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指婚

第六十三章 指婚

        他这么一句话,激起大殿上一片起哄声。

        “噢哟,那看来陛下,咱们还真是好事将近啊!”

        “诶,你们不知道,小年那夜庙会,我还见着文勋太子与郡主一块儿游街呢!”

        “仔细看,郡主与文勋太子站在一块儿,还真是登对呢。”

        “侯爷,恭喜啊,京鹤年纪轻轻位及伯爵,郡主若是再嫁入大周,岂不是就数您这家门最有福气了?”

        “是啊是啊!”

        萧圣高颇有兴趣:“哦?小年夜文勋你跟京妤去游街了?”

        “是有这回事,”聂文勋又是一笑:“托郡主的福,我还得了一柄上好的绿如意呢。”

        程玺:“??????”

        他看向程京妤,但是对方拒绝了与他眼神交流。

        “你刚来朕就想给你们指婚,你那时说要熟悉熟悉,现在程侯也回来了,不如跟朕说说,你现如今是什么想法?”

        萧圣高笑吟吟地望着聂文勋,显然没有想要过问程京妤的意思。

        仿佛程家嫁女,与他们本家无关。

        他想直接做主了似的。

        由此也可以看出来,他是有多忌惮程家。

        傅砚辞手上盘着两颗桂圆,此时抬眸朝程京妤看来。

        两人视线交叉一瞬。

        程京妤是有些焦急,她并不知道聂文勋要接这个话题。

        而傅砚辞则神色冷淡,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只是程玺再也忍不住了:“陛下,京妤的婚事,从前臣的夫人百般叮咛,要臣给她寻个平常人家,文勋太子位高权重,臣实在是高攀不上啊。”

        程京妤眼眶一热。

        前世她要嫁给萧蘅,父亲也是这么拦着的。

        一心为了不让她卷入是非,所以想给她找个寻常人家,过平凡的一生。

        如果她当初听爹爹的话,大约前世也能落得一个好结局。

        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明白自己如今就算是嫁给寻常人,未来萧蘅上位,父亲哥哥也难逃一死。

        所以她必须去争。

        “朕亲自封的郡主,你妄自菲薄什么,”萧圣高有些不悦:“何况这不是要看文勋的意见么?

        这话的意思是,他是国君,程京妤说白了也是他的臣民,婚事还轮不到程玺来做主。

        闻言程玺的脸色有些发白。

        程京妤这时缓缓起身,一脸抱歉:“爹爹也是心急,他向来惦记母亲,陛下不要怪罪。”

        “那依你自己的意思,你觉得文勋太子怎么样?”

        萧逸坐在一边喝茶,乐的看戏。

        程京妤深吸了一口气:“太子风趣幽默,又有学识,京妤自然是挑不出错的。”

        话落,有两道视线落在她身上。

        一道是萧蘅的,带着满满的愤怒与不甘,又不敢有什么动作。

        另一道则是傅砚辞的,只是轻轻一瞥,状似不在意。

        程京鹤笑出声:“你向来自己读书不好,不会是将文勋太子当成崇拜了吧?”

        “崇拜又有什么?”仪妃也插嘴进来:“女子崇拜夫君,将来才能恩爱和睦呢。”

        若是聂文勋真对程京妤有意思,那仪妃也乐得卖他人情。

        萧圣高磨搓着下巴,冲聂文勋道:“那文勋是什么意思,朕将京妤指给你可好?”

        依照小年夜的约定,聂文勋是该在这件事上糊弄过去的。

        左右话都说白了,他又不是真的想娶自己,程京妤觉得他定然是会推辞的。

        但是没想到聂文勋竟然满目温情地看过来,将球踢给了她:“郡主若是愿意,文勋抱的美人归有何不可?”

        萧逸差点当场拍起掌来。

        很好,终于有人把程京妤这个霸道郡主收走了。

        还是他眼看着能成的一对,真是天大的喜事!

        程京妤:“.......?”

        她带着这个眼神看向聂文勋,说好的装装样子呢?

        让你糊弄两句就能过去的事,你还认真放在这说?

        难不成今天是没处躲了?

        她又不能直接忤逆萧圣高的意见,不然更会惹得他对程家不悦。

        想到这,程京妤呵呵一笑:“太子的终身大事,不需要经过大周皇帝的意思么?”

        “父皇向来不管,需得我自己钟意呢。”

        两人都笑着,看在众人眼中,则颇为含情脉脉,暗送秋波。

        萧圣高大悦:“既然如此,朕就做了主了,将京妤指婚给文勋,完婚日就——”

        “陛下!”程玺和程京鹤出列一跪:“京妤年岁尚小,完婚又是天大的事,过完年微臣就要赶回北狄,这日子,不可急躁。”

        “是啊,”聂文勋这时倒是老实:“婚期需得我朝礼官拟定良辰吉日,待算了八卦,自会与婚书一同奉上,陛下不用着急。”

        意思就是婚期由大周来定。

        细枝末节,在这商量也确实不妥,萧圣高允了。

        “恭喜陛下!恭喜文勋太子!恭喜程侯郡主!”

        朝臣们纷纷贺喜。

        宫宴继续。

        只是这会儿许多人已经无心喝酒了。

        程玺虽表情如常,脸色却有些发青。

        程京鹤几次欲言又止,却又忍住了没说话。

        郁旎秀和萧蘅就更不用说,两人连吐息都粗重了不少。

        没了程京妤,就算往后萧蘅继位,程玺程京鹤定然也不会帮着他们。

        失去的就是一个北方军队的支持!

        而另一处,坐在位子上从头到尾一句话未发的傅砚辞,此时手中传来细小的咔哒一声。

        那两颗桂圆最终被捏破了。

        殿内憋闷,程京妤出了来透气。

        春华忧心忡忡地:“郡主,您真要嫁给文勋太子?”

        当然不。

        可是此时赐婚的圣喻已下,若是聂文勋选个日子过来,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不嫁?

        那就是置程家的安危不顾。

        嫁?

        别说她一开始就没将聂文勋列为选择,就算是,她堵上自己的婚姻嫁给一个断袖,余生怎么过?

        退一万步,她不愿意嫁。

        看她脸色不好,春华干着急:“您若是不愿,让咱们侯爷想想办法好了,反正侯爷如今的权势,陛下总得让着几分的.....”

        “以后这种话不可再说,”程京妤严肃道:“陛下本就是为了给爹爹下马威,你以为他是真心指婚的么?”

        “那....我觉得嫁给文勋太子也没什么不好,起码大周国力比咱们西楚要繁盛,郡主,还是说您真的对傅殿下——”

        对傅砚辞什么?

        有情吗?

        程京妤思绪纷乱,被聂文勋这一道摆的措手不及。

        可下一刻,她的手腕被人钳制住,猛地甩到了墙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