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气跑了

第七十章 气跑了

        他的气息夹杂了一丝淡淡的药味,朝程京妤扑面而来。

        心跳在那一瞬间迅速飙升,面颊上的热一路蔓延到了耳廓。

        热,好热。

        她整个人往后仰了仰,想要避开。

        但是又不想显得自己太怂,于是没退多少又看了回去:“当、当然不是!”

        “这么一座宅子还想动用本郡主的嫁妆,你想什么呢?”

        自以为很凶,但是其实半点都没有杀伤力。

        像当初她抱着的那只猫崽子,爪子虽然锋利,可是挠人其实不疼。

        程京妤有些心虚,她确实将她爹给她的几个嫁妆卖了一些。

        而那柄绿如意,即便挣了二十万两银票回来,可她爹的心头爱却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

        说来惭愧,干脆不说了。

        “那就谢过郡主的大手笔,待往后有机会再还给郡主。”

        程京妤退开,在自己的耳朵上抓了一下。

        明明傅砚辞很有礼貌,一个一个郡主也尊敬有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落在她的耳朵里,多少让她觉得有种被打趣了的感觉。

        “傅砚辞,”程京妤干脆不管了:“你喜欢这里吗?”

        这个宅子虽然算不上全京都最好,可是比起质子府的清冷,却多少要好上一些。

        起码能少生些病吧。

        傅砚辞从记事起,就知道表露喜好是个很危险的事情。

        比如他小时候养过一只龟,大靖皇宫里没人陪他玩,这只龟就是他的小玩伴。

        他走哪里都喜欢带着。

        可后来,这只龟被傅砚墨摔打在地上,死的非常惨。

        还有,唐未央与他是青梅竹马,可只要是他上心的,傅砚墨就都要抢过去。

        勾的唐未央背叛,变成傅砚墨的傀儡。

        经历过的教训太多,他也就不爱表露喜恶了。

        因此活到现在,没人知道他究竟喜不喜欢喝酒,是爱玉还是喜金。

        可是此时,看着程京妤眼里的光,他又一次真实:“喜欢。”

        “嗯!”程京妤高兴,又高兴的比较矜持:“眼光还不错。”

        不愧是众人夸赞的美貌,程京妤笑起来很好看。

        只是额头上的那片红有些刺目。

        傅砚辞抬手,在上面贴了一下。

        程京妤的笑容便僵了起来:“.......?”

        傅砚辞的手很凉,贴在额头上,受伤的地方似乎感觉不到疼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她定然会破口大骂。

        可此时,除了愣住,她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别的反应。

        好在傅砚辞也只是贴了一下就退开。

        因为这伤不旦让他联想起萧蘅,还有聂文勋。

        程京妤现在已经算是聂文勋的‘未婚妻’。

        他退开了一步,收回了方才一抹几不可查的笑意:“郡主一出手就是一座宅子,文勋太子那儿怕是不好交代。”

        说变脸就变脸,程京妤都没有反应过来。

        聂文勋.....她差点忘了,这人昨夜在宫宴里搞得事。

        抽个空,她确实得找聂文勋问清楚到底想干嘛才行。

        想到这程京妤准备解释一句:“我也不知道昨夜会那样,原本我以为他会推拒的。”

        原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控,可差错居然出在聂文勋那儿。

        “看来你们关系果真不错,”傅砚辞凝了一抹冷笑:“就是不知道郡主究竟有几个盟友?”

        “我——”

        程京妤想说她跟聂文勋不算盟友。

        可是一想,她跟傅砚辞本质意义上跟聂文勋也是一样的,除了亲过几次以外。

        傅砚辞并没有承诺过她什么。

        聂文勋也一样,不过都是她清楚对方的目的,知道没有利益冲突下的暂时合作而已。

        说白了没什么不同。

        不,还是有不同的,傅砚辞将来的成就比之聂文勋,差距巨大。

        说起来,她还要提醒傅砚辞几句:“聂文勋这个人,也是个心机深沉的狠人,你记得离他远点。”

        “是么?”

        傅砚辞有些分不清程京妤是真心的,还是只是未免自己跟聂文勋有过多交集,从而露出她马脚才这么说的。

        但是聂文勋是什么人,他比程京妤要清楚。

        傅砚辞道:“你不觉得你也是个狠人么?”

        程京妤一愣:“啊?”

        “昨夜你被萧蘅掳去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的行径暴露人前,否则你那个护卫,不会放着你不管而去大殿通报,对么?”

        被识破了。

        程京妤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反正我有分寸。”

        与其说有分寸,不如说有把握。

        父亲和哥哥都在,想要扳倒皇后太子的仪妃也在,萧蘅不可能全身而退。

        她虽然以身犯险,但是结果达到了不是么?

        萧蘅的太子帽被摘了,到他彻底被贬,不过还差一步而已、。

        面前这个女人,年纪分明不大,可是竟然步步为营,算无遗策。

        昨日那样,连傅砚辞都觉得惊险,她还当无事。

        不知怎么心底涌起一阵烦躁,傅砚辞质问道:“你非要如此着急,萧蘅倒下还有第二个萧蘅,何必将自己至于险境?”

        为什么是萧蘅?

        因为前世那些疼痛历历在目,父亲兄长的死是她永远的伤口。

        萧蘅不死,郁旎秀不死,她就永远睡不安稳。

        “你不明白。”程京妤躲开了眼神,只说:“虽然我对母亲的记忆不深,但我不能眼见仇人在那,还心安理得地等,我一刻也等不了。”

        傅砚辞冷哼:“所以甘愿以身犯险,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萧蘅这个蠢货,我即便不设套他也会自己挖一个坑,傅殿下不懂,即便你不在,我也有别的方法脱险。”

        往柱子上撞是因为傅砚辞在一旁,这是最快方式。

        注意力转移了,就不会抓着她脖子上的牙印不放。

        “意思还是我多管闲事了?”傅砚辞被她气笑了:“你有什么办法,说那牙印是聂文勋咬的?你长脑子了么?”

        还是干脆在人前将他招出来?

        程京妤有些恼怒:“你这么想我?”

        这个牙印在当时确实是个麻烦,但是她若说聂文勋干的,岂不是坐实了她跟聂文勋有私情。

        她没蠢到这个地步。

        只是如果当时傅砚辞不在,她大概率会将那牙印划破,咬定这是自己受的伤,根本不是什么牙印。

        .....似乎也是自损八百的招数。

        但是谁管这个,管用不就行了。

        她尚未出阁,跟任何人有肌肤之亲都不行,她还不至于拿名声去赌。

        可是傅砚辞竟然觉得她没长脑子!

        程京妤好好的心情都毁掉了,她将手上握了很久的一瓶陶罐往他手上一塞。

        人往外走,直接气跑了。

        “莫名其妙教训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