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根本不是程家的种

第六十七章 根本不是程家的种

        程玺被姜素白领着,往她的院子去。

        两人都没注意到,那院中已经有两道身影蹲守着。

        程京鹤被程京妤按着,无语了片刻:“我们来这儿做什么?”

        侯府没有别的妾室,只有姜素白这个二夫人。

        他们爹爹正值壮年,来此处听墙角多有不妥。

        程京妤却要他不要出声:“爹爹往常都不来她的院子,今日过来,定然是有话要说。”

        她就是故意的,知道程玺方才定然怀疑程娇娇的肚子了。

        而时间上,程娇娇如今应该有身孕二月有余了。

        前世她瞒的好,只有程京妤知道,还帮她掩护。

        刚刚她却是故意当着她爹的面说,明明也怀疑了,可他竟然未置一词。

        同样都是女儿,爹爹的表现未免太置身事外了一点。

        因此程京妤才想来听墙角。

        “侯爷,我命人备了水,您先沐浴吧?”

        姜素白的声音传来。

        程玺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我还有公务,不劳动你了,娇娇的肚子怎么回事?”

        他倒是很直接。

        “你、”姜素白似乎受了惊:“你什么意思?”

        “素白,娇娇生在侯府,我待她即便不如京妤,可也算尽心,她如今年纪尚小,你做母亲的,应当加以引导,不是么?”

        这话听起来很怪。

        哪个亲生父亲会直接承认自己偏心的?

        程京鹤微微蹙起眉。

        就连程京妤也有些奇怪。

        前世她对姜素白母女的关注不多,因此才有机会给她们钻空子。

        也没有细细想过她爹和姜素白之间的关系。

        现在看来,是不是中间有什么隐瞒?

        就听屋里姜素白的声音尖锐地传来:“侯爷你是什么意思?娇娇也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只看到嫡女,忽略庶女呢?”

        说着就嘤嘤地哭起来。

        女人胡搅蛮缠那一招,永远都有用。

        屋里静了一会儿,只剩下姜素白低泣的哭声,也不见程玺安慰。

        估计因为如此,她越发委屈:“侯爷你一离京就是一年多,京妤从小在侯府,我没少费心教导,反倒忽略了娇娇,你如今如此,不是白白叫我心寒吗!”

        程京妤和哥哥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姜素白说这话的时候敢摸着良心吗?

        她还费心教导,她哪天不是想着要怎么上位,做到侯府大夫人的位置。

        一旦得了好东西,必然是母女躲在一处分,程京妤只能闻个味。

        不然前世程京妤怎么会宁愿信郁旎秀,也没跟姜素白这个继母贴过心?

        程京鹤显然知道这些,他伸手在程京妤头上揉了揉。

        屋里的程玺也有了反应:“你不会将京妤当成亲生的,我知道。”

        “你这样想我!?”姜素白瞬间疯了:“是不是京妤跟你说了什么?她年纪小,哪里知道我每日操持府邸的疲惫,我待她问心无愧!”

        其实说到操持府邸,根本也不需要她,基本都是管家在打理。

        她若是安分,领着侯府的月银,过得不知有多轻松。

        “素白,你进府也有十五年了吧?”程玺的语气依旧平静,“我从未说过你半分不好,只是当初小楠的位置我没松过口,我以为你知道缘由。”

        猝不及防听到母亲的闺名,程京妤双眼一亮。

        因为她很少能从爹爹口中听闻娘亲的事,即便说到,程玺也难掩伤感。

        这次竟然主动提起。

        “侯爷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姜素白抽泣着问:“是要提醒我,无论十五年还是二十五年,都比不过一个死人吗?”

        “姜素白!”程玺听不得这种话:“即便阿楠已经去了,她在我心中也是唯一,而你,不过是趁我醉酒,才酿成现在的局面,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娇娇不是我的孩子。”

        什么?!

        程京妤从程京鹤眼里看到与自己一样的震惊。

        程娇娇竟然不是爹亲生的?!

        而姜素白也是设计上位?

        为什么爹爹这么多年从未说过?

        “我不说,是因为孩子无辜,你一个女人,若是冠上淫/乱的罪名,也会无路可走。”

        屋里的姜素白似乎跌倒了,带倒了桌上的瓷器,叮呤咣啷碎了一地瓷片。

        她双唇发白,不断发抖:“你、你胡说,你吓我的.....”

        “这么多年我从不与你同房,”程玺居高临下看她:“我以为你能猜出来我知道。”

        他不在人前说,是成全一个女人的体面。

        撕破脸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但是不代表他能忍受姜素白言语冲撞发妻。

        “侯爷!”姜素白满脸是泪,抱住程玺的腿,哭的泣不成声:“我、我是真心悦您!您为什么如此待我!”

        “若不是你的真心,你以为我会放你在侯府十几年么?”

        他知道姜素白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才敢放在侯府。

        而程娇娇呢,也不过是个孩子。

        他想着养育她长大,往后寻个人家嫁出去,也算对得起姜素白的真心。

        可是没想到,程娇娇小小年纪,心思却不简单,还跟皇后搅和到了一起。

        他不得不防。

        “为什么您看不见我!这么多年,就算是块石头,我也该焐热了,可你呢,你对我们母女从没有真心吧!”

        姜素白突然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算不算错付,如果不算,那她得到了什么?

        “只要你们不将主意打在京妤身上,便可相安无事,可你看娇娇做了什么,她与皇后一起,企图设计京妤,若是酿成大祸,你以为我能留你们母女的命?”

        姜素白大喊冤枉:“那是皇后做的,娇娇只是恰好在!她受的罚还不够吗!”

        “我给你一次机会,你的女儿你自己教,若有下次,我不会轻易饶过。”

        说完,程玺便出了门,一眼也未再看姜素白。

        任她几乎哭断肠。

        “都欺负我!”姜素白抓起茶罐,直接砸在了门上。

        砰一声巨响,瓷器碎裂。

        “任楠敏!程京妤!你们凭什么这么好命!一个死了十五年,一个不过是生对了肚子,就得他百般维护!不是不让碰么,我偏要,要你的宝贝闺女去见你!”

        程京鹤忍不住想现身出去,却被程京妤拉住。

        她轻缓地摇了头,示意哥哥不要轻举妄动。

        并且嘴角挂了个莫名渗人的笑,看上去如同鬼怪志谈里的鬼怪。

        从前她要弄程娇娇,总顾念着爹爹。

        现在好了,根本不是她们程家的种,那还怕什么?

        她巴不得姜素白下手,这样,她才有机会反扑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