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嫁妆掏空了么

第六十九章 嫁妆掏空了么

        大年初一一早。

        程玺早起练功,将早膳都用完了,想起程京妤脸上的伤,想着去看看。

        昨夜被他凶了一顿,也不知道这丫头往心里去没有。

        她长得最像亡妻,又多年被他放在侯府,多有亏欠。

        昨夜委屈巴巴的模样,他其实也于心不忍。

        但是胆子大不是好事,尤其牵扯了皇室,不能随她胡来。

        程玺伸着腰进了金玉苑,苑里伺候的几个下人一见他进来,竟然个个都惊慌失措。

        春华来的最快:“侯、侯爷!过年好,您怎么来了呀?”

        “程京妤呢?”程玺方才还想着好好跟程京妤说话,这会就稳不住了:“她是不是不在?!”

        说着就要往里进。

        大年初一一大早,这侯府是关不住她了!

        春华还想着拦:“侯爷!郡主没起呢!”

        “没起?没起这个动静也该醒了,你让开!”

        春华哪里拦得住他,被程玺一下就拨到了一边,门直接踢开了。

        绣床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在。

        “程!京!妤!!!!!”

        **

        程京妤人已经到了金银轩,趁她爹没起床就出了门。

        此刻人困顿不已,盯着面前的一堵墙。

        负责挖暗道的工头还在一旁,盯着那面墙跃跃欲试:“郡主,凿吗?”

        这墙已经薄如纸,只需要一锤子下去,就能直通质子府。

        “凿!”程京妤轻轻一声。

        那工头于是举着锤子,狠狠一砸。

        ‘砰’一声巨响!

        墙应声而倒,激起一片粉尘。

        “咳咳咳咳——”程京妤被呛的一阵咳,等定睛一看,才发现面前的陈设不简单。

        入目是一簇紫色的鸢尾花,紧接着是香炉,燃着的香,还有一块灵位——

        长孙之女昭璃之位。

        很好,挖到质子府的佛堂来了。

        面前这个灵位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傅砚辞母亲的。

        工头吓得念了句阿弥陀佛,而后跑走了。

        剩程京妤站在原地,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然而很快,佛堂的门就被推开,进来的是傅砚辞和司珏。

        面前的场景太过令人震惊了,谁能想到自己住的地方生生被人挖出一条暗道来??

        程京妤一脸灰尘,站在暗道内,显得几分滑稽。

        傅砚辞目光缓慢地从凌乱不堪的泥砖,到程京妤的脸。

        这人肤色太白了,昨晚额头的印子还没消失,脸上也有些微肿。

        就这么站了半晌,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有几分无措不敢直视傅砚辞。

        傅砚辞都要气笑了:“郡主这登门方式,不怕我报官抓人?”

        程京妤往前走了两步。

        她似乎在思考应该怎么做。

        司珏警觉地:“郡主您——”

        他想说这么独特的出场,是京都发生什么了不得的事了么?

        “对不起!”程京妤略过他们,竟然走到灵位前,噗通一跪,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嘴里还念念有词:“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会挖到这里,请您看在我是初犯,不要与我计较。”

        她说着还磨搓着手掌,一副知错就改的模样。

        看上去.....有点乖。

        司珏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看了傅砚辞一眼,想笑又不敢。

        程京妤跟先人认了错,这才起身走到傅砚辞身边:“殿下,大过年的,我送你个礼物。”

        一路从暗道穿出来,视线豁然开朗,到了一座小院外。

        傅砚辞看到了一大片刚栽种不久的鸢尾。

        又看到了一口布置精巧的浴汤,那温泉是天然的,缓缓从地底流出。

        正个院子没有质子府的半点清冷,暖和又开阔。

        连司珏都惊叹不已:“这个宅子,是东大街地段最好的吧,没想到能直通到质子府!”

        两座府邸背对背,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是相连的。

        可见程京妤准备这个宅子的时间不短。

        傅砚辞看向程京妤:“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程京妤第一次讨好人,昨夜又跟他生过气,不想显得自己太过热络:“你病殃殃的,在质子府住久了只会更严重。”

        听到病殃殃几个字,司珏诧异地向他主子投去一眼。

        在郡主眼里,殿下竟然就是个病秧子吗?

        傅砚辞不动声色地将四周都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程京妤身上。

        她似乎颇有些难为情。

        也是,堂堂郡主,要给人恩赏,大手一挥就是了,哪用得着如此大费周折。

        “郡主是怕事未成我先死了,所以才废这么一番功夫,买下这个宅子?”

        听到死字,程京妤下意识地蹙了眉。

        不过很快她又坦然地点头:“是啊,毕竟我们现在互为利用,我总不能看你轻易死了吧?”

        说完又想打自己的嘴巴。

        程京妤,非得将话说的这么难听么?

        今日可是傅砚辞母亲的祭日,说两句好听的怎么了。

        她正想着怎么找补回来,傅砚辞却不大在意般点头:“多少钱,我让司珏取了给你。”

        以往他住在质子府没觉得有什么。

        左右不过是个落脚的地方,即便萧圣高派人看着,但他要避过也不难。

        只有将自己置于险境,才更能掩人耳目。

        但既然,他现在接受了程京妤的条件,两个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那还是有个地方谈事好一些。

        程京妤不可能总登门质子府,他也不可能去程府。

        最好的地方就是外头。

        “不用了。”程京妤嘀嘀咕咕:“你没准比我还穷呢。”

        傅砚辞在大靖过的日子,父不疼哥不爱的,又没有一个强势的母族,可想而知没多少钱。

        而且这是她要送给傅砚辞的,既然是送,哪有收人家钱的道理。

        “穷?”

        从出生起就不知道穷字怎么写的傅殿下挑了挑眉。

        就连司珏也忍不住笑出来:“郡主此话怎讲?”

        “你父皇都将你推出来当质子了,还有你那个皇兄,一脸不是好人的模样,他们肯定不会给你钱。”

        程京妤将傅砚辞形容成一个在白菜地里可怜的小白菜。

        断定了他是个穷人。

        司珏忍着笑要反驳她,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被傅砚辞一个眼神制止了。

        “.......”

        傅砚辞抱臂,一副被程京妤说中了的模样:“那郡主呢?”

        “什么?”程京妤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说到自己身上。

        “西楚即便国力繁盛,可是祖制中,一个郡主的月银,即便攒十年,也未必会有十万两,郡主买这个宅子,是把家底都掏空了吗?”

        程京妤:“......”

        怎么有人收了礼物还这么究其根本的?

        看她的表情,傅砚辞一早起来便不太顺的气倏然顺了,还覆上几分愉悦。

        他俯下身,凑近了程京妤:“郡主为了买寨子,是将嫁妆都掏空了?”

        呦呦鹿鸣:

        记住这个温泉汤浴,要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