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三人一台戏

第七十三章 三人一台戏

        聂文勋在一旁打趣:“怎么了?你的表情像是你家殿下得了绝症似的。”

        “怎么?”傅砚辞也问:“情况不好?”

        恰恰相反,情况好的很!

        傅砚辞的身体,自从唐未央看顾以后,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健康过。

        脉搏生机盎然,强劲有力。

        原本在他体内的毒,现在已经一干二净。

        怎么会这样?

        明明一个多月前,程京妤及笄前夕,他的情况并不是如此的。

        身上的毒气侵体,他弱的走三步路都要轻喘。

        怎么才一个多月,竟然就恢复到了这个地步!

        唐未央慌乱之下,一时也忘记了掩藏自己,她着急地抓过傅砚辞的另一只手,又脉了上去。

        结果是一样的!

        傅砚辞和聂文勋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冷讽。

        傅砚辞身心健康,倒成了唐未央难以忍受似的。

        她对傅砚墨未免太过忠心。

        直到发现自己确实确认无误,傅砚辞身上就是没有了中毒的迹象,唐未央才撤了手。

        她仓促整理自己的表情,朝傅砚辞笑的勉强:“殿下....身子大好,近来是除我之外,还看了哪个大夫么?”

        大冷的天,她额角甚至沁出一丝冷汗。

        “没有,怎么,我的毒解了?”

        唐未央点点头:“是的,殿下此前被毒折磨成那样,未央无能,一直不能解,还想说究竟是哪个高人,让我拜会一二。”

        她努力调整着,露出欣喜的模样来。

        当初傅砚墨往傅砚辞身上下的毒,确实是世间罕见。

        前世他找解毒的人找了许久,这一世却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唐未央当然会震惊,因为这个毒,原本是要将他搞死的。

        现在却莫名解了,打乱了傅砚墨与她的算计。

        但是若没有这个,怎么能引得傅砚墨再一次出手呢?

        傅砚辞的指尖在桌上轻敲了一下,也露出开心的表情:“毒解了,好事啊。”

        “虽不知道傅殿下的毒从何而来,”聂文勋也装模作样:“但是解了毒到底是好事,为你高兴。”

        他说着还举起茶杯,以茶代酒地敬了傅砚辞一杯。

        还不忘拱火:“皇室之争,手段肮脏的多的很,看来殿下是挡了人家的路啊。”

        “是啊,”傅砚辞捏着茶杯在指尖转,意有所指:“庶子么,不是个个都有太子你的好命,看来我也该防备防备了。”

        同是庶出,聂文勋有他父皇的力保,位及太子,无上尊荣。

        而傅砚辞则摸爬滚打,在大靖艰难辗转才得以长成,还得腹背受敌被人下药。

        聂文勋配合着他:“有思绪么?这下毒的人?”

        “我行三,顶上有嫡出的太子,又有个嫡出的二哥,实在不明白谁想害我,费尽心思,能得到什么?”

        “那可未必,或许你身上有叫人忌惮的东西呢,”聂文勋如同春风和熙,转向唐未央:“唐姑娘,本宫听说你们太子殿下向来小肚鸡肠,是不是你们三殿下得罪过他?”

        “没有!”唐未央反应颇大,立时站起来,面上惊慌一闪而过。

        而后似乎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头了,又坐了下来。

        “我、我是说二位殿下向来感情深厚,应当、不会是太子殿下下的手,对吧三殿下?”

        傅砚辞借着喝茶,没有回复。

        聂文勋朝她露出个浅笑:“怎么感觉唐姑娘不是很高兴的模样?”

        “哪里,”唐未央被迫露出个大笑容:“我只是一时没想到,有些走神而已。”

        见她装的辛苦,聂文勋都要憋不住笑了。

        “好了,”傅砚辞一手覆在唐未央的手背上,轻声道:“既然毒解了,我们的婚事也可以提上日程,我已经修书一封回大靖,等你父母的消息。”

        什么?

        唐未央眼中的慌乱这下是彻底掩盖不住了,连声音都僵着:“是吗?”

        聂文勋一副遗憾的模样:“本宫还道唐姑娘不曾有主呢,没想到又叫人捷足先登了,可真令人难过。”

        “我跟未央从小一起长大,早就到了谈及婚嫁的时候。”

        傅砚辞感受着唐未央的手在自己手中一寸寸冰凉,心底轻嗤。

        装都装的不像,傅砚墨还以为得了唐未央就能杀了他,做梦。

        唐未央确实没想到傅砚辞会如此着急。

        年前来质子府他说成婚的时候,她还以为是试探。

        没想到他当了真。

        她当然不会嫁给傅砚辞!

        要尽快问问太子殿下下一步的动作才行。

        傅砚辞不死,她就永远无法回大境与太子殿下团聚......

        对,一定要尽快!

        心思百转,殊不知对面的两个男人都清楚她在想什么,端的一副看戏的模样。

        唐未央越想越坐不住,她匆匆起身:“我原想过来给文妃娘娘上一炷香的,今日是她的祭日,宅子里还有事,我上完便要先回去了。”

        “你有事就去忙吧,”傅砚辞温情脉脉地看着她:“你的那柱香我已经代你上过了。”

        唐未央也不坚持:“那就有劳殿下,二位殿下慢聊。”

        人影很快消失在墙角。

        聂文勋绷不住了,伏在桌面笑的差点捶桌子:“哈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一面呢,不知道的真以为你对她情根深种。”

        人都走了,傅砚辞卸下脸上的表情,拿过一块湿帕子擦手。

        似乎碰过唐未央的地方都让他觉得脏似的。

        脸上哪里还有方才的温情。

        “你若是如此厌恶,直接杀了不就行了?她这样,定然是去让傅砚墨出主意重新对付你。”

        傅砚辞低笑一声:“那多便宜他们。”

        杀个人,手起刀落而已,有什么难的。

        聂文勋从他的笑容中察觉到一丝嗜血:“你想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只是唐未央如此为傅砚墨打算,我想知道,有一日她发现自己只是一颗棋子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是愤怒,难以置信,还是会直接提刀向傅砚墨?

        真是期待。

        “阿辞,”聂文勋渐渐正色:“当初你母亲的死,确实是你父皇所为?你如今手里有足够与大靖皇室抗衡的势力,但你迟迟不回去,是不是想等他们自相残杀?”

        提到母亲的死,傅砚辞眼中闪过深重的戾气。

        大靖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处散发着恶臭的炼狱,他当然可以一锅端,但这样,未免就失了趣味。

        人嘛,要一刀一刀划破皮肉,凌迟而死,才最痛苦,最解恨。

        聂文勋莫名感到一阵害怕。

        就好像面前这个人如同阎罗,他只为索命而来,没人能够渡他向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