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本宫与郡主一见如故呢

第六十二章 本宫与郡主一见如故呢

        等入了座,众人才知程玺回了京都。

        而今年的战事大捷,程京鹤也在军中显露了名,萧圣高单独介绍了一番。

        那些议论的人才知道,这原来是程京妤的哥哥。

        少年将军身上有战功,又恰逢年节,少不了要赏。

        萧圣高赏了个爵,封了将,给的赏赐更是不少。

        程京鹤谢过礼后,四周纷纷投来羡慕嫉妒的眼神。

        程家有程玺在,他位至侯爵,已经是封无可封了。

        而程京妤十二岁就被封了郡主,她一个姑娘,虽然手中没有实权,但是谁不知道程玺对她最为宠爱。

        现在程京鹤也封了伯爵,他是程家传人,往后所有都要落到他手中。

        这么一看,程家的未来当然是有无限可能。

        可是这么一个大族,又手握重兵,掌管着北狄生死。

        有人羡慕是正常,萧圣高又如何会不忌惮?

        他这个人生性多疑,从刚刚她爹的表情看,在上书房里应该就曾经被为难过。

        给哥哥加爵,定然只是无奈之举。

        自古功高盖主,程京妤也是前世吸取了教训,皇室中多的是卸磨杀驴的人,比如萧蘅。

        比如萧蘅的父亲萧圣高。

        程京妤掂了一杯茶在手中,轻饮了一口,察觉有人在看自己,她也看了过去。

        是郁旎秀。

        她方才被人请过来,坐在凤位上,整个人憔悴了一些。

        想必在禁足的时候想通了,整个人沉静了不少。

        但是她现在看过来的眼神,与那些大臣的眼神无异。

        大概都是眼红程家的权位。

        而程京妤自从跟萧蘅撕破了脸后,表明了不会嫁给他,不免就与皇后一党结仇了。

        正想着,殿外又一人进来。

        竟然是傅砚辞,原本热闹的大殿静了瞬息。

        或许是为了避开萧圣高怀疑,他开了席才进殿。

        萧圣高刚封完程京鹤,心中本就不畅快,因为这不是他真心想封赏,只不过是如今的西楚还要依靠程家而已。

        傅砚辞撞在枪口上,正好让萧圣高做文章。

        “今日宫宴你竟还迟到,这就是你们大靖的为客之道?”

        傅砚辞站在位子边,没坐下:“陛下恕罪,遇事耽搁了。”

        “朕倒想知道你被什么事绊住了?在京都你还能有什么要事?”萧圣高冷笑着看他:“说不出来就罚十杯酒!”

        十杯?!

        程京妤差点按捺不住站起来。

        今日宫宴用的是望春红,这东川名酒,烈的很,三杯都能叫人人事不省。

        傅砚辞东西都没吃一口,十杯下去,胃怎么受得了?

        即便他方才的一通戏耍,令程京妤非常生气。

        可是真要为难他时,她又未免觉得萧圣高太过分。

        但是屁股刚要离开椅子,那边傅砚辞竟然不动声色扫了一眼过来。

        这一眼不带什么情绪,却莫名有着一股阻止的意味。

        似乎在让程京妤别动。

        “望春红是名酒,我喝就是了。”傅砚辞叹笑一声,直接喝了第一杯。

        这人怎么回事,还真喝!

        难道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来西楚就是免去所有人对他忌惮。

        所以甘愿被人欺压也没事?

        傻不傻!

        一连三杯酒,傅砚辞竟然都面不改色地喝了下去。

        喝的萧圣高脸都青了。

        而这时,程京鹤也倾身过来:“原来这就是大靖那位三殿下?性子倒是耿直。”

        何止耿直,落在旁人眼里,就是愚蠢。

        是个随便能捏的软柿子。

        第五杯喝下去,萧逸忍不住站起来,企图打圆场:“父皇,望春红再好,大家一起喝才有滋味嘛,哪有我们这样看着傅殿下喝的道理?”

        “五弟,你最近与傅砚辞走的倒是近,本宫好几次见你与他说话了吧,怎么,你们私交甚笃?”

        说话的是一直闷不吭声的萧蘅。

        他此刻犹如毒蛇一般,嫉恨的眸子在程京妤身上转了一道,又落在傅砚辞身上。

        萧逸暗自瞪了萧蘅一眼:“皇兄说什么呢,我不是觉得宫宴这么好的时候,只看他喝酒怪可惜的么?”

        “我倒觉得五殿下说的对,”聂文勋也突然出声,将酒杯放在鼻下一闻:“这么好的酒,不如陛下同饮?”

        程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一年多没回朝,倒是觉得气氛更加古怪了。

        而那个大靖三殿下,来当质子的日子显然不好过。

        他清楚皇帝发难为难傅砚辞,起因是他程家今日的封赏。

        但是这么为难一个年轻小辈,实属没有必要。

        于是程玺也站起来,举了杯:“陛下,不如就依文勋太子和五殿下的,大家同饮此杯,也好贺一贺新年。”

        程侯都开口了,萧圣高不可能拒绝。

        因此即便他万般不愿,也只得举起了杯子:“大过年的,松快些,你们随意吧。”

        说完,饮尽了杯中的酒。

        程京妤暗暗松了口气,她数了一下,傅砚辞一共和了七杯酒。

        七杯烈酒,就他那身子,有的难受的。

        此时见他坐在位上,垂眸沉思,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

        想到这又有点责怪自己,人家刚刚那样对你,你还有空心疼他。

        倒是程京鹤好奇:“你一会沉思一会儿皱眉的,想什么呢?”

        “没有没有。”程京妤赶忙低头吃菜。

        但是仪妃显然戏没看够,郁旎秀被放出来她本就不爽,此时想寻个别的热闹看。

        “陛下,臣妾瞧着这文勋太子与郡主最近相处甚欢,不知什么能喝上喜酒呀?”

        她仪态万千,说这话时却是挑衅地看着郁旎秀。

        反正萧蘅娶不到程京妤,她就高兴。

        程玺闻言脸色一变。

        他下午还说不让程京妤嫁给皇族,今夜就要面对这个问题。

        皇帝想巴结大周,定然是想程京妤嫁过去的。

        可这样一来,程家往后的处境会更加困难。

        先不说程京鹤年岁尚轻还未娶妻,就是程京妤嫁去大周,那边也是个是非地。

        他不愿让儿女的婚姻变成政治牺牲。

        但是他刚想说话,有人比他更快。

        聂文勋站起来,哈哈一笑:“本宫与郡主确实是一见如故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