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策反

第六十八章 策反

        程娇娇的院子。

        她在屋里来回踱步,不安地咬着手指头。

        秋白端了梨汤过来,见此奇怪:“二姑娘,将汤用了吧?”

        “端走!”

        这甜腻腻的味道,惹得程娇娇愈发反胃,捂着嘴忍不住就要呕。

        一开始在慎刑司,她偶尔干呕,还以为是进宫前吃错了东西。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症状竟然越发明显。

        “姑娘,你不会是——”秋白大惊失色,说话都结巴起来:“我、我去给您找大夫!”

        “站住!”程娇娇厉声:“你嫌声儿不够大么!”

        秋白害怕地缩回脚:“那怎么办?这事儿太、太大了。”

        私下怀孕,这事传出去,关联的人可太多了。

        程娇娇思绪纷乱,一时也想不到办法,可是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如果是怀孕,那她腹中的孩子就是皇嗣。

        皇嗣是无人敢随意处置的,看似惊险,可未必不能成为筹码。

        “你给我拿纸笔来!”

        秋白慌忙去取了纸笔。

        程娇娇极快地写完一封信,交给秋白:“送去给皇后,反正程京妤不愿嫁入皇宫,那我若是有了子嗣,爹没准会看在我的份上,将我娘扶正,介时,我可比程京妤有价值的多!”

        信是给皇后的,里头表了忠心,坦言只要能入东宫,程娇娇什么都愿意做。

        秋白不敢耽误,拿着信匆匆出去了。

        而后程娇娇看向自己的桌子。

        那上头是程京鹤让人送来的,北狄的一些小玩意。

        有木头雕的会动的小狗,也有女孩子喜欢的漂亮纸人,还有些胭脂。

        程京妤有的,程京鹤给她也备了一份。

        然而程娇娇捏起那个木头小狗,端详片刻,手一松,任由它掉在地上,摔得稀烂。

        她眼中的嫉恨一览无遗:“拿这些破烂玩意糊弄我?背地里给程京妤的定然都是些好东西!同样是妹妹,凭什么区别对待!”

        她不会忘记,方才下车时,程京妤缠着程京鹤,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可是对她呢,却只是轻轻一拍。

        就因为嫡庶不同,她就永远要甘居下位么?

        像她娘一样,十多年都争不来一个正位!

        “总有一日,我会是东宫的主人,而你们都要看我的脸色,介时,我定然要你知道,我比程京妤强不止一点!”

        她又往自己小腹上轻抚,笑的得意:“孩子,你可是娘亲的筹码呢。”

        **

        秋白闷头出了院子,一路疾步往外走去。

        过了子夜,侯府寂静一片,只剩除夕夜高悬的红灯笼。

        然而猝不及防间,她身体一轻,竟然被人生生拎了起来!

        “啊!”惊呼声淹没在喉咙,秋白的嘴被人捂住。

        不多一会儿,她被扔在金玉苑的空地上。

        而抓了她的人,赫然是夙乙。

        “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秋白爬着后退,捏紧了手中的信笺。

        若是叫程京妤看见内容,二姑娘就完了!

        “别藏了,我对你手中的东西不感兴趣,猜也知道里头写了什么,无非就是跟皇后求救,表明自己怀了太子的子嗣,利用子嗣对付本郡主,是不是?”

        程京妤嘴角挂着冷笑。

        春华在一旁愤愤:“二姑娘跟太子之间有私情就算了,还敢怀了身孕,看侯爷不打断你们的腿!”

        “你们胡说!”秋白吓得脸都白了:“什么二姑娘和太子,纯属污蔑!”

        她说着,还妄图将那信笺塞进嘴里吞下去。

        但是夙乙动作更快,他隔空弹了个石子,秋白手上的信笺就被甩了出去,落在地上。

        没人捡那东西。

        程京妤蹲下来,笑吟吟地:“秋白,你这么忠心,想过往后自己的下场吗?”

        明明脸上还带着伤,形容狼狈的模样,可是程京妤这样子,莫名像是嗜血的怪物。

        下场?

        她当下人的,跟着主子当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所以二姑娘若是能入得了东宫,往后她自然比春华的地位要高。

        程京妤是郡主又怎么样,比得过东宫太子妃么?

        可是程京妤现在,明显是知道二姑娘怀孕了,为什么?

        “你、你想怎么样?”

        程京妤继续笑着:“不想怎么样,只是要提醒你,太子现在不比从前了,皇后手上也没有凤印,知道跟着这两位意味着什么么?”

        “即便如此,皇后就是皇后,他们是正统!”

        “是啊,自古嫡庶有别,嫡就是嫡,那你觉得,皇后要程娇娇有什么用呢?她为什么不巴结着我?还不是程娇娇好哄?还太子妃位,她真会让一个庶女当她儿子的太子妃么?”

        不得不说程京妤这番话是有些狠的,秋白整张脸都青了。

        论嘴皮她当然比不过程京妤,论谋略她更是不行。

        “上次合谋害我的事,皇后有偏帮过程娇娇半句吗?就这,你还以为她能给你们主仆两想要的呢?”

        秋白内心的防备寸寸崩塌,她颤着声:“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自己选,跟我,或者跟程娇娇。”

        程京妤直接亮出底牌:“你帮我,那以往你曾经对我做过的,我都可以一笔勾销,待我目的达成,还能给你想要的。”

        秋白瑟缩着:“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不用你管吧,做好我给你的事就好了。”程京妤指了指那张信笺:“将信送出去,然后回信知道应该怎么办么?”

        秋白浑身发抖:“我、二姑娘知道,我会没命的!”

        “秋白,你家中还有三个哥哥烂赌吧,这个银票你收着,不够你找春华。”

        一张银票递到面前,几乎够秋白缓解家中的债务。

        不得不说,程京妤一击命中。

        人在当下最缺什么,就给她什么,这样才能节省大家的时间。

        怔愣了半晌,秋白一咬牙,在地上磕了个头:“但凭郡主吩咐。”

        “起来吧,”程京妤满意地朝夙乙使了个眼神:“将秋白送回去。”

        出了院子,秋白又回了个头。

        风一吹,她浑身都被凉的一激灵。

        直到到了府门口,她才反应过来,问夙乙:“郡主她、她不是要针对二姑娘,是冲着皇后娘娘和太子去的,是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