?

        半个月前,程京妤说元宵要去上香的时候,她就在布排这次的劫持了。

        皇后要她杀了程京妤,她自己又何尝不是恨不得程京妤去死?

        从小到大,因着有程京妤在前头,就什么都要先给她。

        父亲的疼爱也好,哥哥的关怀也好,就连自己喜欢的太子,也得先娶程京妤!

        凭什么!

        只要程京妤死了,那么她就不会再变成备选。

        杀了她,所有属于郡主的尊荣,都会落在自己身上。

        到时候,她腹中的孩子也就有了着落!

        一切,都只要程京妤去死!

        但是现在父亲怀疑有人故意设计程京妤,绝不能让他怀疑到自己身上来!

        程娇娇撇开心虚,道:“爹,姐姐她往常在京都,没少得罪过人,会不会是得罪过的人有心要置姐姐于死地?”

        “京妤即便有些脾气,可她不是做事没有分寸的人,”程京鹤替妹妹说话:“不至于到要她命的地步,除了——”

        “除了什么?”程玺已经急的冒汗,听不得这样吞吐。

        程京鹤低声,目光阴沉:“除了出席宴上的太子殿下。”

        “不可能!”程娇娇当即便叫出来。

        她这般断定,反而惹得大家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这才发现自己情急了,程娇娇慌忙找补:“我、我是说,若是如此,那傅质子不也曾因这事得罪姐姐么?”

        程京妤及笄礼上的事,程玺略有耳闻。

        但是这个傅砚辞,只是见过一次,他便不觉得对方能做出这种事来。

        可不管如何,当下将程京妤救回才是最重要的。

        杨牧来报,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城。

        程玺也顾不上在这来回猜测,对程京鹤说:“你去质子府瞧瞧,看傅砚辞是否在府中。”

        他到底是怀疑傅砚辞,程娇娇眼中闪过一丝得逞。

        一队人马匆匆往城外去。

        程娇娇回了自己的院子,卸下心底的紧张,笑出来:“真希望姐姐还有命回来呢。”

        她联系的那伙山贼,可是出名的残暴。

        听闻平日里就没少做过强抢民女的事,能将人生生折磨的没有人样。

        即便程京妤回来,也会名声扫地,成为不贞不洁的荡妇!

        程京妤生不如死的样子,可太让她期待了。

        “姑娘,”一旁的秋白给她到了杯水:“太子殿下说要见您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