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这牙印是谁的?

第六十四章 这牙印是谁的?

        “啊——唔!”

        春华来不及惊呼出声,就被人从后捂住了口鼻,声音消失在帕子里,人也跟着晕了过去。

        程京妤被人狠狠压在墙上。

        她的背今夜第二次撞在墙上,被傅砚辞甩的一下还好,他虽然生气但是收着力道。

        可这一下却是实打实地撞在墙上。

        撞得她头昏眼花,忍不住低呼出声:“萧蘅你疯了!?”

        压向她的人确实是萧蘅,他的心腹则将春华放倒了。

        “这么迫不及待要嫁给聂文勋?”萧蘅狰狞的脸,手上狠狠掐着她的下巴:“一脚蹬开本宫,就为了攀上高枝??”

        他忍了很久了。

        从程京妤及笄后开始,她对自己就如同变了一个人。。

        萧蘅忍了又忍,纵容着程京妤已经许久。

        可她非但不知好歹,还愈发上纲上线。

        这会儿竟然直接叫父皇指了婚!

        萧蘅当然不能忍。

        从前是他看不上程京妤,这人空有一副长相,性子那么傲,一点都没有程娇娇的体贴。

        反正程京妤对他死心塌地,他当然是一边享受着程娇娇温柔,一边等着将程京妤娶过门就狠狠凌辱。

        可是谁知道,程京妤竟然招惹傅砚辞,现在又要嫁给聂文勋!

        这个贱人,难不成见个男人就按捺不住?

        萧蘅想到程京妤对着傅砚辞和聂文勋笑,他心底就气血翻涌,恨不得将那笑容撕碎!

        “你不是很有一套么?”萧蘅将程京妤拖入偏殿,命自己的心腹关上门,将她压在墙上:“我倒要看看,勾的聂文勋晕头转向,是不是脱给他看了!”

        程京妤在力气上奈何不过他,对着他又打又踹:“疯了!萧蘅你个神经病,放开我!”

        “你从前都叫本宫殿下!”萧蘅俯下身去,在程京妤的脖颈处乱蹭:“真香,你为了来见聂文勋,还擦香了?”

        越是发现程京妤不同从前,萧蘅的怒火就越盛。

        原本都该是他的!

        可父皇最近不光对母后态度不好,对他更是态度不明!

        甚至还将一些政事分给了萧逸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庸才!

        这一切都是因为程京妤!

        撕烂她的衣裳,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他倒要看看,这样的程京妤聂文勋还要不要!

        “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么?!!”程京妤拳打脚踢,大声呼救:“救命!”

        其实夙乙就在不远处,程京妤被带走时他就在不远处。

        她也料到了萧蘅会有忍不住的一天。

        若是方才夙乙来阻止,她也不会落得这个境地。

        但如果是这样,怎么能叫萧圣高发现他的好儿子蠢到这个地步?

        所以她早有交代,若是萧蘅在宫宴做出这种事,夙乙首先去将事情闹大。

        此刻,宫宴中。

        门口一个打扮高大的‘宫女’突然出现,惊慌失措喊道:“不好了,太、太子殿下他拉着程郡主去、去——”

        这人声音又尖又粗,莫名违和。

        并且身量也颇高,穿着宫女的宫装有些怪异。

        不过此刻谁也顾不上‘她’的怪异,纷纷变了脸色。

        郁旎秀反应最快,呵斥道:“什么太子拉着郡主?!太子与郡主自小交好,两人要说说话也是正常,你个贱婢多什么嘴!来人,给本宫拉下去掌嘴!”

        她有些慌乱。

        因为萧蘅方才出去时神情确实不对。

        她的儿子她了解,萧蘅从小被宠坏了,不是什么隐忍的性格。

        听了程京妤要嫁给聂文勋的消息,他定然是沉不住气了。

        这要是闹出什么事来,那可真就糟糕了。

        她朝自己的贴身嬷嬷使了个手势,要她马上先去查探阻止。

        但是仪妃不愧是她的死对头,哪会放过这种戏。

        “皇后娘娘这话说的,我们大家可都心知肚明,太子最近看郡主,那是多有不爽呢。”

        至于为什么不爽,她就不用多说了。

        在场的人应该都直到,太子想娶程京妤,无外乎就是为了程玺的势力。

        如今眼看香饽饽要从手里溜走,他怎么可能还对程京妤有好脸色?

        程玺一听,当下起身就要出去:“京妤确实出去有一会,微臣去看看。”

        程京鹤护妹心切,没打招呼人已经走到门口了。

        “站住!”郁旎秀厉声呵斥:“陛下还没发话呢,你们就紧着给太子定罪不成?!”

        大殿中也有郁家的人,此时也坐不住了。

        郁父站起来:“陛下,这宫女身份古怪,只是一面之词,程侯上赶着去,倒像是笃定太子会做出什么似的,难道是程侯早就布置好了的戏码?”

        “丞相何出此言?!京妤好歹是个姑娘家,若是没事最好,出了事,你担待得起我女儿一条命?”

        程玺对萧圣高步步退让,是因为君臣有别。

        可若是郁相对他相逼,他却未必卖面子。

        好歹也是战场上摸爬滚打的战神,被人睁着眼睛构陷,他不可能不发飙。

        程玺一冷声,其余人都不敢发声了。

        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争执之前,傅砚辞就朝门外的司珏使了个眼神。

        司珏领命去探程京妤的踪迹了。

        偏殿争执不下,萧蘅身上挨了程京妤的多番抓挠,有些地方破了相出血。

        他被激的愈发狠,动手去剥程京妤颈边的衣服:“果真是野猫,比起逆来顺受的,你这样的要有味道的多!”

        ‘嘶啦!’

        程京妤的领口被撕了开,露出她凝脂般的颈项。

        而那颈项上,赫然有一个牙印!

        红艳艳的,显得程京妤的雪肤别有一番情味。

        萧蘅动作顿了一下,被那牙印激的双眼通红!

        “好啊,表面装的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背地里已经跟人有肌肤之亲了!这牙印是谁的?聂文勋?!”

        嫉恨激的萧蘅更加用力。

        程京妤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被他折断了!

        那些人怎么还没来,出意外不成?

        情急之下程京妤拿脑袋撞了萧蘅,撞在他鼻子上,惹得他一阵哀嚎。

        ‘啪!’

        一巴掌狠狠落在程京妤脸侧!

        “贱人!既然如此淫/荡,为什么本宫碰不得?没关系,你跟了本宫,本宫就当没看见那牙印,本宫原谅你——”

        “谁要你原谅,神经病!”程京妤忍着疼,又在萧蘅腿上狠狠一踩。

        突然,一支银针从窗子上飞进来,直接扎在了萧蘅的后腰上。

        ‘嗷!’

        萧蘅吃痛放了手,大怒:“谁?!”

        明明有人在门外守着,谁敢对他出手?

        而仓促间,程京妤看见司珏的脸在纸窗上一晃而过。

        紧接着,程玺的声音便穿了来:“京妤!囡囡!”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