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为何会变了一个人似的

第六十六章 为何会变了一个人似的

        程京妤背影一抖,缓缓转过身,跪在了地上。

        程京鹤跟在身后:“爹,好好的生什么气,她受了惊吓还没缓过来呢。”

        “受了惊吓?”程玺坐下来,冷笑着:“你告诉你哥,你吓着了么?”

        心知瞒不过她爹,在萧蘅提到牙印的时候,她就看出程玺的表情不对了。

        只不过迫于形势,他没有在人前拆穿自己而已。

        春华也替自家主子求情:“侯爷,郡主她确实是被太子殿下坑害的,太子还跟二姑——”

        “咳!”程京妤严厉一咳。

        “二什么?!”程玺怒喝:“你们还想说娇娇与太子之间不清白不成!”

        程京妤:“......”

        反正早晚也瞒不住,她先给她爹吃个预警:“程娇娇母女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将来她们做出不利于程家的事,我不会手软。”

        程玺一愣,接着又怒不可遏:“你到底在做什么?!”

        “绿如意的事先不提,陛下今日仓促指婚,显然你曾在他面前表示过对文勋太子的好感,你知不知道嫁去大周意味着什么?”

        不等程京妤回话,他又继续:“还有太子,你们一同长大,为何现在会闹成这个样子?”

        “爹——”

        “还有!”程玺往她的脖子上一指:“牙印是哪来的?谁咬的?!”

        程京鹤惊愕地看向妹妹:“真有牙印?京妤,是不是太子欺负你?”

        “太子?”程玺的怒气挡都挡不住:“要是太子咬的,她用得着去撞墙?”

        他今夜是真的气狠了。

        皇帝本就对程家虎视眈眈,偏偏他这个女儿不知道退,还屡屡出头惹上事端。

        “我早说过,陛下多疑,你能离这些事远一些最好,你看看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大周的婚书过来,你真要嫁过去不成?!”

        他看着乖顺跪在地上的程京妤,眼中多有无奈。

        若是西楚还有良将,他倒是不在意退居后位,让出西北的兵权,保全程家。

        可是没有,这些年皇帝玩弄权术,朝臣明争暗斗。

        又有郁氏一族霸道横行,朝堂污秽。

        他还不如去外头打仗来的痛快。

        即便是程京鹤,他也不敢让他冒头太快,恐怕引起萧圣高的忌惮。

        如今一步步走的如履薄冰,责任逃脱不得。

        今日的封赏,看似风光无限,可在程京妤的婚事上,又明显在敲打。

        “我当然不嫁。”

        程京妤虽然不知道聂文勋抽什么风,可是她自然不会嫁入大周。

        “由得了你吗?!”程玺暴跳如雷:“陛下今日当着众人的面指了婚,等于就是圣旨,你不嫁就是抗旨!”

        他们的马车幸好足够宽大,行走在官道上,周围没有靠近的车马。

        饶是这样,程京鹤在一旁也够呛,生怕他爹对妹妹动手:“爹,事情没到那一步,您先别生气。”

        “我看她就是脑子不清楚,胆子还大得很!”

        鬼知道听见程京妤被萧蘅拉去偏殿的时候,他有多害怕。

        万一程京妤出了什么事,她又跟聂文勋刚刚订了婚约,那后果会怎么样。

        争执婚姻牺牲的都是女子,那两位都是太子,怎么也落不到他们的身上去。

        “步步后退就有用吗!”程京妤也突然爆发了。

        程玺被她吼的一愣。

        程京妤犟着,额头撞到的地方还通红一片,脸颊上的巴掌印也清晰。

        显得她如被一朵被摧残的凌霄花。

        明艳动人又伤痕累累。

        “我没招惹萧蘅,他不是照样要来招惹我?我什么都没做,可他跟皇后却没少合谋算计我们程家!爹你谨小慎微,对西楚从没有二心,陛下就不会怀疑您吗?!”

        “他只会觉得我们程家功高盖主,不是他,有一天也会是萧蘅,等到程家功劳到了盖不住的那一日,他们的剑总会先指向我们!”

        程京鹤愣愣地喃声:“京妤......”

        这些都是事实,甚至可以说是被他跟爹忽略的事实。

        京妤说的对,程家步步后退就有用吗?

        不嫁给萧蘅,不嫁给聂文勋就能跟朝堂全然没有关系了吗?

        只要程玺头上一天戴了侯爵的帽子,程家头上就高悬了一把刀。

        “聂文勋再不济,他好歹不如萧蘅没脑子,”程京妤恨声道:“我早晚有一日要让他尝尝我尝过的痛!”

        她与萧蘅闹得如此绝,是曾经被他亲手带走了至亲。

        是被他利用,被他欺骗过,因此一定要有他一条命来赔!

        程京妤不会退的,前世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痛都真实可鉴,萧蘅必须付出同样的代价!

        想着想着,程京妤感觉自己眼眶有眼泪流出。

        温热的,打湿了下巴。

        从程玺的角度看,他女儿似乎陷入一种可怕的梦魇中。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满眼仇恨和痛色。

        可她明明这样小,为何会带着这么深重的仇恨?!

        “京妤!”程玺不禁动容:“你是不是在京都碰见什么事了?”

        不然为何会变了一个人似的?

        从前程京妤就算任性,可到底是个小姑娘。

        发发脾气也就算了。

        现如今却心思颇深,连算计都信手拈来。

        “没有,”程京妤回神擦干了眼泪,倔强着:“不管您说什么,我有主意,萧蘅不是下一任明君。”

        程玺看着她,重重叹了口气。

        他得找个时间,查探查探程京妤近一年在京都经历过什么才行。

        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

        “我可以先不管你跟文勋太子的事,但是从今日起,你必须老实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

        怎么可能?

        她明天还要出门呢!

        程京妤看了眼程玺的脸色,暂时招惹不得。

        她不情不愿地应下了,心想找机会,有夙乙在她肯定可以溜出去。

        程京鹤赶紧将她拉起来,心疼坏了:“这一身的伤,太子下手竟然如此狠。”

        “哥哥。”

        程京妤委委屈屈,一晚上疲累不堪,还跟她爹吵了一架,得了哥哥的哄,黏着他不放了。

        下车的时候,姜素白和程娇娇在门口看见的就是兄妹和睦的模样。

        程娇娇人瘦了一大圈,刚回府,形容憔悴。

        “爹。”她怯怯地上前叫人。

        程玺见了她,没什么表情,也不训斥,只说:“累了早点休息吧。”

        倒是程京鹤,虽然是庶妹,但他也关心了几句。

        末了又道:“给你也带了些小玩意,让人送去你房里了。”

        程娇娇端出一副可怜的模样,眼睛里泪汪汪的:“谢谢哥哥。”

        可即便这样,程京鹤也只在她头上拍了拍。

        程京妤抱着他的胳膊不放,扫了程娇娇的小腹一眼:“妹妹真是受苦了呢。”

        “呕——”程娇娇突然干呕出声。

        “怎么了这是?是不是宫里那些贱奴给你罪受了?”姜素白一脸紧张:“侯爷,您可得给娇娇讨个公道啊!”

        “吃坏东西了吧?孟歆明日要来府上,我让她顺道给你看看。”

        程京妤似笑非笑。

        “不、不用了!”程娇娇紧张地捂住肚子,慌忙拒绝:“只是慎刑司饭菜不合口味,我调养几日就好了。”

        她的慌乱没逃过程玺的眼睛。

        他眉眼中的情绪一掠而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